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ABO】【詹欧瓜电】世界之王 (10 ·下·本篇完结 )

终章 太阳以东 月亮以西 (下)

Anthony熟练地按灭了雪茄。

他给人的印象竟然是那么贵气。那种矜贵派头简直全无来由。Kyrie看过很多Anthony早年的录像,youtube上像素低下的视频,他试图去了解他,却无论如何不明白当初那个满头小辫子一身街头混混做派的Anthony是如何变成今天这个坐在沙发上的人的。或许是因为Anthony是一个彻头彻脑的Alpha。一个天生就会暴取豪夺的Alpha。

“你怎么会知道的?Bron告诉你的?”Anthony问。

友善的空气消散了,狼露出了牙齿,或者至少Kyrie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他朝Anthony露出微笑。“那么看来我没有猜错。”

Anthony皱眉看着Kyrie。

“猜?”他说。

“Bron永远不会和我说这种事。”

Anthony朝四周看了看,又转头看着Kyrie,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要告诉我你花了大把钞票把这里包下来,就是为了和我讨论这个。”他说,“你怎么听起来像个恶心的变态,你干嘛要关心这种事?”

Kyrie深吸了一口气。

“因为我想要得到LeBron。”他盯着Anthony说。

Anthony靠回椅背上,瞪大眼睛看着Kyrie。“得到他?”他不胜惊奇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就像Alpha会对Omega做的那样。”Kyrie加重了语调,“你不是最清楚吗?”

“等一下,我是真糊涂了。你的意思是你想标记他?可他已经被我标记过了,你不是明知这一点吗?要怎么得到他?”

Kyrie嘴角牵出一个冰冷的笑容来,他自己都觉得那个笑划伤了他的脸。

“你好像不是在装。”他说,“LeBron是个可以被复数标记的Omega。他可以被你标记,同样可以被其他人标记,包括我在内。他甚至从来没告诉过你这个,对吧?”

这真TMD卑鄙。在爱时谁TMD不卑鄙。

Anthony眼睛闪动了一下。

然而出乎Kyrie的意料,那丝惊奇只是在Anthony脸上稍纵即逝,随后他就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来。

“真的?”他说,“我明白了。难怪去年你要那样问我。原来你说的是Bron。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别的哪个Omega。我怎么没想到这个。”

他叹了口气,有点懊恼地戳了戳脑袋。

“好吧。Bron一直很特别,他是那样特别的Omega,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这是完全超乎Kyrie预计的回答。他吓了一跳,他本以为Anthony会因为这件事而被激怒,或者至少也会过于震惊而无法招架自己的进攻。

“你TMD可是第一个标记他的人啊?”他试探性地又问了一句。

“所以他什么都得告诉我?” Anthony惊讶地看着Kyrie,“Bron确实从来没和我说过这个,他肯定有他的理由吧,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一直很好。如果他不想说,那他就不说好了,那不是很正常吗?但这又关你什么事?”

还没等Kyrie回答,Anthony自己就接了下去。“噢对,你刚才已经说了原因。你在追他,你想要他。说直白点,你也想要标记他,对吗?”他想了想。“他拒绝你了?他不想和你上**床,还是不想被你标记?我艹,然后你就觉得这都是我的错,来找我的麻烦?”

Kyrie瞪着Anthony,他本来以为Anthony会暴跳如雷,那样他会有更好的理由去攻击他。

可Anthony却依然显得一脸事不关己的困惑,就像昨夜在netflix上看的剧集情节发展令他烦恼。

“你难道就不在乎?”他难以置信地问。

“在乎什么?老天,我真是疯了才会浪费时间和你说这个。” Anthony开始四处张望,“见鬼,这儿有人吗?你把管事的全都赶跑了。谁来帮我开一下这瓶红酒?本来是要带给Bron的,不过算了。和你说话搞得我TMD都渴了。”他提高了嗓门。“有人吗???”

