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世书中的湿婆与萨蒂:一个神话的变迁



记载了萨蒂故事的大往世书至少有如下几部:《莲花往世书》《室犍陀往世书》《侏儒往世书》《湿婆往世书》《薄伽梵往世书》《龟往世书》《迦楼罗往世书》《梵卵往世书》《林迦往世书》,简略提到的则有《毗湿奴往世书》和《摩根德耶往世书》(名单可能不全)而每个版本都多多少少有些细节上的不同。

大部分往世书都只记载了达刹的祭典和萨蒂的死亡,以及稍后湿婆为了报仇捣毁祭典的过程。少数几部记载了她是如何与湿婆结婚的,当然说得最细的还是《湿婆往世书》和《嘉里迦往世书》(这是部性力派的小往世书,但地位很重要,稍后还会说到它)

在《湿婆往世书》中,这段爱情缘起自梵天。梵天造就了能让万物心中产生欲望的爱神迦摩,而迦摩脑一抽,一开始试手直接拿老爹和他兄弟们(诸位心生子大仙,包括达刹)开刀,一箭射中梵天,梵天也脑一抽,爱上了自己的女儿商底耶。他的儿子们也是一样,跟在商底耶后面口水横流。

顺带一说,梵天爱上自己女儿、犯下乱伦罪行而被湿婆惩罚的神话,最古老的版本见于《百道梵书》第一卷,第七章,第四节中:

  1:7:4:1生主对他自己的女儿,天空或黎明——产生了热情。“希望我能与之成双结对!”这么想着,他便与她结合。 
  1:7:4:2 而在诸神眼中,此事毫无疑问,乃是罪恶。“他竟如此对待我们的姐妹,他自己的女儿,[铸成大罪],”他们想到。 
  1:7:4:3 3.于是诸神对野兽的统御者(鲁奈罗)言道,“此人对我们的姐妹和他自己的女儿确凿无疑地犯下了罪恶。刺穿他!” 于是鲁奈罗瞄准了目标,刺穿了他。…… 

这个故事流传到了史诗时代,就与梵天创造美女、长出四首的故事混在一起;到了往世书时代,就已经完整成型:梵天造就了美人(无论是莎维德丽也好、狄德罗玛也好、商底耶也好,虽然女主角不同,但统统都与阳光相关联,可以从其中看出最古老的乌莎斯神话的痕迹。)爱上她,然后遭到了湿婆的惩罚。

不过,在《湿婆往世书》中,湿婆并没有因此砍掉梵天脑袋。商底耶瞅着父亲和哥哥们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害了怕,赶紧把湿婆召唤出来,湿婆跑出来一看到梵天和诸位仙人的窘态,笑得停不下来,把梵天和仙人都损了一顿,说迦摩是个傻逼,会中他招的也是傻逼,人不应对女性亲眷产生情欲,就此立法——他损完人立完法就走人了。梵天清醒过来,觉得大丢面子,恼羞成怒诅咒迦摩以后会被湿婆烧死。过了一阵子,他又越想越憋屈,觉得这些都是湿婆的错,想要让湿婆也丢丑,又派迦摩去湿婆苦修的地方骚扰他。迦摩使劲浑身解数,让动植物在湿婆面前大演活春宫湿婆也无动于衷,只好灰溜溜跑回来。梵天更怒了,把毗湿奴也叫出来,告诉他自己想要报复湿婆,毗湿奴觉得他这想法很好笑,劝他放弃,梵天根本不听。他修了很长时间苦行,把大女神召唤出来了。大女神问他想要什么,梵天立即编了个高大上理由,大意就是他和毗湿奴都已经结婚了,但是湿婆还是孤身一人,这样不利于世界的和谐完整云云,因此要求大女神降生和湿婆结婚。大女神同意了,梵天又指派达刹去苦行,让大女神转生为达刹的女儿萨蒂。

