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ABO】【詹欧瓜电】世界之王 (3)

第三章 庆祝日

 

2016年6月20日 凌晨五点半

从拉斯维加斯到克利夫兰

 

飞机在气流中颠簸了一下,Kyrie猛然惊醒。他在梦中出了一身汗,惊疑不定地环顾着周围。

机舱里一片黑暗,队友们大都鼾声如雷,夺冠的兴奋和赛后在拉斯维加斯的庆祝耗尽了他们的精力。空气很不好闻,Kyrie皱了皱鼻子,将来要让他真心实意回答“夺冠是什么味道”,他一定会说是一股子混合着没洗澡汗味和残留酒精的恶臭。

他挺起身来,揉了揉酸痛的颈子,然后看到前面有个地方闪着微弱的光亮,那是从LeBron的座位上传来的。

Kyrie看了那光三秒钟,然后下定了决心。

他掀开了空调被,跨过Tristan的大长腿,挤过通道,朝LeBron的方向走过去。

果不其然,LeBron还醒着,正用手机不知是在发消息还是在看什么东西。通宵未眠居然没有筋疲力尽,真是精力过人。他另一只手还紧紧地搂着奥布莱恩杯。在先前的一片混乱中,这座奖杯每隔五分钟就要换一个人来抱,但霸占它时间最长永远是LeBron,这是皇帝的特权。

LeBron听到了动静,抬头看着Kyrie。Kyrie朝他一撅嘴,毫不客气一屁股坐到了LeBron对面。平日无论在飞机上还是大巴里,LeBron总是独自一个人坐,没有谁敢用他对面的位子,这也是皇帝的特权。不过看到Kyrie坐下,LeBron只是抬了抬眉,毕竟他今天心情好。

“怎么了?”他说,把手机朝下放好了。“睡不着?”

“睡了又醒了。”Kyrie说,盯着半明半暗光线中的总冠军奖杯。

“你想干嘛?”LeBron咧嘴笑了,“再聊聊今天的比赛?”

“为什么要聊比赛?”

“你看起来心不在焉。”LeBron说,“怎么了,Drew?”

不太了解LeBron James的人大概不会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在惯于自我中心的同时却总是在留心周围人的情绪。Kyrie只犹豫了片刻。

“我没啥。你做出决定了吗?”他说。

 “什么决定?”

“和我一起去里约吧。”Kyrie说,这一下他是真的下定了决心。

LeBron呆了一下。

“我们才刚刚夺冠,干嘛就说这个。”他说,“这事我得再考虑考虑……”

“别考虑了,你考虑的结果就是不去。”Kyrie顽固地说。

“你打算要说服我去参加奥运会吗?”

“那当然。”

 “我已经很久没有私人假期了。”

“去里约也是度假。老K喜欢你在。他也喜欢我在。你不去他会失望的。”

“老 K知道我的决定,他会理解的。”

“再去你就能破国家队记录了。”

“干嘛一定要破这个记录,让Melo去破吧。”

“为你自己拿块奥运金牌不好吗?”

LeBron哑然失笑。“我已经有两块了。”

“那就为克利夫兰再拿一块。”

“你拿还是我拿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

“再想个好一点的理由吧。”

“你先给我一个你不和我一起去的理由。”

“别胡闹了。我还有其他事情想要做。”

“为什么是胡闹?什么其他事情那么重要?”

简直像是在耍无赖。LeBron有点不高兴了。“这不关你的事,Drew。”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在奥运会上你就不愿意和我一起打球了?”

“你他妈的都在说些什么,去奥运和与你一起打球,这两者有关系吗?”

“当然有,我还没和你做过国家队的队友。”

“你哪根筋不对了?干嘛非要今年?以后还有机会。”

“今年我们一起拿了冠军。”Kyrie说。“奥运会四年才有一次。以后还有机会?未来什么都可能发生。”

LeBron这下是真火了。“别让我不爽,Drew。怎么,你觉得我三十五岁时就进不了国家队了?”他厉声说。

这句话要是换成其他人恐怕没胆子再回嘴,但Kyrie还是毫无顾忌地盯着LeBron。

“你想什么时候进就可以什么时候进。你五十岁的时候他们也会给你留位置。”他说,“但你一放假就跑了,我只是想在里约也和你一起打球。我还没打够。我们还能配合得更好。怎么,这也不行吗?”