没人回应他。Anthony骂了一句,站起来跑到大堂的吧台附近翻箱倒柜,Kyrie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这个人怎么能这样。

Anthony带着开瓶器和一个杯子回来了。他弄开了那瓶红酒,自己斟酒,晃荡着杯子。他斜瞥了Kyrie一眼。

“反正我猜你也不想喝。”他说。

他甚至仍然在笑。那迷人的,不谙世事的,全无感情的笑。

Kyrie胸口的愤怒像着火的泉水一样流进他喉咙口,可那甚至都不再是愤怒了。

如今他觉得伤心。

为了LeBron感到伤心。

他想起来:他曾在拉斯维加斯国家队集训时遇到过Carmelo Anthony半夜很晚回来,而当时LeBron也在拉斯维加斯。

他想起来:LeBron在夺冠游行后曾经和人打电话约着在什么地方见面,后来LeBron答应他会到拉斯维加斯来看在国家队集训的他,一起再狂欢一把,而那时候,Anthony也正在国家队集训。

他想起来:他撞上CarmeloAnthony半夜很晚回来的那天,就是他和LeBron在夜店狂欢的那一天,那天晚上,LeBron独自一人提前离开了,就在那天,他还曾经拦住LeBron,要求他看自己在国家队的比赛。

他想起来:在前往芝加哥的飞机上,他通过推特发现LeBron确实看了国家队的比赛的时候,他曾是多么开心。

是的,LeBron确实看比赛了。

但看的不是他。

而是和他在同一个队伍里的CarmeloAnthony。

老天,Kyrie甚至知道那时候LeBron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每一次,当他把LeBron逼得无路可退,LeBron总会偏转视线,越过Kyrie Irving,去看一个不存在的人。他看着那个没有形体的人,简直就像是在盼望那人会凭空出现,让自己摆脱眼前的困境,尽管就连LeBron自己都知道,那是绝对完全不可能的事。

LeBron James永远不该用那种眼神注视别人。

LeBron James用那种眼神注视的人现在就坐在Kyrie对面。

一脸的漫不经心。

“他为了你而拒绝我,尽管他明明能接受我,他想要接受我,可是他还是办不到。这都是为了你。”Kyrie轻声说,“你完全不在乎。可LeBron是在乎的。”

Anthony看着他,抬起酒杯来抿了一口,嘴角朝上勾了一下。

“你说得对。”他最后说,很平静。“Bron确实会想不开。他就是太斤斤计较了,有时候我也搞不懂他脑子里在想啥。”

“所以你是一个混蛋。”Kyrie情不自禁地说。

“啥?”

“你是一个混蛋。你只是为了自己的一时兴起标记了他,因为你的不负责任,他到现在还在吃苦头。这一切难道你都一无所知?”

Anthony偏了偏头。

“真的?他很难受?”他轻描淡写地说,“这是Bron这么对你说的?还是你自己这么以为的?”

Kyrie咬了咬牙。

“是他说的,”他大声说,“他这么对我说了!”

Anthony目不转睛看了Kyrie几秒钟,然后突然地,他大笑起来。声音在空荡荡的酒店大堂里回荡着。

“老天,”他边笑边说,“你连撒谎都不会。难怪Bron不乐意理会你。”

Kyrie勃然大怒,他想要站起来,可是Anthony速度更快,他猛然起身,双手按在了Kyrie肩膀上,Kyrie没法起来了。Anthony毕竟和LeBron差不多一个块头,比Kyrie高将近了一个头,比他重整整六十磅。

酒杯被打翻了,红酒流淌在白色的桌面上像血一样。

Anthony按着Kyrie的肩膀,盯着他。他脸上的笑意褪去了,甚至有丝厌倦的神色,那让他显得老了些,而Kyrie头一次意识到,Anthony和LeBron一样,岁数超过他一个世代。

“听着,Kyrie Irving。”年长的男人说,“我不知道Bron和你之间出了什么事,我不知道他怎么对付你,把你搞成了这样,但这是你和他之间的问题。你TMD不该来找我。你TMD根本不该让我知道这些。”

他放松了手,坐了回去,而Kyrie坐在原地,又惊又怒。

“我为什么不能来找你?”他说。

“你指望我能做什么?你要我对Bron负责任吗?”Anthony冷静地看了Kyrie一眼,“难道你指望我现在跑去和Bron说,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个可以被复数标记的Omega,为了你的幸福着想,咱们一拍两散算了?你TMD真是疯了。”

“散了?”Kyrie吼了起来,“你们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

“我操,你该录个音听听你自己是怎么说话的,”Anthony说,“你真TMD吓人。你以为Bron是什么?你以为我和Bron是什么?”