这里也要顺带一说,不同的往世书里达刹对湿婆的态度也是截然不同的。达刹是虔诚的毗湿奴信徒这点是DKDM原创,他在大部分往世书也只是一个受到尊敬的仙人,和其他梵天心生子一样享有生主(婆迦婆提)的称号(虽然有时候他会被称为生主首脑)。国王一般的财富、权势和地位纯属来自于民间传说,大概这样湿婆-萨蒂故事会更加喜闻乐见突出穷小子和白富美跨阶级恋爱的主题吧。总之,有的往世书中一开始达刹就很不喜欢湿婆(例如《莲花往世书》里,达刹上来就骂湿婆作为女婿是他的耻辱),而有的往世书里,直到湿婆在另外一个祭典上拒绝起立迎接达刹,翁婿关系还没紧张到演化至仇恨的地步。在湿婆往世书里是后一种情况:

萨蒂出生之后,是个肤色黝黑如眼影的美丽女孩(再顺带一说,每个版本里达刹妻子的名字几乎都不一样=_=叫Prasuti的有、叫Virini和Asikini的也有)达刹非常高兴,尽心尽力养育女儿。萨蒂从小就喜欢整天在纸上画湿婆的画像,唱献给湿婆的歌曲,各种祭仪也一个没放过,一门心思要嫁给湿婆,众神也给予她的行动热情的支持和引导。等到萨蒂长大了,天界逼婚团就急吼吼去找湿婆,要他赶紧娶老婆。Kalika Purana里记载,梵天前去劝说湿婆时是这样说的:湿婆已经变得过度平静了,完全与世隔绝,这种过度平静可能妨碍他履行作为三大神之一命中注定的宇宙职责,因此他应当接受一个女人的爱,并且体验所有的情感。

但是湿婆对于结婚没什么兴趣,拿自己是个苦行者这借口一再推脱。最后被逼烦了,他就提出要求说,要他娶妻可以,但是这个姑娘必须是这样的:他苦行时,她能和他一起苦行;但是他想纵欲时,她能和他一起纵欲。她不能打扰他的冥想,但又必须强大到能接受他的种子。湿婆觉得这样的女人大概是世上找不到的,又补充了一个条件说她哪怕有一次质疑他或者他说的话,他就要抛弃她。梵天赶紧说那你去看看达刹的女儿吧!她正为了你修苦行呢!完全符合你的一切要求!!

(顺带一说,毗湿奴在整件事里的态度一直很微妙,梵天喋喋不休推销婚姻计划和萨蒂给湿婆的时候他在一边一直没说话,只是最后表态说他想说的和梵天差不多,大致能看出他其实还是不怎么支持梵天用萨蒂来报复湿婆的计划)

湿婆同意了梵天的要求,就去看苦修中的萨蒂,结果一见钟情,一看到萨蒂他就希望要娶她为妻,但是因为他想要听她说话,还是让萨蒂开口向他要求恩典。萨蒂很害羞,支支吾吾说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湿婆一直催她“快说快说”,最后萨蒂好不容易憋出一句“恩典的施予者,如果您高兴,就把我想要的新郎赐给我……”湿婆忍不住了,等不及她说完就大声说:“你做我的妻子!(you be my wife)”

而另外一种版本(达刹不是那么喜欢湿婆的版本中)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达刹不想要把萨蒂嫁给湿婆,因此组织了一次盛大的选婿典礼,没邀请湿婆。萨蒂到祭典上一看,没看到湿婆,便把择婿的花环向空中一扔,湿婆突然出现,花环不偏不倚落到他脖子上,达刹只好把萨蒂嫁给他。(DKDM里我们能看到这个版本的再演绎,它记载在那本非常有名的《Myths of the Hindus and Buddhists》中,但是原作没给出处,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出自哪里)

但不管怎么说,比起DKDM萨蒂那么倍受折腾,这里两人终成眷属还真是挺简单的,倒霉辛苦都是后来帕子的事了……

说回湿婆往世书。接下来就是梵天高兴的时刻了,湿婆此时表现出各种恋爱中的傻逼的模样来,跑回山上也不能安静地苦行,隔一阵子就问随从“萨蒂在哪里?”别人告诉他“不在这里”,闷闷不乐闭嘴三秒钟,三秒钟后记忆自动清除,又问一遍“萨蒂在哪里?”他让梵天去帮他向达刹求亲,达刹很高兴地同意了,而湿婆一看到梵天就急吼吼问达刹同意没,然后又哼哼唧唧抱怨说他和萨蒂之间的别离之苦只让他一个人倍受折磨,而萨蒂肯定还过得好好的云云。梵天看到报复成功简直要乐死了——征服爱神者此刻为爱所征服了!梵天不动声色地回去应达刹的要求开始准备主持婚礼。

