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性消亡,或猫箱的坍塌

2016年我见到了三个人的泪眼,LBJ在夺冠后的嚎啕大哭,CP在名人堂前做节目的语不成调,还有melo在奥运夺冠后的哽咽。


人年龄大了反而更容易动感情,不是被人感动,而是动感情。

melo的表现更让我唏嘘一点,不是因为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居然也有要哭的一天,而是因为他之前说的那句话。

“'This is it for me. ”

就这样了。

还有后来他说的奥运金牌和总冠军在他心目中一个重量的话。

那是我最为他感到难过的时候。

不管他怎么和footlocker拍广告自己黑自己,那其实已经清楚地说明,在melo心里,他觉得自己职业生涯可能也就是如此了,无冠,无MVP,无一阵,唯有三枚奥运金牌作为祭奠。那是他国际赛场上的总结,可能也是他对自己作为球员的总结。

我并不太清楚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认知并且承认自己可能一辈子再也不会有一枚戒指的事实的,但是看看2016年奥运会上的melo,再去看2008年、2012年的奥运会上,那并不是同一个人,我说的并不是他在年轻队友大声唱A Thousand Miles时臭着一张脸,而是四年前的他,八年前的他,并不仅仅是意气风发,他还总是那么无缘无故地高兴,哪怕身旁正在洪水滔天他也可以置之不理,而如今变成了他身边的小朋友们像群小狗一样兴奋不休,他却一直很平静,开始思考自己作为球员的墓志铭。

他那时能无缘无故高兴和不管洪水滔天是因为当时的他从来不会去想第二天发生什么。

真正的悲凉并不是日暮西山,太阳本来就是绝对会落山的,但是十年前的melo,怎可能愿意相信自己一生只有三枚金牌。

真正的悲凉是可能性的消亡竟然能这么可怕,让没心没肺从不思考明天的melo成了一个认命的人。

几年前我说人发现自己有力所不能及的时候,离死就更近了一步,对于球员来说何尝不是如此。圣斗士里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也是一样,“意识到梦想无法实现时人生已经到了尽头”。不同年龄看这句话有不同的涵义,少年时看,这句话是一个挑战,一个激励,年纪大了来看,它只是一句陈述句。

让我感慨的是,在风尘四侠最初的年代,吸引我的,吸引球迷的,就是他们身上近乎无限的可能性,谁知道他们会将联盟变成什么模样。可是如今他们却各自用了各自的方式,告知所有人他们已经看到了自己身上可能性的尽头。CP波澜不惊地打球,隔三差五会受一些不致命却总是从他那里偷走时间的伤,韦德回了芝加哥,melo已经再也没有什么触动,死皮赖脸和禅师玩宫斗,把奥运金牌当成自己的谥号。曾经有无穷可能性的四人里,只有LBJ还在为了更多的“可能性”而拼杀。

可能性的消失会让人绝望,让人心死。无穷尽的可能性关闭在猫箱中之时,足以营造无比绚烂的神话世界,他们还小的时候,我可以写一篇LBJ黑化Melo堕落的同人无病呻吟自我感动,末了还是一样地是在为自己取乐。但是猫箱打开之时,所有异彩纷呈变化万千的可能性,都已经在近乎全开的猫箱中坍缩殆尽,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再也不是莫测难言,神话分崩离析,除了现实的按部就班,什么都没有了。

我甚至都不能再用胡乱预测他们的未来取乐。

我知道,我承认,可能性同样是会让人感到畏惧的东西。和 @EJ1984 聊天时我说字母哥很难让人relate to,所以我本来打算去抱字母大腿,最后却抱住了Jabari Parker。难以让人relate to,是因为字母身上同样也存在无限的可能性。他的可能性甚至比当初的LBJ更多,更庞大,更混沌,我看不穿他“可能”成长到哪一步,“可能”成为什么样的球员,他是否“可能”变成一个非常糟糕的、我喜欢不起来的人,这些可能如此难以穷尽,以至于我很难投入感情。

但是帕克并不一样。

他的天赋有上限,他是一个笨拙的、过于天真、缺陷明显的人,他和字母在一起,我能看到他最好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他的可能性并没那么深不可测,但是对这可能性我爱不释手。

他“可能”会改善防守,“可能”会加强远投,“可能”会学会背身。

他“可能”会进全明星。

他“可能”会成长为格兰特希尔那样的球员。

他“可能”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巨星。


但是现在我们谈论的不再是“可能”,而是“也许再也不可能“。

从重伤里恢复过来的球员,人们或许可以问他还是否能重回巅峰。

但两次ACL撕裂是另外一回事。

Jabari甚至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巅峰是什么模样,他就再也到不了那里了。

那些“可能“,防守,远投,背身,全明星,密尔沃基的格兰特希尔,他自己,和我,也许都再也见不到了。


我很悲观,我真的害怕再也看不到双子星,这就是结束,这就是绝唱,This is it for me——This is it for Jabari&Giannis。

曾经拥有这些可能性的Jabari,就这样了

最让人悲伤的不是已经发生的一切,而是已经发生的一切,斩断了所有的可能。

评论(2)
热度(25)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