Kyrie瞪着他。

 “我挺喜欢你的,所以让我告诉你两件事。”Anthony说,“第一,我标记Bron不是因为‘一时兴起’。第二,你还问我为什么喜欢酒店大堂,但你是知道答案的,对吧,侦探?因为我第一次和Bron认识就是在酒店大堂。”

他俯身朝前,看着Kyrie的眼睛。

“这些年我们确实没有在一起。可是我们也从来没分开过。”他轻声说。“这对你而言很难懂,对不对?”

 

整整一个下午,LeBron什么也没做。

桌子上的两个手机短信轮番响了无数次,大概是球队制服组,是哪位朋友,是某个合作商,是一位生意伙伴,他不知道,也没有去拿起来去看。

他只是坐在沙发上走神。

阳光从玻璃窗照射进来,光影偷偷变换了角度。隔壁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孩子们的笑声,大概是已经到了放学的时候。

空气,尘埃,光线,这些都环绕着他,尊崇着他,在这孤独的一刻,这尘世里他只是它们的国王。

LeBron是没什么自我反省能力的,然而此刻,他却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即将要进入联盟的自己。

人们的期待让他不知天高地厚。他将是世界之王,而他的疆域里注定将没有分离也全无惆怅,所有东西都该是他的,冠军,荣耀,金钱,欲望,爱,他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可以。

所以选秀前他让melo标记了自己。

这是一件非常莽撞、非常疯狂的事情,但他们却都觉得一切都顺理成章。他们同一届选秀,受的关注相差无几,人们乐于把他们凑到一起,他们在一起玩得很好,有特别特别多的共同话题,一个人还没开口,另一个人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但更重要的是,在那个年纪,LeBron自认为他和melo就像Larry Bird和Magic Johnson一样,“是只有两个会员的俱乐部的成员。”只有Melo能和他相提并论,只有Melo能做他一生的竞争对手。

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标记不过是情感从球场上交流到球场下的必然结果,就像高中生学着做**爱一样。

一场有趣的性×实验,他们都想尝尝那是什么滋味。

他没把这个当作牺牲,Melo自然也不把这个当成奉献。

他们甚至都没有做出任何许诺,那在他们这样傲慢的年轻人看来都太愚蠢了、太空虚了,他们都认为Melo会被底特律选中,会在拉里布朗手下打球。那样他们会离得很近,比赛也近,吃饭也近,玩乐也近,肉体也近。每年他们可以见面很多很多次。如果他有需要,不过三百公里的距离,也许一个Alpha信息素都能比这散发得远些。这很方便,也很甜蜜。

等到他终于意识到世界并不全然跟随他的希望而运作,自己其实连个选秀的顺位都掌握不了,一切为时已晚。

Melo去了丹佛。

回头想起,LeBron也从来没觉得他和melo之间变得疏远了。

不,他们之间的距离从来没变化过。

只是时间已经过去十五年,而这个世界又总是如此复杂难解,他们这距离间逐渐逐渐塞满了太多的其他东西。他们都太自我,永远不能接受自己成为对方星系里的行星,那么这终将是无可奈何的事。

LeBron只是反复地想着他们初次认识的那个晚上,——就在S.M.S.V和橡树山打比赛的头一天晚上,他和Melo在Sheraton Bucks County酒店大堂里碰上了,后来就坐在外面楼梯上聊天,那是第一次他们真正认识彼此,两个傻里傻气的高中生,melo比他高一年级,他们一个十七岁,一个十七岁半。