这一切大概都被毗湿奴看在眼里,也许是为基友鸣不平的缘故,也许是看不惯梵天做法的缘故,婚礼前夕他突然莫名其妙跑到湿婆那儿去,提出一个要求来,说谁要是怀着色欲注视萨蒂,湿婆就要干掉谁,还特地要求湿婆不要把这个要求告诉其他人,湿婆同意了。

接下来梵天就遭报应了,在婚礼上,他突然色迷心窍,偷看萨蒂,忍不住身寸出来,湿婆发现后勃然大怒,为了回应对毗湿奴的承诺,他拎着三叉戟要杀掉梵天,毗湿奴跑出来劝住了湿婆,而梵天再一次丢尽了脸面,羞愧得无地自容,被诸天用满含同情的眼光注视。

(但是这还没完!!!《侏儒往世书》中湿婆要娶帕尔瓦蒂时梵天同样的事情又干了一次,又色性大发偷窥新娘,又身寸了,不过好在湿婆这次没和他计较。堂堂一个三相神被人这样狂黑也真是神生惨淡【因陀罗:梵天大大,要不要和我一起投奔佛教那边去做跟班啊?做跟班也比继续被黑好你说对不对啊?啊哈哈哈?

】) 

 湿婆带着萨蒂两人一起高高兴兴骑在南迪背上回湿婆北方的家园,“依靠在湿婆身边的萨蒂笑容闪亮,宛如邻近明月的乌云”。

DKDM里萨蒂和湿婆新婚不到五天就杯具了,但往世书里他们还是过了很长时间的幸福生活。湿婆为萨蒂亲手做花环装饰她的脖颈,用朱砂装饰她的脚趾,明明可以大声说的话,为了能看见她的脸非要贴着她耳朵说,有时还恶作剧隐身然后突然抱住萨蒂吓她一跳。若是萨蒂不在身边,湿婆片刻都不得安宁。 

一晃眼这蜜月期就过去了二十五年,雨季到来了,萨蒂问湿婆要足以避雨的住所,湿婆说自己是苦行者没有家(有的版本里萨蒂听到这件事后极为不开心)而是带着萨蒂住到了在雨云之上、不会下雨的巍峨雪山之上。

许多神话学著作里将这视作湿婆与萨蒂之间的第一个裂痕,也是他们最终必将悲剧的标志。萨蒂毕竟是从一个教养良好、养尊处优的环境里出身的,婆罗门大仙的女儿,在她的世界里,万物都有规则,房屋和社会都得要有模有样,而湿婆呢?天气炎热时,他也只会认为“到树荫下避一避”就可以了,他与一切舒适的“现代”生活方式绝缘。尽管萨蒂很爱湿婆,湿婆也很爱她,但是在蜜月期过后,世界观人生观的不同就显山露水了,现实摆在了他们面前:湿婆不是一个持家者,他的一切观念和行为都与萨蒂不同。DKDM里并没有出现这一段(因为 DKDM里的雪山还能下雨=____=)但萨蒂出嫁时,她也曾经天真地问姐姐湿婆难道没有宫殿吗?哪怕之后并没有悲剧,(就像后来帕尔瓦蒂也为了一个房子问题纠结到不能行)恐怕萨蒂也会是意难平。

不管怎样,湿婆和萨蒂住到群山之上后还是过了一千年的逍遥幸福日子。有一天,萨蒂厌倦了没日没夜的啪啪啪,就对湿婆说我啪够了,你告诉我要如何获得至高认知,人们要如何获得解脱吧。湿婆就开始给萨蒂上哲学课,这一段有非常明显的虔信派痕迹:要获得“我即梵”这种至高知识以获得解脱是很困难的,但奉爱与完美的知识相差无几,尤其是在迦梨时代,奉爱就是获得解脱的至高手段。湿婆还向萨蒂讲述了许多咒语和央特罗的奥秘,医药知识,天文数理和传奇故事,萨蒂听得非常开心。

