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文】【ABO】【詹欧瓜电】世界之王 (1-2)

说明:此文是我和BR的联文。有大纲,谁高兴了就把其中一章给填上,为期一个月。
对ABO知之甚少,设定胡说八道居多,可能有雷。

第一章 动物本能

2016年2月29日,华盛顿

“Ky,你他妈的在搞什么鬼!!”
客场球迷的喧嚣也盖不住LeBron在场边发出的怒吼,Kyrie听得清清楚楚,但是他完全不想回头。此时此刻,运着球的他眼里的世界只剩下篮筐,还有对面那个人:John Wall。
计划不是这样的。他本来应该叫Tristan出来给他挡拆,Tristan顺下,由他来掌握时机,是把球传给朝着底线溜、准备埋伏到外围的Frye,还是吊给篮下的Jefferson或者Tristan;这套战术在德拉和LeBron在场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今天LeBron轮休,所以Lue教练决定让他带着替补阵容也打一打看。
计划本来是这样的。
——然而现状却是,场上其他四个人都拉开了,瞪着眼睛看着Kyrie和Wall单打。
Wall脸上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Kyrie恨死那个笑容了。Wall是个性格温和的老好人,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即便人人都说他和Kyrie是一生之敌,Kyrie曾经还是很喜欢Wall的。
老好人Wall只有一个可憎的缺陷。
他是一个Alpha。
不巧的是,Kyrie也是。
联盟里的Alpha不是太多,但是每次只要遇上,必然会发生火星撞地球的场面,因为所有的Alpha天然地相互仇恨。上古之时Alpha为了争抢Omega和领土发动战争,陷入血拼,撕烂对方喉咙,现在手段变得文明了一些,本质还是臭不可闻的动物本能。Kyrie听说过这个,但是在今年他完全成熟前,他本来是不相信人类居然仍受这种原始冲动支配的。
Kyrie永远不能明白为什么自己足足到了二十四岁、在一次差点断送了他职业生涯的受伤后才成熟。大部分Alpha都会在十九岁到二十岁之间结束发育,像Kyrie这么迟缓的成熟是非常罕见的。看看现在正在场边满面怒容冲着Kyrie大吼大叫的那个国王:即便Kyrie更爱看Kobe的比赛,他也知道LeBron在19岁进入联盟时还身段修长,球风飘逸;仅仅只过了一年,一头棱角分明的野兽就撑开了LeBron的皮囊,让他变成了一个第三年就能贡献出31+7+7的怪物。这就是当一个Alpha的好处:能轻而易举成为掌握一切的主宰者。
然而Alpha同样也是有坏处的。本能会夺走你的理智。就像现在这样,Kyrie明白现在球队已经大幅落后,要是输给奇才,球队就二连败了,别人又会说骑士没了LeBron就不会打球,他Kyrie Irving永远不能带队获得胜利,这种事情不该出现——但是他唯一想要做的就是打败面前那个竞争者。Alpha不能共存。Alpha的字典里没有平等。要是你是一个Alpha,而你不想干掉出现在你势力范围里的另一个Alpha,你就是个孬种。就连观众也知道这一点,两个Alpha对峙时他们像见血一样兴奋万分,光球票都能多卖出好几千来。就好象现在这样。
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一些,眼看要到24秒了,Lue也在大声冲Kyrie叫喊,Kyrie依然充耳不闻。我该用什么方法干掉你?Kyrie瞪着Wall想。他知道Wall的防守习惯,如果此时他拔起来就投,Wall会——
“噢!!”球迷们发出浪涛般的喧嚣,Kyrie猛然回头,杜德利抢断了他手中的球,直接扔向后场,Tristan一边骂,一边启动回防,然而为时已晚,奇才轻轻松松打了一个三比二。
Kyrie一脸愤怒地回过头,Wall依然看着他,带着那可恶的笑容。一个Alpha战胜另一个Alpha的笑容。
板凳席上,原先还站着的LeBron已经坐了下去,他也不再大喊大叫了,脸上阴云密布。
Kyrie气得脑袋都晕了。去他的奇才,去他的Wall!现在他还要到更衣室里面对另一个更加难搞的Alpha的怒气。
+++++++++++++++
应付完记者后,Kyrie推开了更衣室的门。在骑士,输球赢球后的气氛总是有天壤之别:赢球了,LeBron会带头在更衣室搞怪,拉开嗓门唱歌;输球了,皇帝不高兴,谁也别想开心。所有人都低头闷着不出声,要么在玩手机磨时间,要么在做冰疗。LeBron西装革履坐在自己衣柜前,低头看着那一叠专为他准备的和教练专用一样厚的数据统计,看起来拒人千里,他心情不佳时总是如此。Kyrie很讨厌看到这种景象,LeBron就像是个严厉的班主任,似乎接下来就会打电话给别人的父亲。抱歉先生,你儿子在这次考试里拿了一个C,我希望明天你到学校来一趟。
他朝LeBron走过去,只有Tristan抬头看了Kyrie,拼命朝他努嘴瞪眼,Kyrie完全没在乎。他停在了LeBron面前。
“今天是我没打好。”Kyrie大声说,“下次不会这样了。我保证。”
LeBron隔了一阵子才从数据表上抬起头来,脸上没什么表情。队友和训练师全都一声不吭。不要介入两个Alpha之间的战争是在联盟过上舒坦日子的头条法则。
“好吧。”克利夫兰之王简单地回了一句。Kyrie还想说什么,LeBron却站起来就走,他挂上耳机,二话不说就朝门外大步迈去,把他的后卫一个人扔在那儿。
Kyrie站在那里,目瞪口呆,面红耳赤。
有人拍了拍Kyrie的肩膀,Kyrie回头,Tristan看着他,一脸愚蠢的幸灾乐祸笑意。
“你要敢开玩笑,我就揍你。”Kyrie说。
Tristan举起了手,“我疯了才会在打了一场烂比赛后去惹一个不高兴的Alpha呢。”他说。
Kyrie是真想揍人,想了想是自己理亏,又忍住了。“我只是想问他几个问题。他干嘛那副德行?我他妈的也是Alpha!”