他的口气里一股子胡搅蛮缠的味道。不知道为什么,那反而让LeBron的火气消失了。

“今天是庆祝日,你干嘛非来惹我?”他说,放软了一点口气,“我们没必要在休赛期也在一起。下赛季有的是时间。”

“别哄我。为什么休赛期就不能在一起了?你知道媒体怎么说我们。没化学反应?还他妈的说我不给你传球。我们有大把的时间让他们看什么叫做化学反应。”Kyrie说,朝前探出了身子。“和我一起去里约吧,Bron。”

他的语气恳切,恳切得让LeBron不舒服。LeBron想不起来Kyrie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这么若无其事叫他“Bron”的,这个称呼就像是Kyrie Irving宣布自己能和他并驾齐驱,这简直不可理喻。他能叫KyrieDrew,但Kyrie不该叫他Bron。这太亲密了。就像在触碰他背上的纹身。

“我真的不想去了,Ky。”隔了一会儿LeBron才开口。“你还年轻,过了三十岁你就会明白我在说什么。你在假期继续打比赛能保持状态,开赛时你就能打得更好,这对球队也好。但我不一样。我需要时间调整,这样在常规赛才有充足的体力。我有一些训练和恢复计划,还有一堆烂事要应付,这要花上我不少时间。下个赛季我们是卫冕冠军了,我们不能只从一个方面考虑问题。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这话冠冕堂皇,宣告LeBron的私人款待到此为止。

也许是刚才他们说话声音太大,机舱里陆陆续续有人醒来,在另一侧的Jefferson哼哼唧唧地抬起了窗板,光线透了进来。天已经亮了。朝阳的光芒一时耀花了LeBron的眼睛,他转过去冲着Jefferson喊了一声:“嘿!”不过他也因此错过了那一瞬间Kyrie的表情。

Jefferson拉低了窗板,机舱里恢复了昏暗。

“真的不去了?”过了一会,Kyrie小小声地说。

“真的不去了。”LeBron说,“过两天我就会让我的人去正式通知Jerry。”

Kyrie抬头看着他,微弱的光线中那模样有点可怜,让LeBron差点笑起来。他几乎忍不住想去摸摸这个年轻人的脑袋,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得了,Drew。”他说,“你看清这个宝贝儿没?奥布莱恩杯。整个夏天我都要和它待在一起,带着它吃饭洗澡,抱着它睡觉。这是我应得的,因为除了它我别的什么都不想要了。但是你不一样。你还可以拿到更多好东西。奥运会和国家队的经历会很棒,你会享受它的。”

Kyrie低声嘀咕了一句什么,LeBron没听清。“什么?”他问。

“没啥。”Kyrie说。然后他很突然地又追了一句。“那我要睡到你旁边。”

“什么?”

“我投中了那个三分。我也有资格睡在奥布莱恩杯旁边。”Kyrie说干就干,已经开始去扯被子,然后强行挤到了LeBron旁边。

“你真是疯了!”

“干嘛不疯?”Kyrie把被子盖过头顶,只露出一双眼睛来,恨恨地看着LeBron。“我是冠军!”

LeBron居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他又想要发作,但看着Kyrie却生不起气。Kyrie简直非同一般的任性,但今天是庆祝日,人人都有资格任性。

好吧,他决定纵容Kyrie一次。

 

也纵容自己一次。

 

2016年6月22日 克利夫兰

 

仪式结束了。参加夺冠游行的人们在陆续散去,场面一时有些混乱。Kyrie和Iman、Jordan他们打了招呼,回过头去寻找LeBron。周围的人很多,但Kyrie毫不费力就找到了LeBron所在的方位。他挤过了人群,看到LeBron正在倚在他的车旁打电话,周围簇拥着他那堆跟班。即便在这么吵闹的环境下,LeBron还是贴着手机说的很小声。

Kyrie径直穿过了那群跟班们的包围,站到了LeBron面前。LeBron抬眼望着他,声音稍微提高了些。“好,就这样。到时候见。再见。”

他放下了电话。“怎么?”他说,脸上还残留着方才在台上演讲时那丝微笑。

那是一个客套的微笑,Kyrie完全没上当。“没啥。你刚才说的真不错。”