那时候的melo天真又残酷,而他,他也好不了多少,那时候他唯一害怕的东西只是无聊,不是未来,也不是无常。

奇怪得很,LeBron那惊人的记忆力依然记得那一晚的天气,空气接触到皮肤的感觉,夜空的模样,风的声音,脚踩着土地的感觉,身边传来的体温,记得他和melo聊了多长的时间,却唯独记不起他们究竟聊了些什么。年轻人总觉得自己说的话都无比重要,无比独特,事关世界存亡人类兴衰,回头看,那些大都是人年轻时才能说出来的没有意义的废话和蠢话,但LeBron已经不再在乎了。

那一晚让他觉得,他想要和身边这个同样说着没意义的废话和蠢话的人在一起。如果可以的话,一辈子也行。

他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一辈子会有多长。

他连五年、十年会有多漫长都不知道。

 

“你知道这瓶红酒值多少钱吗?”Anthony说。那洒了的鲜红液体正在顺着桌子边流淌,然后滴落在酒店的地毯里。不笑的时候,这人看起来异乎寻常的冷酷。“比这块地毯还要值钱些。你得负责赔这块毯子了。可是我甚至都不能让你赔我的酒。这酒很难再搞到了。我今天本来要带它去见Bron,他也喜欢这个。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直很快乐。如果不是因为你,今天我还会很快乐。”

Kyrie看着Anthony。他不明白。

但他知道, Anthony没有说谎,这个人根本不屑于说谎。

他还记得LeBron刚回来的那年,他们第一场比赛就是对尼克斯。那场比赛骑士打得很烂很烂。赛后Kyrie远远在停车场看到Anthony和LeBron,一开始他们被跟班和保镖包围着,但后来离开时只有他们两人,坐在一辆车里。Kyrie听见身边保安感慨万千说了一声:“就像是老时光。”那保安是球迷,在速贷球馆干了十年,因为LeBron的离开对他恨之入骨,因为他的回归对LeBron奉若天神。他告诉Kyrie在LeBron离开之前,他和Anthony就像这样,在比赛后两人会独自离开。“他们是多好的哥们儿呀,这么多年了。”保安说。

联盟是个势利的地方,不能相提并论的人是无法做朋友的。而Anthony,在Kyrie看来,早就不能和LeBron相提并论了。他们两人显得那么不合情理。

 “这不合情理。”Kyrie喃喃地说。

“不合情理是什么意思?”Anthony说,他皱起了眉头。“因为我第一个标记了他,所以我们非得要天天厮守在一起吗?世界上没有这种事。他高兴,我也高兴,难道这还不够吗?非要我们插足彼此的生活,然后让彼此厌烦才行吗?”

“可你只是在满足你自己的欲望罢了。”Kyrie说。“从一开始就是。”

“废话,我当然是。可是Bron也一样。”Anthony说,“你也是一样。我们都是为了满足彼此才在一起。但是你TMD总不能把这一辈子都花在互相艹来艹去吧,我不想,Bron更不会这么想。要是你这样想而被Bron一脚踹开了,那我一点儿也不奇怪。”

看着Kyrie的表情,Anthony笑起来了,“得,我好像伤到你了。但让我说句实话吧。让你今天说出这些话来的不是你脑子,是你的JB。今天你信誓旦旦,事实是下一次你再遇上一个没标记过的Omega,你就会跟他或者她跑了,到时候你让听信你胡说八道的Bron怎么办?”

“我不会这样做!”

“你会的。”Anthony心平气和地说。“我知道。我比你多当了好几年的Alpha。”

“你没资格对我这样说!”Kyrie咆哮起来,“你还曾经说过‘如果是你中意的人,标记他就行了’”

Anthony颇有兴味地看着他。

“是啊,我说过。”他说,“我也是这样干的啊。我第一次和Bron认识就是在酒店大堂。所以我习惯了等在这里。我想要等等看,是不是还有这样的运气下次再能碰上和他一样让我喜欢的人。‘遇上中意的人就标记他。’没错,我一直想要这样干。”

他露出一个笑脸来。今天第一次,他看起来有点惆怅。

和Carmelo Anthony完全不搭的惆怅。

“但是我这辈子只遇上过Bron一个让我中意的Omega,我又有什么办法?”