“是,是,我们都知道。”晃晃悠悠地走过来的JR插了一句,“他不高兴就是因为你们两个都是Alpha。”
更衣室里再度变得鸦雀无声,Tristan做了一个“OUCH!”的鬼脸。JR说了一句非常政治不正确的话,但是这个罪魁祸首似乎全然没有察觉到,又晃晃悠悠朝理疗室去了。Kyrie瞪了JR布满纹身的后背一眼,一半是因为JR说的没错。如果一支球队老大和老二都是Alpha,那这只球队迟早会因为训练斗殴或者更衣室谋杀案而彻底完蛋。所有球队都知道这一点,但这个问题很难控制。属性和种族一样是敏感问题,你不能因为一个球员是omega就不要他,你也不能直接去问一个球员你是不是Alpha。如果是的话今晚你能出手20次,其他人只能出手5次?别开玩笑了,虽然这是事实,但没人敢说出来。
“我又不想惹他……”Kyrie咕哝了一句。他恼火地扔开毛巾,一屁股坐回自己凳子上去。这真的因为我打出了一连串烂比赛?Kyrie瞟了LeBron的衣柜一眼。他其实只是想问问LeBron,当年他在成熟时是如何应对心理和生理的变化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的。要是在半年前,LeBron一定会乐意告诉他,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
原本他和LeBron关系还算不错,毕竟两人在Kyrie高二时就认识了。LeBron回归后,虽然两人有年龄差距不太能玩在一起,早期也有一些磨合问题,无法像LeBron和Love那么亲密,但LeBron平日里还是很关照Kyrie的,在外人面前也护着他。然而Kyrie在养伤期间完全发育成熟复出归来后,LeBron对他的态度就变得冷淡了,场外的时间两人几乎不再交谈,LeBron也不再陪着他在比赛和训练结束后加练投篮。
Kyrie知道,一个Alpha球员总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另一个Alpha球员赶出自己的球队,比如科比和奥尼尔,比如之前的Kyrie和Waiters。Kyrie自问为了球队的和睦在这一点上自己可谓忍辱负重,大度地将主导权(连同球权和更衣室里的发言权)统统让给了LeBron。他还曾经幼稚地认为这样的忍让就能奏效,还指望同为Alpha的LeBron能体谅他转型期的不适应,现在看来全是妄想。只有你死我活的动物本能永存,温良恭让都是废话。
联想到之前那些莫名其妙的“Kyrie在骑士待得不开心,他想要离开”流言,Kyrie只觉得气血翻涌。如果这一切真的是LeBron为了赶走他而有意为之,他下定决心,在走之前一定要去揍LeBron一顿,打不过也没关系,至少要让皇帝第二天没法光鲜亮丽地上场。但是比赛就这么一路糟烂地打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如果LeBron不乐意理会他,Kyrie还是得要找一个Alpha去问问。
他很快就想到了人选。
+++++++++++++++
3月11日,骑士队去斯台普斯球场挑战科比领衔的湖人队,这是23VS24的最后一战,面对LeBron,Kobe低位背身单打、后仰、干拔, 16投11中打出了本赛季命中率最高的一场比赛,砍下26分,不过骑士最终还是120-108击败了湖人。Kyrie这场比赛打得很专注(虽然他有自己的目的),拿下了26分9次助攻,差点抢了2324对决的风头。LeBron可能会不高兴,但既然他要针对自己,Kyrie也没理由再讨他开心。
赛后Kobe和LeBron在更衣室里彬彬有礼地寒暄了一会,Kobe还把Kyrie眼馋了很久的球鞋送给了LeBron。Kyrie始终没找到机会和Kobe搭话,即便LeBron和Kobe只会在镁光灯下惺惺相惜,Kyrie目前也没资格插进他们两人之间。所以他只能和其他队友挤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舞台正中的LeBron和Kobe像两个一本正经的政客一样说了一堆互相恭维的废话,然后赶紧背上书包,埋伏到车场附近去。
Kobe很快就出来了。他走得轻快,精神头不错,看不出来是个刚和联盟里最强的球员(现在要加个“之一”)打完40分钟比赛的38岁老年人。Kyrie小步跟着跑了上去。
“嘿!”他说,“嘿!Kobe!你能给我两分钟吗?”