“你说的也不错。”LeBron大笑。

那是当然,因为我说了没你的盖帽就没我的三分,Kyrie心说。而且LeBron多半会认为这是真心话,因为皇帝永远,永远,永远都相信自己才是最好最强的那一个。

这太奇怪了。

这真的是太奇怪了。

疑惑再度爬上Kyrie的心头,压下了那一丝微弱的不快。

“你说你会醒来还以为还在第四场后,是真的吗?”他说。

“你说呢?”LeBron耸耸肩。

“我也会做梦梦见总决赛。只不过是第七场。”Kyrie说。“一直梦见。今天早上都梦见呢。”

“是吗?真不错。”LeBron开始四处张望,有几个跟班会意走了过来,看来他想离开了。但Kyrie没打算就这样放跑他。

“想找点乐子吗?”他说。

LeBron转头看着他。“啥?”

“我是说,后天我会在家里热闹热闹,也会请些姑娘来。很小众的,都是熟人。你要来吗?”

“后天?”LeBron表情变得有点捉摸不透,“我请了几个兄弟吃饭。答应给他们看看奥布莱恩杯。”

“大后天也行。看你的时间而定。”

LeBron盯着他,然后笑了。“怎么突然这么好客了,Drew?不,别管我,你们自己去玩吧。我很快要出发去度假了。”

“度假?和谁?”

“你变得很爱多管闲事啊,Drew。”LeBron说,过了一会他说:“是和D-wade还有CP他们。我们每年都会出去的。”

“所以这就是你的暑假计划?”Kyrie耸了耸肩,“那好吧。我只是想说,你既然不去奥运会了,而我很快要去国家队训练营了,我们俩个夺冠后就没有时间好好聚聚了,是吧?但是你这么说的话,就算了。知道你忙得很。好啦,回见。”

他很快地说完,转身就走,而心却在扑通扑通跳着。

只走了三步,LeBron就把他叫住了。

Kyrie使劲忍住了笑,朝LeBron转过脸来。

“我真是搞不懂你在想什么。”LeBron说,摘下了墨镜,显得有点无奈。“我们还会在ESPY颁奖典礼碰头啊。觉得我款待得不到位?还是你前天晚上没尽兴?好吧。你看,你18日不是要去拉斯维加斯的国家队训练营报道吗?我知道有家不错的餐馆,还有家夜店,老板是我熟人。我让他安排安排,我们可以一起再去玩一次。怎么样?”

Kyrie朝LeBron露出自己最灿烂的笑脸来。“说定了。”

他还想抓住时机再多说点什么,但LeBron向旁边看去,很快发现了自己的目标。“嗨!Dahntay!Double T!Channing!RJ!!”他朝着不远处人群里那几个队友大吼。

“什么事!”Jefferson吼了回来。

“7月份我要在拉斯维加斯再办个冠军庆祝party,你们来不来!”

那几个人一阵子笑骂。“你请客我们就来!”Channing大声回应。

“说得好像哪一次不是我请。我还会叫上其他人,如果他们肯来的话。”LeBron说着,又戴上了墨镜,就像完全没察觉Kyrie脸上僵了的表情。他跳下了车,拍了拍Kyrie的肩膀。“假期愉快。和姑娘们玩得开心点。”他用一种轻松愉快的口吻说。

Kyrie气得咬牙切齿,偏偏不能表露出来。“假期愉快。”他硬邦邦地说。

 

2016年7月13日 洛杉矶

ESPY颁奖典礼

 

在颁奖仪式结束后,Kyrie差点又跟丢了LeBron。他们没有能在红地毯上碰面,没有能在招待晚宴上碰面,但不,LeBron甚至根本没必要刻意避开他。LeBron只是走了一条和Kyrie、和其他人都截然不同的道,那条道和Kyrie现在的道路几乎没有交叉点可言。这一点Kyrie在开幕时看到LeBron和他的三个哥们一本正经站成一排时大谈特谈社会问题才明白过来。

即便是现在也如此,当Kyrie终于找到LeBron时,LeBron正在和Wade、Anthony和Paul站成一圈谈话,那架势是如此旁若无人,俨然已非凡俗而成半神。周围的人们都和他们拉开了一点距离。这一次颁奖仪式的发言,无论内容为何,只能再次证明这群人要干什么全凭自作主张,这固然令人敬畏,也同等地令人不快,因此没人情愿靠近他们那个圈子。