 

后来,LeBron遇到了Wade。

这同样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

从克利夫兰到迈阿密,那折磨他的热病并没有变好,只有随着他日益成熟而变得更糟。他从未因此失去理智,所以更加为此烦躁。

Wade没过多久就发现了他的秘密。后来想起来,那实在过于简单,但LeBron不愿、也不忍去想为何Wade能如此轻易发现这秘密。

但Wade,在最初的惊讶之后,就像一个慷慨的朋友一样,对他伸出了援手。

“一个慷慨的朋友”,或许吧。

LeBron接受得太过容易,他隐隐约约知晓,Dwyane愿意试着去满足他的真正的理由必定简单又残酷,但他太自私了,根本不愿去细想和深究。

Dwyane什么都愿意为他做,什么都能为他牺牲,以至于要是他拒绝Dwyane的好意,会显得不讲情理——他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但他其实只是确实需要。

他太野心勃勃,他想要得到的东西太多太多,身体的问题对他来说是无穷的麻烦,他只是想要寻求解脱,尽快让自己能集中精力。

而提供了帮助的Wade,是那样方便。

作为惩罚,他们两人都上瘾了。

上瘾的意思不是寻求快乐。

上瘾的意思是不这么做就会痛苦。

他知道自己偶尔会下意识喊出melo的名字,他永远不知道那时候Wade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他甚至从未想过要结束,因为Wade似乎比他更痛苦, Wade一天比一天痛恨他,也一天比一天恨着欲罢不能的自己,这叫他变得无法再去拒绝Wade。是他利用了Wade。他没有资格提出来结束。

于是到了最后,Wade开始享受这恨意,LeBron则纵容他。

他们已经真正地如胶似漆,难以分离,可能至死都将如此,LeBron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意外地平静。

毕竟他们已经什么都不是了,不是朋友,不是情人,不是仇敌,不是陌生人。

只是共犯。

 

Anthony的手机突然响了。Kyrie惊得一跳,Anthony看了他一眼,从衣袋里拿出了手机。他根本没有要回避的意思,就在沙发上接听起来。

那应该是个公事公办的电话吧,也许是这样。Anthony有一句没一句地接听着,偶尔舔舔嘴唇回复一下。他随手拿起被红酒沾湿的放在桌上的酒店的铅笔,漫不经心地转动着它。红酒流到他雪白的袖口上,形成玫红色的污渍。但他似乎完全没意识到,又或者,他根本没在乎。

Kyrie茫然地看着他。今天他本来是有备而来,现在却感觉像是被击败了。对于LeBron和Anthony,甚至是他们那一代人的纠葛,他未曾了解,未曾明白。那对于他来说太复杂了,人人都像是在迷宫里走,逃避对方的视线,人类怎么能活得这样费尽力气,这样殚精竭虑。在这迷宫里只有一角是属于LeBron James和Carmelo Anthony的,那是个狭小到不可思议的地方,可是就像Anthony说的,他们在那里很快乐。那里有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青春、笑声和红酒。

不,不对。

不是这样。

不应该是这样。

Kyrie想起在那个黑暗的杂物间里,LeBron注视他的眼神。

他像是在问他,你怎么可以不懂得。

“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Kyrie无意识地说了一句。他只是在重复LeBron对他说过的话。

那一瞬间,LeBron显得沮丧,失望,追悔不已,老态毕现。支撑这个男人行动的无穷精力,他那绝对的自以为是,都在那一刻泄了气。

一年前Kyrie会为了这个感到惶恐,现在他不会了。

他知道未来他会看到更多这样的LeBron,直到最后有一天LeBron兵败如山倒,直到他有一天认输离去。

不知为何,那一刻Kyrie突然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就是在那个时候,他觉得他的一切都可以是LeBron的了。

Anthony啪地一声放下了酒店的铅笔,看着Kyrie。他轻声对手机说了几句,关掉了通话,把手机放回衣袋,站了起来。

“我不想和你耗下去了。”Anthony说,“这件事从头到尾就是个错误,完全没意义。我还有正经事要办。如果你没别的可说了,我要回去了。”

Kyrie也站了起来。

他看着Anthony。“那你还会去见他吗?”他说。

Anthony 歪了歪头,好像Kyrie又问了一个蠢问题一样。“你说呢?”他说,咧了咧嘴。

“可是他现在心情会很糟。”

“因为他知道你来见我?” Anthony说,“当然是这样了。你真TMD是个该死的捣乱分子。”

“但这没关系,对不对?” Kyrie说,“因为就像你说的那样,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开心的。你也开心,他也开心。”

“你到底想说什么?”