Kobe停下了脚步,看到来人是谁后他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后就变成了笑意。“是你,”他说,“怎么,又想要和我单挑吗?”
Kyrie觉得Kobe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是等着他拿出一件湖人球衣来求签名。“如果你愿意我有的是时间呢,”他忍不住顶了一句,然后又后悔了,“我只是想要问你一个问题。行吗?我觉得不会耽搁你太长时间的。”
Kobe只是挑了挑眉毛。Kyrie赶快说了下去。“我只是想问问,你当初是如何在转型期,呃,不让其他事情分心的?我是说打比赛的时候。”
Kobe笑了起来。Kyrie瞪着他,他并不太习惯这种姿态的Kobe,Kobe笑得就像个宽容的长辈,他(从上百份录像带里)所知道的Kobe是不会这样笑的。
“那么,你以为我是个Alpha?”Kobe开口了,还是那宽容的、带着怜惜、完全不Kobe的口吻。
Kyrie呆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什么意思?”他说出了声。
Kobe摇摇头。“没关系,”他说,就好象Kyrie真的在要求他原谅一样,“这是个常见的误会。我不是Alpha,kid。”
Kyrie张大了嘴巴。“但是——但是你——”
“看起来像一个Alpha?也许吧。但如果我真是个Alpha,就不会每一天都表现的像个Alpha。我不是要故意骗人的,kid。Beta运动员假装自己是Alpha是常事,因为这样会让人认为他们更有侵略性,更有竞争性。但我没有假装过。我是Beta,只不过我比Alpha更有侵略性,比他们更强。人们可以把事情做到极致,我只是在他们误认我是Alpha时没有把真相说出来而已。”Kobe说,显得泰然自若。那么他是真的是要退役了。
“为什么?”
Kobe耸了耸肩。“Alpha球员比常人更容易得到称颂,也更容易遭到憎恶。两样我都不讨厌。”他想了想,“将来你可以这样告诉记者。反正我不在乎了。”
Kyrie目瞪口呆。他脑袋转得飞快,但是他还是没办法处理这样的信息。Kobe Bryant居然不是Alpha。这太可怕了。就像是说Michael Jordan一场比赛里得不到50分一样荒谬。
“但……但我还是你的粉丝,”他结结巴巴地说。
“谢谢。”Kobe又继续朝车走去,Kyrie茫然地跟他走了两步。“如果你不是Alpha,那我该问谁去?”他没头没脑地问。
“问LeBron啊。”
“我们关系很糟。啊,该死。”Kyrie突然想起来不该说这话,但是Kobe显然也并不怎么上心。“是吗?Alpha之间处不好也不奇怪。”
他停下来想了一想。“对了,你想问什么来着?”
“我比赛时要是遇上对方有Alpha会心烦意乱……”
Kobe大笑起来。“这就是为什么我宁愿继续做一个Beta。”他说,摇了摇头,“让除了你自己之外的其他东西让你分心?我给你个建议,Kid。”
“什么?”
“查一查你的队友,训练师或者制服组里有没有omega。”
“哈?”
“我听说过这种事。有的omega也会隐瞒自己的身份。现在有些药物,不是吗?”
“可那违禁……”
“别管那个。我听说Alpha通常并不会产生那么大的竞争性,除非在你的地盘上有个omega。所以为了这个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存在着的omega,你会和其他Alpha争抢得你死我活。”Kobe笑得更加开心了,看来他觉得这种事情蠢得可笑。“或许你该考虑一下这种可能。”
他拍了拍Kyrie的肩膀。“很高兴和你聊天。再见。”
“再见。”Kyrie呆然地回了一句。其实他背包里是真藏了一件湖人球衣的,但是他甚至忘了要拿出来。Kobe说的事情让他没法反应过来。
他走回更衣室时其他队友都已经走光了,LeBron说不定已经在大巴上发火了。但是,Kyrie想到,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就是因为那个Omega,所以LeBron才对自己起了戒心?他把自己当作了直接的竞争者吗?那么那个人是谁呢?勒夫?JJ?糟糕,甚至连JR都有可能。Kyrie打了个寒噤。他一定要把这事情搞清楚。
而且还得把误会和LeBron解释清楚。
Kyrie登上大巴时,LeBron果然站在通道中间等着他,全队噤若寒蝉。LeBron冲他抬起手来,什么也没说,只是冷淡地指了一下自己的手表,然后就转过身坐回自己座位上去了。
我才不会和你抢什么omega呢。我们的问题只存在于球场上,而且只应当存在于球场上。Kyrie撇了撇嘴,瞪着LeBron的背影。接下来的季后赛里,我要让你刮目相看,你再也找不到借口对我吹胡子瞪眼睛。那个时候,你就会乐意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大巴开出了深夜的斯台普斯球场,Kyrie看了一眼窗外的洛杉矶,挂上耳机,合上了眼睛。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第二章 omega