除了Kyrie。

看到他们几个在聊天时,不知道为什么,他胸口笔直地升起了一股子怒意。我们这是在玩高中女生交际圈女王蜂游戏吗?他在心里骂了一句,径直朝LeBron走了过去。

Chris Paul首先注意到了Kyrie,他捅了捅LeBron。LeBron回过了头。

“啊!”他轻描淡写地说,“稍等一下,Ky。我把这里的事说完就来。”

别想打发我,Kyrie心说。他并没有停下脚步。“我没啥别的事。”他说,“就是来打个招呼。”

Carmelo Anthony在旁边笑了起来,第一个朝Kyrie伸出了手。

Anthony也是个Alpha。Kyrie深信自己这次绝对不会再搞错。Anthony身上的Alpha信息素Kyrie哪怕隔着几百米都能闻到,这也许是他遇到的最强大的一个Alpha。但这位尼克斯的当家球星和Kyrie未来的国家队队友看起来心情很好,并没有显露出任何敌意,Kyrie也就顺理成章接受了他的友善。他同他们每个人都短暂地握了握手,撞了撞肩膀。然后他来到了LeBron面前。

LeBron也想马虎交代过去,但Kyrie却拉住了他不放。

“怎么啦?”他说,“你都给他们一个假期了,不多给我点时间吗?我们也好长时间没见了吧?”他伸出了手,“我觉得我们该好好拥抱一下。”

LeBron似乎有点尴尬。“才三个星期没见而已,Drew。”

Kyrie还是固执地伸着手。“来吧,给我个拥抱。我不会弄皱你西装的。”

Carmelo在旁边哈哈大笑起来,好像觉得Kyrie很有意思,ChrisPaul挑了挑眉毛,什么也没说,Wade微笑着开口了。“你该满足他,Bronny,”他说,“你的小朋友想你了啊。”

LeBron万般无奈地伸出了手,“你今晚喝多了?”拥抱Kyrie时他压低了声音说。

LeBron的体温让Kyrie感到很满意,但没满足,他紧紧抱着LeBron没肯撒手。“你没忘记我们约好的吧?”他说,“过两天还要在拉斯维加斯再见的。之前说好的。”

“什么维加斯?”在一旁的Wade没听清楚。

“我没忘。”LeBron说。他眼睛里有点恼火的意思。

然而Kyrie全然不管。“那到时候见。”他大声说,这才放开了LeBron。他装作没看到在场其他人向他投来的目光。

太好玩了,现在他们四个的表情看起来倒比较像凡人了。

 

回去的半路上Kyrie就接到了LeBron的短信,只有三个字。

搞什么

Kyrie扔开手机,大笑起来。

LeBron对Kyrie,1:1战平。

 

2016年7月18日 午夜

拉斯维加斯

 

他们在Marquee  Nightclub玩得很尽兴。真是LeBron一贯的高调作风,竟然请了UNLV的军乐队来为他们入场伴奏,整个夜店全布置成了冠军主题,搞得人人都受宠若惊,然后便飘然到觉得自己势将与天地同寿。LeBron兴致很高,和大家又笑又闹,和Kyrie也是如此,像是完全忘了几天前ESPY上和Kyrie闹的那点儿小事故。然而,零点一过,Kyrie就发现LeBron又悄没声溜走了。

他从几个姑娘的怀抱里抽身出来,挤过人群朝外面走去。他发现Tristan站在门口,要不是那一脸将醉未醉的怅然,简直像个忠于职守的大号保镖。Tristan朝他点了点脑袋。“你找LeBron?”他说。“他走了。”

“走了?”

“刚才我看到他走的。他说他还有其他事。”

“他还没走,”Kyrie不耐烦地说,他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你怎么知道?”Tristan跟着他朝外面走。

“我有事要找他说呢。”

“你那件T恤挺酷的。”走到一半,Tristan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来一句。Kyrie一呆,马上就明白了Tristan说的是那件“训练日”的T恤,上面印着PS上了LeBron和Kyrie头像的丹泽尔华盛顿和伊桑霍克。Kyrie玩游戏做节目时穿着它,而且也把自拍贴到了Ins上,以确保LeBron百分之百能看到它。

理所当然,LeBron对此毫无回应。

 “干嘛提这个?”Kyrie怀疑地看了一眼Tristan。

“没啥,”Tristan说,“你要和LeBron说啥,很重要吗?”

