不可不信命

G1完了之后我说我非常讨厌这种剧情,让一个人身心意志都锤炼到极致,然后再用一场闹剧来告诉他,你不可不信命。
今天我觉得这剧情还在上演,今天,我突然觉得你皇已经信了命。
你皇从没信过命,哪怕他的职业生涯在历史前列的球星中真的已经算是非常非常倒霉。给他这铁骨钢筋,给他这敏锐的头脑,给他这一身天选之子的天赋,偏偏把他安排去克利夫兰,偏偏给他一个连克利夫兰人自己都嫌弃的管理层和不健康的球队文化,还老觉得自己肯花钱就是给予了一切,我宁愿你有点担当和脑子好吗。
你皇第一次打进总决赛时明明曙光已现,偏偏凯蛰伏多年枝蔓横生,安吉和冰箱暗通款曲,骑士第一年打不过三巨头,第二年没打过魔术,为了搞定火花拉来奥尼尔毁掉空间,结果依然一无所获。
你皇那时候恐怕就已经觉得,上天给他安排的命运就是要在克里夫兰挣扎一辈子,然后两手空空。
你皇不信命啊,从那时起就开始了,即便挨骂也一定要把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他不信自己不能夺冠,后来也不信自己不能为克里夫兰夺冠。他就是要争,纵使别人说他抱团也好,说他操纵管理层也好,说他用1+1胁迫球队补强也好,他一定要争。很多时候事情发展并不在他掌控中,很多时候意外层出不穷,比如12年后韦德快速老化,15年乐福和欧文的伤病,比如17年欧文的出走,但我不能忍受的是黑子嘲笑他活该,合着按照他们的意思,你皇就应该随波逐流,听天由命,他的一切不幸和厄运都是因为他争过了而导致的,这种想法是蛆虫对狮子的嘲笑,他们永远无法理解一个强者面对命运恶意时心中的愤怒,以及他可以为了抵抗这种恶意付出怎样的代价。黑子会宣告说你皇要不是这样功利成就会比现在更高,简直是放屁,,你皇拥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争来的,热火三巨头,东奔西跑拼起来的第二只骑士,他从没有坐下来听着别人安排,去吃别人做好的饭菜,不管叫他詹经理也好詹教练也罢,他为了亲手把自己的球队捏合塑造成为冠军球队做出了超规格的努力,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不去争,他会什么都没有。
所以他还是要争,带着六个半人的阵容进总决赛时他没有放弃,三比一时他没有放弃,所有人都在说今年骑士过不了首轮、过不了猛龙、过不了凯时,他还在争,他不信命,他不信命!
他真的就这样第四年来到总决赛,面对勇士。
第一场比赛是他,以及骑士,抗争的极致。
没有人比他和骑士更明白勇士究竟有多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骑士和勇士之间胜负可能性的悬殊有多大。
但他依然不信命。
那场比赛,他和骑士确确实实都做了完全的准备,也许是第一次,他在总决赛里真真正正all in。
但是。
但是难过得我打不出来剩下的字。
那一天我反反复复在想,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
我不知道这个你是谁。不是jr,而我也不信有神。
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发生了啊,几十年总决赛里不曾出现过的事,它发生了啊。
要是jr那时看了一眼分数,要是他那时脑子清醒 ,要是卢记得要个暂停。
第一场比赛会改变一切,尤其对于勇士和骑士这样都很依赖气势的球队而言。
可是没有如果了。看到那天发生的一切,你怎么能不相信,这一切宛如一个充满恶意的玩笑,为的就是嘲弄勒布朗詹姆斯这一辈子所做出来的所有努力?难道不就像是上帝变乱语言摧毁巴别塔一样,是对区区人类企图挑战命运所做的所有抗争的嘲弄?
G1后的第二天,有个前摩门教徒和我一起去参观松山战场遗址,看到猫耳洞后他说西方有句老话,战壕里找不到无神论者。
我突然就能理解他的意思了。
即便是你皇也一样。
你皇一直很迷信,16年哭着说我不知道天上那人为何要做这样的安排给我。
是啊,为什么。
为什么要用这样拙劣的玩笑来打击我,嘲弄我。
他已经三十四岁,这个赛季,是他生涯里绝无仅有的真正从头到尾拼尽全力的一次。
天上云中如果真的有人端坐,你要告诉我,这样的拼搏是没有价值的吗?
所以,所以,我不敢再揣测他的心思,我只是觉得,或许这一次,这一次,他是真的,真的不想再争了。
输了一次总决赛有什么要紧,可是为什么要以那种方式。他是不是真的会扪心自问,是不是自己真的争错了,他真的不该去争,他早该听凭命运的安排。
所以他真的不争了,去洛杉矶,去一个五年进不了季后赛的球队,没帮手,没争冠希望,为的只是安心去完成他的商业帝国,考虑儿女的未来。不争了,不去游说球员,不去商讨未来,也请球队不要再争了,不要为了他去仓促签合同屯即战力。他再不会发表宣言,雄心壮志也罢感人肺腑也好,他不争了,再没必要为自己的做法辩白。
所有我们这些球迷,按照他以往的想法,去揣测他是否留有后手,是否已经得到保障,是否暗渡陈仓的,也许都错了。这一次只是一个这样简单的决定,他真的,不争了。
他也许觉得,是不是他真的放弃,听天由命,或许老天会对他好一点,好事反而会发生;他也许觉得,反正过去这些年,他做的努力,不应当的也好,应当的也好,反正统统都会落空 ,既然如此,他何必还要殚思竭虑,反正即便算尽一切,你都算不出命运何时会给你安排一个jr,手持篮球直奔三分线外。
他抗争了一辈子,但人类斗争也是有极限的,几千年过去人类也再没有建起巴别塔,他也许已经信命了。
可是以后我要如何说起他,“从前有一个男人,他曾经付出了半生毁誉参半的代价和所有头脑和一身血汗去争取命运认为不应给予他的一切”,后面半句呢?
为什么要让这样的一个争了一辈子的人认命,这难道不是比伤筋断骨更加残忍的事情吗?或许,这其实也是早被安排好的,他的命运?

幾多に及(およ)ぶ戦(いくさ)にも
我が手にかかれば何とせぬ
誰もが恐るる覇王でさえも
流る時代に逆らえず
ああ 偉大な天よ
私が亡(ほろ)ぶは汝(なんじ)のせいか

经历过那么多征战
这手中所得又有什么
即使是人皆畏惧的霸王
也无法违逆变迁的时代
啊啊 伟大的苍天,汝要亡我啊。

评论(3)
热度(13)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