说实在话,Kyrie并不知道Omega“应该”是什么样的。就像是他发育完全前也不知道Alpha“真正”会是什么样。少年时代他生活的地方几乎没有这两类人,他又成熟得太晚,在学校里没来得及混进圈子,而克利夫兰,很遗憾,不是一个在大街上就能有机会让他了解Omega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地方。他听说大城市里存在着形形色色俱乐部,从高档私人的会所到类似暗娼的地方都有,提供合法不合法的所有服务——然而每一次到那些纸醉金迷的地方出去打客场,LeBron管他们就像是在管一群出来夏令营的童子军一样,别说去那种销金窟了,队里谁要去泡个夜店还得先和LeBron打招呼。
假正经,Kyrie一边暗自嘀咕一边用手机刷网上的Omega论坛,我就不相信你在迈阿密待了四年还一直守身如玉。
论坛帮助不大。大部分人在约炮,小部分人在写一些疯狂的糟烂色情故事,没有人给Kyrie提供他想要的“技术”信息。只有一条留言神秘兮兮地说,你不用特意去辨识身边的omega,因为要是你是真正的Alpha,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真正的Omega。
Kyrie嗤之以鼻,发出来的声音之大,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赶紧抬头看看周围,好在更衣室里吵吵闹闹人很多,记者都在等着LeBron从浴室里出来,没有人留意他在干嘛。
现在是2016年3月24日,骑士刚刚背靠背输给了篮网。
没错,输给了篮网。
Kyrie打出了一场很烂的比赛。22投6中,被对方耻辱性地赏了好几个大帽。两周以来他的状态依然起起落落,对方是否阵容里有Alpha以及他的气势是否被对方盖过依然决定了他比赛的水准。找出身边的Omega已经成了燃眉之急, LeBron恐怕不会再给他多少反击的时间。
浴室的门开了,LeBron走了出来,只裹了一条浴巾,记者们呼啦一下子就围了上去。LeBron根本不用穿衣服,反正他身上总是挂满了媒体——队里是谁趁LeBron没在时这么说过?当时大家都笑翻了,JR还表示自己将来一定要尝试一次,除了媒体的视线,老子什么都不穿。
哦对,这笑话是Love说的。
Kyrie看了Kevin一眼。白人大前锋早就洗好了澡,好整以暇地换好了衣服,一本正经地不知拿着手机在看啥。他还带着LeBron送的beats耳机。当初LeBron给了队友们一人一个,但是大部分人很快就将之弃用了,说实在的那耳机真烂,Kyrie训练时戴了两次汗水就渗进去了,Iman整天嚷嚷音质不行,也就Love还老老实实一直在用。
……内线长人里有Omega也不是没有可能,Kyrie听小道消息说其实天勾就是个Omega。
就像是LeBron突然变成个怪兽一样,Kevin也是一夜之间就变得帅得吓人。
或者说性感得吓人。
Kyrie站起来朝Love走过去。
“Kev,”他说,“我能问你点儿事吗?”
Love抬起头来,一脸同病相怜的表情,今晚他表现得和Kyrie差不多一样烂。他摘了耳机。“怎么啦?”他说,“我们要采访时对对口风吗?”
今晚根本不会有人来采访他们两个。Kyrie有时真无法理解Love那种带着讽刺的自嘲幽默感。
“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冒犯。如果是的话我先道歉。别误会我,我就是想知道,没别的意思。也不是对你有意思。”Kyrie说,突然又有点慌乱起来,“那个啥,——你是Omega吗?”
Love湛蓝清澈的眼珠平静地看着Kyrie。 
“为什么要这样问?”他说。
“我真没其他意思。就这么问问。”
“你该去问其他人。”
“什么?”
“我不是Omega。”Kevin说,表情依然很平静,但依旧一眨不眨地看着Kyrie。“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啊?”Kyrie耳边依然传来LeBron接受采访的说话声,不知为啥,Kyrie觉得LeBron的视线似乎越过了记者们的头顶黏在了自己背上,他在看他们两个谈话。Kyrie这下是真的有点着急了,“我只是听说……”
“听说Omega性格内向?白人比例更高?而且他们还通常会被骂软蛋?”Kevin耸了耸肩。“网上的东西都是胡说八道。”
Kyrie呆了呆。“你生气了?”
Kevin摇了摇头。“我没有。”他的手上一直在轻轻晃荡着LeBron送的耳机。
“我不是故意要得罪你的。”
“你没有得罪我。”Kevin说,但是过了一会,像是突然心软了一样,他又补了一句:“但是你下次提问时应当谨慎点。”
Kyrie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对不起。我只是,你知道的,这一阵子我和LeBron……”
“你该和他谈谈。”Kevin看向了别的方向,可能是在看人群里的LeBron。
“他听不进别人说话。但是不管你打得怎样,他还是对你很不错。”Kyrie脱口而出,接着差点想给自己脑袋上一拳,你是嫌弃自己今天惹恼Kevin Love还不够吗?