“这你也管!”

“因为你老跟着他啊。”Tristan说。就像Kyrie从前就发觉的那样,Tristan确实是个细心的人。

Kyrie叹了口气。“你觉得他是不是有点儿在躲着我?”

“躲着你?”Tristan做了个鬼脸,“为啥要躲着你,季后赛以来你们可腻歪了,我还以为你们两人早没问题了。”他犹豫了一下,“对吧?

Kyrie忍不住又看了一眼Tristan,他的好兄弟眼里有真正的担心。Kyrie莫名地有点感动。

 “真不是什么大事啦。”他安慰Tristan,“我和他当然没问题。嘿!你看,他的车就在那儿,他还没走,我没说错吧。我就和他说一句话。”

LeBron的车正在缓缓朝车库外开,Kyrie不知道LeBron有没有看到自己和Tristan,总之车并没有停下,也没有加速。Kyrie拍拍Tristan,朝LeBron的车跑了过去,然后敲了敲车窗。

车窗摇下的速度比Kyrie想象得要快。LeBron独自一人,他从车里看着Kyrie,脸上没表情,也没说话。

“后天我们就要开始打热身赛了,”Kyrie说,“你会看我比赛的,对吧?”

从车子的后视镜里,Kyrie看到跟在后面的Tristan脸上露出了无比滑稽的表情,但他全然没有理睬。“我已经和媒体说过了,我希望你能在家里看奥运比赛,看我打球。热身赛也好,你都会看的,对吧?”

皇帝只是微微耸了耸肩。

“哈。”他只是这么说。

有一瞬间,他们之间的空气有一点点凝滞。

Kyrie呼出了一口气。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要求更多了。他离开了车身,笑着朝LeBron挥了挥手。

车窗摇上了,LeBron的车加速驶出了车库,消失在拉斯维加斯的夜色里。

“我完全搞不懂你们在搞什么鬼,”Tristan在Kyrie背后说,听起来万分懊恼。

一丝愧疚浮上Kyrie心头,他跑回去摸了摸Tristan的脑袋,可这样做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露出了笑脸。

“没什么,没什么。”他说,“咱们回去玩吧。”

 

2016年7月25日 早上五点半

洛杉矶

 

闹铃响起来的时候,Kyrie猛然惊醒。他在梦中出了一身汗。

他又一次梦见了总决赛第七场。

他盯着酒店天花板发了一两分钟的呆,然后才起了床。

他以为自己是起来得最早的,国家队的其他队友们还在呼呼大睡,结果走进大堂时被Carmelo Anthony吓了一跳。Carmelo正坐在大堂的沙发上,似乎正在用电脑啪啪啪打字写东西,听见动静,他抬起头来,朝Kyrie露出了一个笑脸。

好吧,Kyrie也不太确定那是不是算一个笑脸。笑容对于Carmelo来说似乎并不是一种表情,而是组成他容貌、他面孔的一部分。他不笑的时候,你能确定他不高兴;但是他笑的时候,你也不能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感到开心。

但是不管怎么说,Kyrie还是喜欢Carmelo的。他没见过像Carmelo这样的Alpha,他不像LeBron那样喜欢发号施令,也对其他Alpha似乎也完全没有敌意,根本不受此影响,只是一心一意地我行我素。他朝Carmelo打了个招呼,打算直接去健身室,想了想又绕到了Carmelo面前。

“我能坐这儿不?”

Carmelo脸上那个笑容丝毫没变,“当然啦。”他大大咧咧地说。这人很少主动伸出手去,但也一贯来者不拒。Kyrie一屁股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

“你起来的真早啊。”他恭维了Carmelo一句。

“三点就醒了。睡不着,写点东西。”几天前Kyrie也碰到过Carmelo半夜三四点才从外面回来,这人也是个夜猫子。

“来大堂里写?”

“我喜欢酒店的大堂。”Carmelo笑嘻嘻地说。

真是怪人。Kyrie刚想说话,Carmelo又开口了。“下午我想召集一个会议,把男队和女队的都叫上。”

“什么会议?”