“见到你的时候LeBron是开心的。因为他想要看你开心。但是你走了之后,那他原来是什么样,他还会是什么样。如果他心情很糟,他还是会心情很糟,你想过这个吗?”

Anthony看着他。

“你只见过开心的Bron。他总是在支持你,盼着你过得高兴,他在你面前总是很照顾人,很善解人意。因为只有这样,你们在一起的才能过得高兴。你们分享的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东西。可是最好的东西不是全部,你们的快乐是百分之一,那百分之一永远都是你们两个的,可是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怎么办?糟糕透顶的、不让人高兴的、让人恶心的东西还有是,你没办法和他分享这个,他不会和你分享这个,因为他不想让你不快乐。”

因为他珍惜你。

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珍惜你。

我若是那受着珍惜的人有多好。

在Wade的笑声里,我听到他在笑着我,在笑着他自己。

我若是那受着珍惜的人有多好。

可这世界上,这样的人只有一个。

Anthony没有打断Kyrie的话,他注视着Kyrie,眼睛里似乎又带了一丝好奇的神色,就好象他居然真的想要听完Kyrie的宣言。

“我曾以为如果他不接受我,他就不会快乐。”Kyrie说。“我错了。我不该这么说,我也不该这么想。你可以永远留着你的那一部分。那一部分我没办法去触碰了。你留着它吧。我要那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

Anthony轻轻地再次笑出了声。

“你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说出这样的话?”他质问。“你年轻?你和他一起打球?你觉得你是比我更强的Alpha?”

Kyrie看着Anthony。“不,”他说。

在开口之前,他知道他即将胜利。

 

LeBron感到了困倦。从前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盹,但就算是LeBron James终究也有会感到力不从心的这一天,此刻开始,尘世的赛场对于LeBron来说会越变越模糊,越来越没有质感,他视野里逐渐清晰起来的将是那些金色的伟大幽灵们统御的国度,他迟早有一天要成为他们的一员。不远的未来,那个真正的他,曾统治了一切的他,会前往那个国度,只留下一具注定衰迈朽的、无法抗拒诱惑的、有缺陷的肉体,在这个他不再称王的世界里慢慢沦为凡俗。

而他却在这国度的门口遇到了Kyrie。

他打量他,评估他,考虑他的一切可能性,考虑他是否会对自己造成潜在的威胁,然后朝后退了一步,允许Kyrie进入了自己的疆域。他做事总有长远计划,有蓝图,喜欢一切按照自己的节奏行事,他也太过于擅长让别人按照自己的节奏行动。

可是Kyrie却永远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不按照他的计划打球,不按着他的计划理解比赛,不根据他的节奏成长,不依从他的意愿而成了一个Alpha。

发现Kyrie是个正在成长的Alpha的时候,LeBron和他拉开了距离,这是为了球队着想,LeBron自认为也是为了Kyrie着想。

可是Kyrie依然不愿按照他为他安排的步调,他是如此短视而倔犟,总要一次又一次追上来,追到LeBron的身边。他甩不开Kyrie。

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里,他嫉恨过Kyrie的年轻。他曾经否认过这个事实,他心底还翻卷着不甘的愤怒,他依然决心要战斗到底,但他也知道,迟早有一天这愤怒也会被时间吞没,总有一天他会在这场注定失败的战斗里折戟沉沙。