Kevin的视线又转回到了Kyrie脸上。
“那是因为在我和他两个人之间,原本一直不想听人说话的是我啊。”他心平气和地说。
Kyrie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Love站了起来,背起了包,“听着,Ky,如果说这两年我学到一件事,那就是LeBron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是哪样?”
“伟大的King James,the Chosen One,他也是个人类。”
Love的口气根本听不出来是在开玩笑、讽刺还是说真话。
Kyrie简直失望透顶,但 Love没给他再开口的机会。他朝Kyrie马虎地挥了一下手,钻过记者的缝隙溜出去了。就他那样的大个儿而言,他的动作真是惊人的优雅,也惊人地毫不引人注目,像只体型超大的猫。天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
Kyrie沮丧地看着Love意识的背影,意识到自己可能是真的得罪到Love了。
他回过头,LeBron依然被包围在记者们中间,还是那般不可一世。但他稍微换了个角度, Kyrie只能看见他后背,无法确定刚才LeBron是不是真的越过人群盯着他和Love说话。
Kyrie从没见过像LeBron那样的后背。那就好像是造山运动时期的喜马拉雅一样,就好象是会有剑和戟随时突破脊椎生长出来一样。LeBron并不总是人群里最高的人,但只要他走进一个房间,就连房顶都会下降,落在他后背上,让周围所有人都感到自己矮了一截。
作为一个实际身高6英尺1英寸,虚报身高6英尺3英寸的Alpha,Kyrie Irving真的很不喜欢感到自己矮。

接下来留在纽约的两天,Kyrie还没死心,他暗自调查了队内的训练师,队医,和LeBron比较亲近的管理层人员,然后趁着大家都没来的时候去问了James Jones同样的问题。
Jones笑得不可遏止,他拍着Kyrie的后背,告诉他最好不要再去问其他人这样的事情了,然后和善地询问Kyrie要不要和他一起练三分球。
好吧,如果Love不是,JJ不是,那还剩下谁?
Kyrie就连训练时都在想这个,他的不专心很快就被Lue看了出来,连续八投不中的时候教练朝他皱着眉摇了摇头,让他坐到场边去,把场地留给其他人。
这算是发配冷宫。不过Kyrie完全没在意,他坐在椅子上发着呆,目光跟随着队友们的一举一动。
他突然想到一个人,然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骑士队就和其他所有球队一样有内部小圈子。他和年轻人——Iman,Jordan——他们是一伙的,而LeBron和JR、Jefferson、Jones他们是另一伙的。两伙人中只有一个人在两边都吃得开,那就是Kyrie的哥们Tristan。LeBron别提有多喜欢Tristan了。他们是一个经纪人旗下的,要不是LeBron挺Tristan,他没可能在向骑士狮子大开口后还能回到更衣室里若无其事继续和大家嘻嘻哈哈。
Kyrie也喜欢Tristan,要不是他在身边,Kyrie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捱过那段无论如何努力都会与季后赛失之交臂的黑暗时期,那时的愤怒、不甘、痛苦、失落,只有Tristan和自己一起分担。他们有很多共同语言,喜欢一起玩,场上配合得也不错。但LeBron回来之后,Tristan很快就被纳入了LeBron的小圈子,而且有段时间他比起自己来更加亲近LeBron,让Kyrie多少有些小小的妒嫉。
所以,难道Kyrie一直没有察觉,这个从进了联盟开始就在身边的好兄弟其实是个Omega?
Kyrie越想越觉得这是很有可能的,他想得出神,手里拿着水却半天没动,背上的汗浸透了训练服。
“怎么啦?想什么呢?这水你不喝我可喝了。”耳边响起熟悉的嗓音,“今日状态不佳啊,哥们儿。”
Kyrie慢慢抬起头来,看到了Tristan那张大大的笑脸。
“嗨,”他说,“Double T,你是Omega吗?”
Tristan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你说我什么?”他说。
“你是Omega吗?”Kyrie说。
Tristan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他问。Kyrie眨了眨眼。Tristan显得困惑又——愤怒。
是的,愤怒。
Tristan看起来很生气。
老天,Kyrie这辈子可没见过几次Tristan生气。
他赶紧站了起来。“哥们,”他想把手放到Tristan的胸口去,“你是不是有点误会——”
出乎他的意料,Tristan拨开了他的手。
这下Kyrie可有点火了。“喂,不至于这样吧?”他说,“我就是随口一说而已。”
“你不该这样对我说话。”Tristan说,“哪怕你是个Alpha也不能。”
他现在看起来不止是愤怒,而且眼睛里还盛满了伤心。
“我说错什么了我,我就是问……”
“我做错什么了吗?” Tristan反问,这下倒把Kyrie给吓住了,“我哪里让你不满意了?”
“不满意?听我说,我……”
“如果你对我有意见,为什么不在私下地和我说?”Tristan咕哝了一声,“这太过分了。”随后他又提高了一点音量,“这太过分了!”