“就当是恳谈会吧。我会请洛杉矶警方的人过来,聊聊最近的那些事。我写了点发言的东西。你来吗?”

又是社会问题的那一套。Kyrie点点头,“没问题。我也有点事情想问你。”

“什么?”

“你是Alpha,对吧?”

Carmelo大方地点点头。“你也是,”他说。

这个人为什么会对这个身份这么自在?他确实是领袖,但从场上到场下,他似乎完全没什么控制欲。Kyrie犹豫了一下。“这个问题有点复杂,我是去年才结束发育的。”

“真的?”

“真的。我不太明白,如果在联盟里遇上Omega,该要如何处理?你遇上过类似的事情吗?”

Carmelo大笑起来,“你遇上麻烦了?”他想了想,好像突然明白了,“是Curry吗?”

Kyrie快尴尬死了,快速扫了一圈四周,幸好勇士的那几个球员仍然没出现。不过Carmelo看起来也没有继续追问的好奇心。

“这没啥困难的。”他说,“联盟里Omega基本被标记过了,他们的味道不是那么强烈,你会辨别出来的。只要集中注意力,你就不会被他们影响。”

“是的,我能辨别出来。可要是遇上的是还没被标记过的Omega该怎么办?”

Carmelo睁大了眼睛,“操,居然有人没被标记过?还有这种事情?谁啊?Curry?不会吧?”不过他似乎又转瞬失去了兴趣。“这也没啥难的。如果是你中意的人,标记他就行了。”

说的就好像是挑选个可口的冰淇淋。Kyrie怀疑地看了一眼Carmelo。“你就是这样干的?”

Carmelo耸了耸肩。“哥们,这没啥大不了的。我们是Alpha啊。Alpha就是干这个的,还能怎样啊。”

他的语气里完全没啥道德感,可也没有任何恶意。

Kyrie看着Carmelo。他突然有点明白过来了,Alpha从没必要一定去领导别人。这只是社会强加给Alpha的角色和负担。但是真正的Alpha其实只有一个特征。

那就是他们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没有任何事、任何人能够约束他们。

“我明白了,谢谢你啊。”他说,起身道别。

“没啥,不客气。”Carmelo扬起头来说,脸上又扯出那个咧嘴微笑来。

那个笑容也和他说话的语气一样,没有半分虚伪,但也不表达什么。

 

2016年7月27日 早上五点半

奥克兰到芝加哥

 

飞机在气流中颠簸了一下,Kyrie醒过来了。

一如既往,他梦见了总决赛第七场,而且在梦中出了一身汗。

这一次,他没急着睁开眼睛,而是在咂摸了一会儿梦的余味。

旁边有人在小声说话,Durant和Green似乎还在打牌。在昨天和中国队打第二场热身赛前,Kyrie赢了Green二千多美元,Green有点生气,甚至怀疑Kyrie“在用他的Alpha信息素作弊”,然后下定决心要在Durant身上把钱都给赢回来。

Kyrie睁开眼睛,看到Durant和Green还在昏暗的光线下头碰头低声商议,桌子上放了一叠美元,但他们似乎对于赌注有些争议,拿着手机比比划划,在说什么罚球、什么输掉的人拍照发到Snapchat上之类。

Kyrie对他们要给啥拍照没太大兴趣。睡是睡不着了,他揉了揉眼,百无聊赖地拿出手机来刷推特。

然后他睁大了眼睛。

他看到LeBron更新了一条推特,就在昨天他们和中国队比赛的时候发的。

“伙计,要是@DeMar_DeRozan扣进了那个球,那可以成为史上排名前五的扣篮!#USABMNT”

LeBron这样写。

好吧,他说的是德罗赞。他说的是那个扣篮。

他没提自己,一句也没提。

但这足以说明他看热身赛了。

就和Kyrie曾经要求过的一样,LeBron在看Kyrie的比赛。

这就足够了。

Kyrie忍不住笑起来,他可能笑得太大声了,正在鬼鬼祟祟不知干嘛的Durant和Green都转过头来看他,他旁边的Lowry也醒了。

“干嘛,哥们?”Lowry迷迷糊糊地问,“大半夜的。啥这么好笑?”