这种对话模式在后来湿婆与帕尔瓦蒂之间非常常见——好奇宝宝帕尔瓦蒂为某个哲学问题提问,湿婆耐心地回答她,帕尔瓦蒂再反驳和追问,湿婆再回答。在Tantra传统中,知识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传播到了全世界。湿婆虽然明白宇宙间所有的真理与奥秘,但是如果帕尔瓦蒂不提问,他就永远不会说,这些奥秘便无人得知。因此,帕尔瓦蒂成为了为世界开启知识大门的钥匙。而萨蒂,本来也应该成为这样的钥匙的。

接下来,在湿婆往世书里,萨蒂和湿婆漫游时遇上了刚丢了悉多的罗摩,因为萨蒂变化为悉多试探罗摩的行动,湿婆从心灵上抛弃了她,不再视她为妻子。在《罗摩功行之湖》里,湿婆这样做是因为他视悉多如母;而在湿婆往世书里,他这样做是因为当初那个“若是她有一次质疑我或我说的话,我就抛弃她”的誓言。不过,和罗摩相遇导致夫妻离心的这段插曲并不是个常见的记载,能看出罗摩崇拜兴起后插进去的痕迹(抽掉这段,湿婆和萨蒂的故事反而更加符合逻辑——如果你都抛弃妻子了后来她死了你还情绪激动蹦达个啥呢?)因此从前的湿婆或大女神神话剧也经常直接忽略这一段。当然,在DKDM改造后并不是这样,萨蒂的试探说明了她的尚未醒觉。

萨蒂并不知道湿婆在心里已经抛弃自己,但看湿婆脸色不对,知道事情不妙,非常悲伤。湿婆从此之后都让萨蒂坐在他面前,而不是他旁边妻子的位置上,尽管如此,湿婆还是不想要让萨蒂过于悲伤,于是讲了许多有趣的故事给她听(而萨蒂听着听着居然开心起来了……=_=)

但是就连这种日子也没过多久,后来发生的事情是大家心知肚明耳熟能详的:达刹举行了一个祭典(在其他版本的往世书里,这次祭典并不一定是他举行的,而是梵天诸子或是其他仙人),但是没有邀请湿婆。

没有邀请湿婆的原因在不同往世书里记载也不一样,最常见的一种说法见于湿婆往世书和薄伽梵往世书里,某次达刹走进众神集会场所时湿婆没有起立迎接or向他鞠身,达刹怒极,认为湿婆故意给他难堪,诅咒湿婆从此不配享有祭祀。而其他的说法则是因为梵天宣称自己是湿婆的父亲,惹火了湿婆,湿婆砍掉了梵天一个头,从此成为持骷髅者(Kapalika)是戴罪之人,达刹因此认为他不配享有祭祀。

侏儒往世书里,萨蒂一听到丈夫未获得邀请,悲愤之下就吧唧一声倒地死了,但是大部分记载中,萨蒂听到丈夫未曾被邀请的消息,都是不顾湿婆劝阻,想要去参加祭祀。她又想要去祭祀,又因为湿婆的话忧心忡忡,迈出门槛,又收回脚步,“像一架秋千一样”,真是可怜又可爱。而在性力派文献里,湿婆执意不让萨蒂出去,萨蒂一怒之下,从身体中分离出十慧母,将湿婆团团包围住,湿婆没有办法,只好同意萨蒂前往祭祀。

在祭祀上,达刹当着萨蒂的面把湿婆一顿凶狠的辱骂。说来有趣,虽然版本各异,但是无论哪个版本,达刹骂湿婆的话倒是都相差无几:佩戴骷髅,居住在火葬场上,以毒蛇为花环,以鬼灵为伴侣,完全的异端,彻底的外道。

萨蒂难以忍受这种侮辱,自杀而亡。有的版本中,比如梵卵往世书里,萨蒂只是通过瑜伽力抛弃了她的身体,而在莲花往世书、迦楼罗往世书等等版本中,她直接跳进了祭火里,皮焦肉枯,粉身碎骨。