场上的人已经注意到了骚动,朝这边围了过来,Kyrie又困窘又疑惑,他不懂为什么Tristan反应会这么强烈。Jefferson很快就悄无声息插进来挡在了僵持的两个人中间,然后和Jones一起把Tristan拉远了,大家都跑了过去,就剩Jordan站在Kyrie旁边。“你可真行啊,Ky。”他小声说。
好极了,现在不止是LeBron,Love,就连Tristan也要变成自己仇人了?唯一的幸运之处就是今天早上LeBron提前来训练,现在已经离开,大概赶着去和他那个老哥们Carmelo Anthony见面去了,要不然他还不定怎么收拾自己。
隔了一会儿,JR从那堆人里抽身出来,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把胳膊架在了Kyrie脖子上,然后像赶苍蝇一样挥手把等着看热闹的Jordan赶跑了。他推着Kyrie往外面走。Kyrie和JR平日里没什么交情,不习惯这样的亲密接触,他使劲扭了一下,但是JR像是完全浑然未觉,依然搂他搂得很紧。
“没事了没事了,”他用那幅永远都像是嗑了药没睡醒的口吻说,“都听Double T说了。哥们,你真不该那么对他说。”
“我只是问了问他是不是个Omega!”
JR含糊不清地嘀咕了两句。“听着,你看,我和Lowry关系不错,我听他说过一些事情。加拿大有些地方对你说的那个词可是很忌讳的。”
“啊?”
“你不该问Double T是不是omega。那是骂人话。你说别人是omega,就是在骂人没脑子,没主见,只会跟着Alpha跑,而且软弱,而且随时欠操。”
“……这太蠢了!” 
“谁让omega就是那样的货色?”JR咧嘴笑了笑。“你得向Double T道个歉啥的。”
“道歉?我该和他说什么?”
“就说‘你不是什么omega,你绝对是百分百硬汉’,”Kyrie简直搞不清楚JR是不是在捣乱,“不过不是现在。现在他在气头上呢。肯定听不进去。”
好吧,也许是真的。Kyrie知道Tristan比其他人想的要细心。他可能察觉了Kyrie对自己黏着LeBron的事情有些不开心,所以才把Kyrie的话当成了人身攻击。
“……别和LeBron提这事。”他绝望地说,觉得懊悔得要死。
“谁会和他说。此外你是不是傻,要是队里有个omega,早被LBJ给生吞了,你还指望他留点余食给你。顺带一问,我不是Alpha,所以不清楚你们的事情。Alpha也有发情期吗?”
“他妈的没有!!为什么问这个?”
“因为你看起来就像正在发情期。”JR耸了耸肩,又把Kyrie箍得更紧了一些。“听着,哥们,要去找omega,纽约有的是。遍地走。将来得空我带你去找。但是你不要在球队里问这些事。因为这是在纽约,很疯狂的。相信我,我在这里待了好多年。你要是在这里随便说别人是Omega,尤其是说你队友是个Omega,你知道你下场会是什么吗?”
JR举起手指,指了指自己脑袋。“砰砰!”他说,然后又咧嘴一笑。
Kyrie突然出了一身冷汗。
他想起来自己名单上下一个怀疑对象本来就是JR。
JR似乎依然浑然不觉,他松开了Kyrie,无言地拍了拍Kyrie的肩膀,又晃晃悠悠回到了训练场上。
但这场骚动的余韵还没完。Kyrie正在发呆的时候,Lue走到了他面前。
“下场打尼克斯时你轮休吧。”教练说,看了一眼身后的球员们,现在大家都散开了,Tristan独自在篮下练习跳投,连背影都透出一股子强烈的委屈。“你可以留下来练习,也可以先回去。不过我建议你先回去。”

Kyrie在酒店里郁闷地呆了一个中午,点了份芝士意面自己吃,吃到一半,他觉得是不是该和Tristan解释几句,四处搜索手机却哪里都找不到,这才想起来好像把手机扔在训练球馆里了。
Kyrie骂了一声,随便套了件冲锋衣跑到了楼下,叫了一辆出租车去球馆。
让他庆幸的是,训练已经结束了,场上没人,可能所有人都去了录像分析室看比赛。Kyrie拿起落在场边的手机,穿过走道,远远就听见分析室里有人在聊天,看来电影已经散场了。他蹑手蹑脚朝前走了几步,想要偷偷溜过分析室门口。
“……你得管管他了。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场上场下都像。马上就要季后赛了,他可不能这样下去了。”
Kyrie猛然停下了脚步,他没听清是谁在说话,但是他很明白,在被讨论的人是他,而正在听的人,绝对是LeBron。这么说,他已经从Carmelo那里回来了。
LeBron似乎没吭声,但其他人又开口了。
“这小子没啥坏心。就是不懂事。可你得要好好管管他。整天到处乱转找omega,和其他队的Alpha斗气,谁tmd受得了。”
“没错,你可比他有经验得多啊。”
“Tyronn还没和David说这事,但是David很快会注意的,你得动作快点,LeBron。”
“或许是我多嘴,你们就没个Alpha俱乐部什么的?好歹收容一下他吧。”
有人笑了起来,Kyrie听出来了,说话的人有James Jones,也有JR。Kyrie气得咬牙切齿。早上还说得好好的,下午就跑到LeBron面前告我的刁状?!他凑得更近了一些,想听听皇帝要怎么审判自己,但是那帮人说话的声音变得更小了。他们又讨论了一阵,LeBron只是咕哝了几声,一幅不置可否的语气。