“没啥,我做梦了。”

“做梦都在笑,好梦吧。”Lowry嘀咕了一句。

“不能再好啦。”Kyrie说。

“你就接着做梦吧。”Lowry哼唧着骂了他两句,转过身又睡了,Durant和Green又回过头去搞他们的神秘赌注。Kyrie微笑着放下手机,闭上了眼睛。

他希望梦再回来。

 

那是一个多么激动人心、多么令人喜悦又不安的梦啊。

他每天都会梦到它。

梦到总决赛的第七场。

但是不,他梦到的不是他们的胜利,不是LeBron的封盖,不是他在Curry头上投中的那个三分。

他梦见赛后,梦见金光闪烁,梦见空中绽开了鲜花,比血更浓烈,比酒更芬芳。全世界的人都拦在他面前,无数的镜头就像碎裂的钻石一样发着让人晕眩的光,人们像哈皮鸟一样尖叫,他着了魔,推开人群,越过几百人,几万人,几亿人,去寻找LeBron。

天啊,LeBron在哭,他第一次见他哭,他哭得真丑,真惨,真软弱。他暗自纳闷LeBron为何会变成这样,他竟然看上去像是完全崩溃了,全然丧失了自制。这该是最欢欣的时刻,LeBron却哭得像是受尽了委屈。天啊,他从未见过那个总是无比喜欢和满意自己的LeBron像这样丢魂落魄。

不知为何,他想去安慰LeBron,他伸出了手,而LeBron接受了他。

那不再是一个普通的、赛后例行公事的拥抱。LeBron把脑袋埋在他肩膀上,居然哭得近乎抽噎。这太好笑、太滑稽了,竟然有朝一日,LeBron James会需要Kyrie Irving去哄他。

可是Kyrie无法放开手。

那一瞬间,他被吓坏了,他僵住了,就在那整个世界的欢呼、喧闹和一切金光闪烁而疯狂的事物组成的漩涡中间。

他感觉到了,

那已经不再是胜利,而是欲望。

一瞬间天门洞开,然而随即合上。

 

Kyrie曾经不敢相信。他学会了玩花招,去寻找那些蛛丝马迹,去再三地确认那些蛛丝马迹。就像是一夜之间他才真的完全成熟,他变得更加聪明,也更加敏感。他再也没犯过那些愚蠢的错误。他意识到自己过去的迟钝,以及周围所有人的迟钝,但是这真的不能怪他们。

是啊,谁能相信,直到LeBron把头埋在Kyrie肩膀上哭泣的那一刻。

这个联盟里,甚至在联盟历史上,都没有人比LeBron更像一个Alpha。他是头野兽,他钢筋铁骨,他自信到了自大的地步,他比任何人都确信自己是唯一的天选之子,他总是不由分说地主导一切,他连走路的姿态都写满了说一不二的跋扈,他的控制欲膨胀得超越常人理解,他理所当然地总是担任最高权威。这些全是真的,LeBron James是如此自负,他根本不可能去伪装,去演戏。和科比一样,他从未宣称过什么,他只是从未曾否认。

可是也许这也是真的,因为LeBron也有着近乎变态的自律,他用夸张的表情和吵闹的疯癫掩盖的是他对自己情绪的严格控制,他在输掉G4被Klay出言讽刺后曾经那样在更衣室里大发雷霆,但只用了七分钟他就恢复了平静。

没有什么能让他的自控崩溃。

除了这唯一的一件事。

除了这三比一后逆转的为克利夫兰夺得的冠军,这血泪斑斑的王座,这赎罪,这用最大的代价完成了的承诺。

LeBron在Kyrie肩膀上痛哭的时候,Kyrie终于明白,什么是信息素。

直到那一刻Kyrie才明白过来,那句愚蠢的废话竟然是真的。

要是你是真正的Alpha,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真正的Omega。

并且他从此之后也不会再弄错,真正的Alpha和真正的Omega。

 

是的。

那个每一个细胞、每一个毛孔比任何人都更像Alpha的LeBronJames——

是一个Omega。

从未被人标记过的Omega。

 

而在这个野蛮的、愚昧的、全然被动物本能主宰的世界上,一个Alpha对一个Omega只会有一种感情需求。

那就是占有。


评论(5)
热度(37)
  1. lkh 011216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此清凉窟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双城日记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