萨蒂的死是一个无法避免的结果。她来自一个被正法和规则约束的世界,主流宗教的世界,正统婆罗门社会的世界,而湿婆则属于社会边缘地带、反对权威、蔑视祭祀的沙门学派的世界,反叛者和森林文化的世界。在神话成型的那个年代,这两个世界是水火不相容的。湿婆曾经对萨蒂说过,在迦梨时代,奉爱能够取代完美的知识,让人们获得解脱,所以或许萨蒂真是这么相信的,梵天也是这么相信的——他们相信,通过爱和婚姻,能够让这两个冲突激烈的世界融洽相处;而萨蒂自己,则能够成为两者之间的桥梁。很显然,这个想法错得离谱。达刹和湿婆之间的冲突永远都是不可调和的,婆罗门达刹永远都不会接受作为异端的湿婆。作为正统代表的达刹,无论如何也会去做最后一次努力,将那个野性的、不受他的正法约束的神祗赶出众神殿,阻止他地位的确立。试图调解父亲与丈夫之间矛盾的萨蒂被夹在这两股大潮之间,注定会成为牺牲品,这是她自神话成型时就不可避免的命运。

湿婆得知萨蒂死去的消息,悲愤不已,亲自(大部分情况下,是派出雄贤所率领的ganas军队)彻底捣毁了达刹的祭祀,并且剁死了达刹本人,偶后在梵天及诸神的劝请下才让达刹以山羊头的模样复生(有的版本里,湿婆还诅咒达刹下凡为人;南印的某些传说版本里,达刹和所有参加祭祀、看着萨蒂惨剧发生而未阻止的诸神都被湿婆变成了阿修罗)

需要说明的是,湿婆作为祭祀的破坏者,这个主题才是永恒而且古老的,甚至比萨蒂的爱和死亡更加永恒而古老。无论是属于达罗毗荼人的哈拉帕时代的兽主,还是吠陀时代的风暴神楼陀罗,本来都是没有进入雅利安诸神的祭祀的权利的。自古以来,他就是一个异端,在正统和主流之外的神祗。但是,这个神祗吸纳信徒、地位上升的速度太快了——他融合了古老哈拉帕兽主【冥想者】【生殖崇拜】楼陀罗【善恶双重属性】【破坏与再生】甚至是火神阿耆尼的【神圣的火焰】【内在力量】【精力象征】的属性,抢占了信仰领地,他逐渐变得无法被忽视,也无法被排除在外,他要求众神认可他的权威。于是,在《牛道梵书》中,众神未邀请楼陀罗参加祭祀,楼陀罗便怒而射穿祭品,连带射穿了作为正统象征的生主;史诗时代和《风神往世书》中,是雪山神女忿于丈夫不被众神邀请,怂恿湿婆去捣毁祭祀;往世书时代,萨蒂出现,并成为祭祀被捣毁的主因。而在这种祭祀捣毁过程中,闯入者湿婆(或者他的分身雄贤)也都注定会和秩序的维护者毗湿奴一战,但结果从来都不会是致命的,双方总是各有退让——湿婆崩断了弓,或是毗湿奴主动离开了战场,因为未来千年,维系印度教社会实际上还要靠他们两巨头,打太过头最后只会两败俱伤。

然而,无论捣毁祭祀的原因、动机和过程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结果都是一样的:众神和被复活的达刹(生主,婆罗门权威主流的象征)最终慑服于湿婆的力量,承认了他至高无上的地位。从此,他不仅在众神中有一席之地,更成了超越众神之上的三相神之一。

但是,湿婆毕竟还是失去了萨蒂,这意味着将作为苦行者和与社会隔绝者的他拉入到主流社会中的努力彻底失败了。湿婆因为萨蒂的死而伤心欲绝,对生活丧失了兴趣,而且越到后期神话中,他对萨蒂的哀悼就越强烈:在《湿婆往世书》里,他将萨蒂的遗骨做成项链佩戴在身上,四处流浪,呼唤她的名字;在《梵卵往世书》里,他在七层世界里漫游,终于因为过于悲伤和疲累晕倒在河畔,毗湿奴去抢救他时,他甚至一开始都认不出毗湿奴是谁了;在《侏儒往世书》里,他被爱神的五支箭所射中,