Kyrie也懒得再听下去了。
真是一帮子多管闲事的混蛋。
他朝前走了几步,发现前面有一间放装备的屋子,他闪身进去,把门给关上了。
屋子里没灯,一片漆黑,很憋闷。Kyrie一屁股坐在一堆箱子上,决定等着那帮人全走掉自己再离开。
在黑暗中呆坐了一会儿,Kyrie拿起手机来,向Tristan发了条短信。
我的错。我不知道你很在意这个。我不该那么说。对不起。
短信发出去了。
Kyrie垂下头去,呆然地看着手机屏幕,那里长久地没有亮起。
五分钟。十分钟。
或许过去了半小时,依然没回应。
手机突然嗡嗡响起来,Kyrie猛然抓起来。
你找到你们队里的omega了吗——Mamba
是科比。
要是平日里接到他短信,Kyrie说不出会有多开心,但现在这条短信简直像在火上浇油。Kyrie放下了手机,捧着脑袋。
又是很长的时间过去了。
Kyrie坐着,四周什么声音都没有。
大家肯定都走了。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
居然没有人知道他在这里。
他突然觉得很孤独,而且有种委屈得想要哭起来的感觉。
这太蠢了。Kyrie Irving,这他妈的太蠢了……
门突然被哐哐哐敲响,Kyrie吓得猛然跳了起来。
“Ky?”门外响起的是LeBron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耐烦,“你在里面吗?”
“我在,”Kyrie条件反射地答了一句,随即就后悔了。LeBron怎么会在这里?他不该和其他人一起走了吗?更重要的是,他怎么会知道他在里面?他在他手机里装了定位跟踪吗?
“你在里面干什么呢?赶快出来。”
Kyrie推开了门,走廊上的强烈光线刺激得他眯细了眼睛。LeBron就站在他面前,很不高兴地皱起了鼻子。“我擦,一大股子灰味。你赶紧去洗个澡。”
“啥?”
“去麦迪逊的大巴在外面等着,你就打算穿成这样去球场?你是想挨罚款吗?”LeBron朝更衣室歪了歪头,“快去。再晚赶不上开场练习了。”
Kyrie下意识地就听从了LeBron的话,赶紧朝更衣室跑过去。他脑筋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毕竟可能是这十周以来LeBron头一次在场下和他说那么多话。是不是Jones那群人的撺掇起了效果?但LeBron似乎也没有马上就开“Alpha如何在联盟里生存”课堂的迹象,他只是不断催促他赶紧去把自己给拾掇干净。
Kyrie匆匆冲了一个澡,走出来的时候意外地发现LeBron还站在更衣室里等他,他在玩手机,还戴着那个超烂的Beats耳机,但是鞋和包全都替Kyrie收拾整理好了,就放在一边。听见Kyrie出来,他微微抬头瞥了Kyrie一眼,然后又低下脑袋盯着屏幕。“弄好了?走吧。”
“谢谢。”Kyrie呆头呆脑地说了一句,但是LeBron转过了身,好像没听见。
他们一前一后在走廊里朝外走到一半,Kyrie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低头。
是TT发来的短信,只有短短一句话。
接受道歉。
Kyrie眼睛一亮,赶紧发了一条过去:
We good
隔了片刻TT的短信就回来了。
We good。
然后马上又来了一条。
下次请我吃饭!!!!!!!!!!!!!!!!!!!!!!
Kyrie松了口气。看来TT是消气了,如果他为了这么愚蠢的理由丢了TT这个兄弟,那真是太傻了。
然后他真笑出来了。
LeBron回过头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你笑什么?”他严厉地说,Kyrie耸耸肩。“没啥。”
莫名其妙地,Kyrie觉得这肯定和正在他前面走着的那个男人有点关系,LeBron多半和TT说了些啥,要不然TT恐怕不会这么快改变态度。Kyrie不知道自己该不该为此怪LeBron多管闲事,但这让他突然觉得有点轻松起来。
路过那个装备间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了。
“你刚才怎么知道我在里面?”他问LeBron。
LeBron只是哼了一声。“给酒店打了电话,你不在房间。”
“酒店又不知道我躲在这房间里。”
“别嚷嚷,我又没在你手机里装追踪器。”
“那你怎么知道我在里面?”Kyrie还是不依不饶。
LeBron叹了口气。“我在联盟里待了十三年,来纽约打客场时每次都是在这个地方训练,我又不傻,当然知道人该躲在哪里。”
“说得你好像躲过一样。”Kyrie有点不服气地说,然后恍然大悟了,“喂,你该不是也在这小黑屋里躲过吧。”
这次LeBron没说话。
没说话我就当你是认了,Kyrie心说,不过LeBron躲里面干嘛?躲记者?大概吧。就算是天天把媒体当衣服穿,恐怕他还是要点私人空间的。但是一想到LeBron独自一个人坐在一堆箱子里的样子,Kyrie就觉得超级好笑。
所以LeBron为什么会躲到那儿呢?是盼着别人来找到他,还是盼着别人找不到他?或者和刚才的自己一样,两者兼而有之? 