可是他也曾经漫不经心幻想过,有一天他要离开他的国度时,Kyrie会为他送别,他留下来,替他守着他的国土。有时候,LeBron甚至会忍不住想,若是自己再年轻五岁,若是他在骑士最初的那些年月就等到了Kyrie,他的故事会变得怎样。他曾经等了那么久,直到终于撑不下去而离开故土,上天却在他开始筋疲力尽时才把Kyrie给他,这太不公平了。

他幻想得太过,所以对Kyrie太好,这幻想的结局是什么。

是Kyrie扑上来,在他耳边喃喃细语。“我想要你。”

是Kyrie捧着他的脸,黑暗中,他只能看到Kyrie湿润的眼睛闪闪发亮。

他想自己每次推开Kyrie的力度都太不坚决。

但或许Kyrie说的事情是真的,他不坚决,是因为他什么都想要,或许也真想要Kyrie。

那是触手可及的体温。

那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微笑和血肉。

或许只是因为他真的已经开始衰老,而宝座太冰冷,太孤独了。

即便是他也想要一个人陪伴在身边。

让他可以足够体面地老去。

他忘不掉过去,又太憧憬未来,才让他们两个人如今都被现实夹击得无路可退。

是他对不起Kyrie。

可是他已经对不起很多人。

如果他真的接受Kyrie,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天空会变成金黄色?大地会改变模样,时间将会倒转,失去的笑和爱都能回来?

会吗?会吗?

还是他们将一起粉身碎骨?

 

在车流中,Kyrie打开了车窗。

他让世界溜进了他的空间里。熙熙攘攘的车流,人们行走的步伐,路上逐渐闪亮起来的霓虹灯。

离开之前,他和Carmelo Anthony隔着一张桌子对望着。酒香在空气中挥发,一切突然都变得近乎超现实。

——“因为你见过最好的LeBron。你得到了他,他永远都是你的了。”Kyrie说。

他的心猛烈地刺痛着,因为他知道自己说出了事实。终其一生他都会在这个事实面前一败涂地,他告诉自己,总有一天,他会学着热爱这痛苦。

“但我见过最糟的那个LeBron。”

“他不体贴,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总是想去干涉他人的生活,总是试图操纵一切,做不到的时候他怪罪别人。他从不愿真正听你说话,听你说话时也不看你的眼睛。有时他过于自信,可是遭受打击时又太容易泄气。他拥抱你的时候就像是用尽了世界上所有的热情,可是他决定把你扔出他圈子的时候,你也会觉得世界上所有热情一并离去了。”Kyrie说,“我猜你没见过这样的Bron,因为他永远不会在你面前这样。可是那才是全部的LeBron。”

我见过他冷酷待人,我见过他铸下大错,我见过他怀疑自我,我见过他伤害别人,我见过他蛮横无理,我见过他不知所措,我见过他犹豫动摇。

力不从心的LeBron

 刚愎自用的LeBron

心烦气燥的LeBron

逐渐老去的LeBron

“这个LeBron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他从我这里带走。我要和他分享失败,我要分享他的衰老,他的沮丧是我的,他的失望也是我的。备受折磨的LeBron James是我的,是我Kyrie Irving的。”

Kyrie一口气说完了。

他心里暗自惊奇,却又如释重负。就像是他终于举足越过了深渊。

或者,他终于直接跃入了深渊。

他听见的自己的心跳,是他杀害自己时无边无际的风声。

Anthony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久而久之,他脸上又露出了惯常的笑容。

他的笑正好是人们最痛恨也是最喜爱的那种笑脸,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又什么都拥有了。

有一瞬间,Kyrie几乎动摇了,那笑容依然让他捉摸不透,他真的获得了胜利吗?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Anthony最后开口说。“那我建议你,你可以试试去得到他的心,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他的话像是讽刺,可是CarmeloAnthony是不会讽刺的。他的语气是那么平静,甚至带上了一丝赞许,就好象只是在陈述一个直白的事实。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Kyrie觉得自己在一瞬间领悟了,但如今却已经忘却了。

他甚至忘却了自己是怎么和Anthony道别的。他和他说过自己要去找LeBron的事情了吗?那时候Anthony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他还在笑吗?还是隔着烟雾看着自己,那神情竟然和LeBron有一丝相似。