  “于是湿婆由于爱神的攻击变疯,开始在森林与河流之间徘徊,思想牢牢地系在萨蒂身上。 
  “有一次,湿婆跃入了阎牟那河,而河水被他热力所炙,转为黑色。从那之后,它神圣的深色水流就流过森林,如同少女的发辫。 
  “在山岳和森林、盆地与平原上、山丘和遍布河流与湖泊的河谷中,湿婆四处漫游,却找不到平静。并且,只要他一思及达刹的女儿,他便有时微笑,有时流泪。即便有那么片刻的时光,睡眠封住了他的眼睛,他都在昏沉中看到他挚爱的萨蒂,并且开口向她说话:“请停下来!为何你要离弃我?因为爱着你的缘故,你的离去已经让我被爱火所焚烧殆尽。萨蒂,如果你只是生气了,那么请别再愤怒,可爱的人啊,我会拜倒在你脚下,请你行行好,对我说话吧,我总是不断地想起你来。你从前的爱语曾让我那么快乐,难道你现在想要让它们变成谎言,让我变成被抛弃的人吗?那我怎么能活得下去?人们都会同情悲痛之人,而你为何却不肯同情我?回来吧,回来吧,吾爱。把我抱在你的怀里,亲爱的,因为那焚烧着我的爱火永不熄灭。 
  “就这样,湿婆在睡梦中依旧哀悼着,而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再一次让森林中充满了来自他那锥心刻骨的悲伤的低声呜咽。” 

而到了《嘉里迦往世书》的时代,湿婆的哀悼终于彻底变成了疯狂。他抱住萨蒂的尸体不愿放手,毗湿奴只得用妙见神轮分割了萨蒂的遗体。这个版本虽然出自如此晚期的小往世书,并且也只见于这一种文献,但是流传越来越广,彻底压倒了其他往世书的记载,成了最权威的说法。人们用绘画、雕塑和影视剧来表现它,这故事体现了世间最强烈而绝望的情感:强烈,因为这是死亡也无法阻断的爱;绝望,因为即便是世界上最具有威力的神祗依然逃不过这种歇斯底里的悲痛。

 萨蒂尸体散落之处成为了萨克蒂座,而任何一座萨克蒂座,都必然会有湿婆林迦伴随其侧,有湿婆分身的畏怖相守护寺院,湿婆以这种方式在萨蒂死后依然与她结合在一起。 

然而,尽管性力派兴起,萨克蒂座逐一建立,大女神崛起,但是,没有任何一座萨克蒂座、甚至也没有任何一座神庙,是供奉给萨蒂本人的。所有的萨克蒂神庙,供奉的只是萨克蒂女神不同的化身。

萨蒂已经死去了。

湿婆与萨蒂的故事就此终结。它是个情节简单的神话,但是却又有许多不同的侧面:可以将它单纯地看成是一个男女双方出身阶层不同导致的悲剧,但它同样也记录了一个野性的神和一个主流社会的冲突,森林文化与婆罗门传统的矛盾;它见证了湿婆作为至高神的崛起,后期又见证了大女神信仰的崛起;它折射出诸神世界的理念变迁。从宗教和神学意义上说,“过于平静”的湿婆,正是因为从萨蒂那里获知了爱的滋味、无法弥补的伤痛和不能压抑的愤怒,才得以完善了他的神性,他最终能够成为全知全能者,无所不知者,真真正正的Mahadev。

只是可怜了萨蒂,

只是可惜了萨蒂。


   


梵天说:

67 但是啊,圣者,有的无知梵学者描述湿婆和萨蒂的故事,以及他们的分离。但是这二人之间怎么可能产生真正的分离呢?

……

69 萨蒂和湿婆之珠联璧合,犹如言语和涵义珠联璧合。只有在他们期盼如此的情况下,他们的分离才可能发生。

 

——Shiva Purana,Rudra Saṁhitā,SHRISHTI-KHAND


评论(1)
热度(174)
  1. wenFei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