伟大的King James,the Chosen One,他也是个人类。
Kyrie突然想起Love那句话。
这根本是句废话,Kyrie当然知道LeBron是个人类。从LeBron回到骑士后不久,从他由电话里那个毫无真实感的知心大哥变成了身边的队友时,Kyrie就知道了。Kyrie和其他队友一样,又惊讶又兴奋地知道原来LeBron James偶尔也要到超市去买东西,他也会去餐厅排队吃饭,也得上厕所,也喜欢拉帮结派,有比电视上讨人喜欢的地方,也有比电视上让人憎厌的地方。他比人们了解的还要孩子气和任性,但他的独断和无情也远超人们想象。他总是理所当然认为世界应该围绕着他转,但反过来,他也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应该照顾好所有围着他转的世界。人类才会这么傲慢,人类才会缺乏耐性,人类才会彼此指责,所以在上赛季开赛没多久输给开拓者后LeBron和自己在更衣室里大吵一架时,Kyrie就知道LeBron是个人类。
但是那只是知道而已。
Kyrie抬起头来,看了一眼LeBron的后脑勺,那儿侧面有一道缝合过的伤痕,灯光下很明显。那是LeBron去年总决赛上第四场受的伤,当时博古特对他犯规,LeBron跌倒在地,一头撞到了场边的摄像机上。
所有镜头都集中在LeBron头顶上,全世界都屏息静气。
而他开始流血。
Kyrie当时目瞪口呆,但他什么都没法做。他只能拄着一副愚蠢的拐杖看着这一切发生。赛场上的所有的屏幕都在回放那一幕, LeBron James倒在地上,捂着头。
他在流血。
那是Kyrie Irving第一次了解LeBron James只是一个人类。
他简直惊惶失措。
就在那一刻起,Kyrie知道他们注定会输掉这次冠军;很蹊跷地,也就从那一刻起,Kyrie体内的Alpha开始成长。
恐惧才是力量成长的源泉。
而现在呢……?
“LeBron,”不知不觉,Kyrie轻声叫出了年长男人的名字。
LeBron回过头来看他,皱起了眉。“又怎么啦?”他说,还是显得有点不耐烦。
Kyrie站住了。
“有些话我想对你说。”看到LeBron想要开口,Kyrie赶紧又补充了一句,“很短的。你看,我不知道我们两个是怎么了,这几个月来我一直在找原因,但是我现在不想找了。还剩下没几场比赛,我只想打好它们,然后进季后赛。我保证我会变得更好,我会控制自己的。我们可以把其他事情放到六月之后在说。成不?因为我觉得目前这情况太糟烂了。我不想持续下去了。你肯定也不想。毕竟这样下去我们可赢不了冠军。”他犹豫了一下,“停战?”
LeBron目不转睛地看着他。Kyrie知道LeBron看自己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刚刚回来的时候,LeBron似乎竭力想要证明他和年轻队友们是同龄人,想把热队那套搬回来,大家还是哥们儿,还是伙伴,应该一起玩儿,但这太假了,他们根本就不是同一代人。LeBron不久之后就放弃了,他不再煞费苦心扮演年轻,而是转而承认了现实,也变得更严肃了些。Kyrie不知道是什么促使这种变化发生,但现在LeBron看Kyrie的眼神就像是明白地知道他们相差了足足八岁。
以NBA的球员职业寿命来说,这就好像是相差了半辈子。
这真的,真的很让人尴尬,因为Kyrie完全不想把LeBron当成爸爸一样的人物看待。
隔了一会,LeBron开口了。
他骂了一句。
“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战?”他说,“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Kyrie有点失望,“嘿,听着,我——”
出乎他的意料,LeBron朝他伸出了手。
“那就这样吧。”
他用一种一本正经的语气这么说,脸上勉强带了一丝笑意。
Kyrie大吃一惊。
但随后他就笑了起来,握住了LeBron伸出的手。“成交。”
他以为他们只会像赛前那样击掌,但出乎他的意料,LeBron的动作稍微停滞了一下,随即就把他拉进怀里,给了他一个拥抱,有点粗鲁地拍了拍他头顶。他很快就把Kyrie放开了。
“我们走吧。”他说,似乎还稍微有点尴尬。
Kyrie喜笑颜开。他三步两步赶上了开始继续朝前走的LeBron。
“我打赌你今天比赛里会拿三双。”他说。
LeBron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要是我说中了,今天你的球衣得给我。”
“你要我球衣干嘛?我不会给你签名的。”
“得了吧!我在跟你和好呢!……”
他们走出了球馆。再一次地,Kyrie觉得,一切总是会变好的。
这其实只是个短暂的错觉,从三月延续到了六月的一个错觉。
但在总决赛第七场前,Kyrie一直深深相信着它。

评论(8)
热度(32)
  1. lkh 011216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
  2. 爱此清凉窟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双城日记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