Kyrie想不起来了。

我要到你那里去,我要到你那里去。

他只是无意识地默念着,这就好像是教堂里的一首圣歌,念诵千遍,人们的愿望就会实现,就连死者也会因此复活,尽管这终究只是自欺欺人的幻觉。

他甚至辨不清楚自己开车的方向,只是随着车流而动。

河流总要奔向海洋,他会找到LeBron的。

风吹在自己的脸上,Kyrie贪婪地呼吸着。就像是一个要进入监牢的犯人在最后一次和自由的空气告别。

 

CarmeloAnthony在酒店大堂又呆了一段时间,抽完了他的半支雪茄。

最后他终于站起身来,这时他注意到酒店的人员站得远远的,在走道尽头望着他,还有一些好奇的客人,他们彼此交换着窃窃私语,空气中突然又多了很多动静,和其他味道,就像是魔法突然消失了,停滞的时间再度转动起来。他微笑着朝他们挥挥手,然后转身朝外走去。门童已经把车停在了门口,就像是他们已经不再耐烦等待这场戏剧的结束。Anthony撅了撅嘴,拉开了自己的车门。

就在他打开门的那一瞬,他看见了自己袖子上的红酒污渍。

他愣了愣,就像是一瞬间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把袖子弄得一团糟的。然后他想起来了。

他回过头,看着酒店的方向,那瓶倒了一小半的红酒被他落在那里了。

他望着那边出了一阵子神,似乎还在犹豫是否要回去取它,毕竟它是那样甘美和醉人,即便是贪图享受的他,也甘之如饴。

隔了一会,他冲着自己小声说了一句:“算了吧。”

然后,就像是生怕自己听不到一样,他大声又重复了一遍:“算了吧!”

他钻进了车厢里,车灯亮起。

他驶入夜色,前往只有他自己知晓的,唯一的那个目的地。

 

华灯初上时,国王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在晨雾萦绕的森林里,和一个他看不清脸的人拥抱。

他们拥抱得很紧,就像藤和树相互缠绕在一起。在心里,他感到无比的幸福,无比的安全,无比的雀跃和期待,就好象还有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就在眼前。那感觉充盈了身心。

然后他和那个人分开了。

理所当然地,他们各自走上了分叉的小径。

两条不同的小径是平行的,相距也并不是很远,所以他们还能看到彼此,他们微笑着,再也不说话,只是用眼神交谈着。

森林消失了,小径之间如今相隔着世界上最蓝、最窄、最深、最清澈的汪洋。被海水隔断的两条路再无交错,延伸到地平线尽头。他们就这样隔着那道深渊,一直走在平行的道路上,视线一直没有离开对方,他们仍然注视着彼此。

这条路好长,看不到尽头。

世界苍白、空虚而无日无月,唯有不知来处的白色光辉照耀着他们的脸。

他依然看着对方,依然努力笑着,对方也看着他,但视野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睛里有了水雾,也再看不清对方脸上是否还带着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有人从后面赶上来了。那人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他,急切而热烈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可是他听不清楚。

那人的身体是多么温暖,那么恳切。

他很想转过身去看看那是谁。

可是,

如果他停下,他害怕自己再也看不见对面的人。

如果他回头,他害怕从身后抱着自己的人会消失不见。

 

LeBron睁开眼睛,时光仿佛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夜色已经笼罩了大地。

欢愉的时间到了,承诺的时间到了,改变的时间到了。

门铃响了。

门铃一声一声响着,但LeBron并没有起身去开门。

他依然坐在沙发上,像是从梦中出来了,又像是仍在梦中。

门外站着的人是谁,是谁来找他,是谁来追赶他,来看他,来爱他,来和他说话。

他不知道。

自己期待的人究竟是谁,

他不知道。

那门铃依然在不屈不挠地响着,而LeBronJames仿佛已经再度进入了幻境。门铃响着,而他闭上了眼,森林的风和海洋的气息混合在一起,从遥远的时光彼方,吹拂在他脸上。

Fin



评论(5)
热度(36)
  1. PINKRWANG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此清凉窟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双城日记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