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鸠摩罗出世》第八章节译

为了防止哪天渣浪长微博又抽风这里也放一份好了


好孩子不要看


第八章


婚礼的仪式花成蜜就,

如今山王之女对丈夫

又是爱恋,又是恐惧。

这叫湿婆对她倍加渴求。


湿婆对她细语,她并不作答

他轻拉她华裳,她欲迎还拒;

共榻同眠之时,她别转俏脸。

这样的她也为比那迦弓持有者(注一)心悦。

 

诃罗(注二)假作沉眠之际,

帕尔瓦蒂转首,偷望他面庞。

这时他睁开眼睛,对她微笑。

她即刻紧闭双眸,仿如遭受雷击。

 

若商羯罗(注三)轻抚向她小腹,

她便浑身颤抖不休,含羞推开他的手。

但她臀上的裙带,却自作主张滑落散开。

 

“亲爱的!当你和慈悲的湿婆相处时,

你得放下你的恐惧,婉转承欢。”

她的朋友曾如此教导她

但当她与她的爱人面对面时,

她却把这教导忘得一干二净。

 

无形者的摧毁者(注四)为让她启唇言语,

以琐碎之事,向她频频发问,

但她只是含羞向他一瞥,

仅以点头或摇头作答。

 

当与三叉戟持有者独处之际,

衣裳被褪去前,她以双手盖住他双眼,

但他额上神目依旧凝望着她。

叫她为自己的徒劳垂头丧气。

 

被亲吻时,她不愿唇齿交缠,

被拥抱时,她仅仅垂手身侧。

欢好之时,她羞怯拘束,回应寥寥。

但这一切在她的主宰看来却是可爱的。

 

帕尔瓦蒂无法承受激烈燕好,

于是她的夫君便以温柔绵长待之。

纂取她红唇时,他并不以齿轻咬,

以指尖爱抚时也不留下伤痕。


暮来朝去,女友们急欲知晓

良宵之中,缠绵种种,

她羞于启齿,无法满足朋友的好奇,

心却渴望着对她们讲述。

 

当她揽镜自照身上享乐痕迹,

坐在她身后的爱人面庞,

却出现在镜中;

这叫她娇羞万分,手足无措。

 

帕尔瓦蒂年轻的身体为青颈所爱,

这让她的母亲因喜悦而叹息。

因为没什么比新娘叫丈夫爱怜,

更能驱走母亲的哀愁。

 

曾几何时,不动尊费尽思量

终于让他的爱人,

慢慢尝到了爱的滋味。

她逐渐放下了床笫之事中的矜持。

 

当他紧拥她时,她以胳膊环绕她的爱人。

当他寻求她的嘴唇,她不再别转开脸庞。

若他的手急切地拉开她的腰带,

她只是半心半意地小作抵抗。

 

短短数日之内,

他们对相互的爱恋便根深蒂固,

这爱意盈满他们的姿态和甜言蜜语,

哪怕是片刻分离也令他们忧心忡忡。

 

丈夫爱着与自己相称的妻子,

妻子亦复如是。

如同闍奴的女儿(注五)绝不会离开海洋,

而海洋也在她唇上寻找获得甘露时那般快乐。


在闺房之乐中诃罗成了她的导师,

而他在床上教给她的技巧,

她以从女友那里学来的本领偿还,

就好象送给教师的答谢礼。

 

安必迦(注六)嫩如青芽的双手,

因下嘴唇为湿婆所咬之痛苦而轻挥。

她将朱唇放在他前额的明月上,

以那清凉减轻唇上炽热的痛楚。

 

而湿婆前额上的眼睛

若在亲吻时,被她发间的香粉刺痛,

便受惠于如同盛开荷花般芳香的,

帕尔瓦蒂口中的呼吸。

 

这位以雄牛为旗帜的神明,

遵从爱神,享受感官娱乐。

他在山王的居所,与帕尔瓦蒂为伴,

数月时光转瞬即逝。

 

山王为要与爱女分离而悲伤不已。

但他依旧同意自生者(注七)离开。

他们登上速度不可思议的雄牛,

前往不同的地方游玩。


湿婆为帕尔瓦蒂的胸脯所拥抱,

迅疾如风前往弥卢山下,

在那儿过夜时铺开黄金花床

足以承受两人的尽情缠绵。


曼陀罗山坡曾被莲脐(注八)踏足

最初的甘露也在那儿洒下,

在那儿,湿婆宛如一只蜜蜂,

围着帕尔瓦蒂莲花般的面孔打转。


帕尔瓦蒂因罗波那的怒吼而恐惧,

柔和的手臂紧紧环绕着湿婆的脖颈,

而吉罗娑山上的世界之主

则在享受平静的月色清辉。


当他在摩罗耶山(注九)上纵情欢好之时,

那携带着丁香芬馥的南风穿过香木树林,

如同话语甜美的情人,

带走了湿婆爱人身上的疲累。


他们在那神圣恒河的无尽细浪中嬉戏,

帕尔瓦蒂用一柄金莲轻打她的爱人,

因为湿婆用水泼她而闭上双眼。

有游鱼环绕着她身周,她又何需珠宝腰带。


在难陀那林苑中徜徉之时(注十),

湿婆以曾经装饰因陀罗之妻的夜茉莉(注十一)

别在帕尔瓦蒂的发际,

众神之妻们则满怀爱慕之意注视三目之神。


如此这般,湿婆遍享天国及凡间之乐。

有一日,当日落黄昏晚霞满天,

他和他的妻子

一同来到香醉山(注十二)下的森林。

……

……

……

(湿婆对帕尔瓦蒂如此说道)

“那徐徐前来者,是香醉山森林的女神,

以夕阳余辉般红宝石造就的宝樽,

她为你而亲自携来,

樽中美酒以劫波树鲜花所酿造。“


“因为你的檀口本就芳如香榄·,

你的眼角本就天然绯红。

性感诱人的女郎啊!

酒又怎还能为你增光添彩?”


“但你应当给予你这位女友尊重,

接受她带来的这点燃激情的礼物。”

商羯罗如此对安必迦说道,

让她饮下了那佳酿。


饮酒让帕尔瓦蒂有些变化,

宛如芒果树受了不可思议的恩惠,

变得更加香气扑鼻,

她也变得更加令人着迷。


受着湿婆与美酒的双重力量,

激情在帕尔瓦蒂体内点燃,

这可爱的人儿丧失了羞耻感,

被引导着满怀渴望朝床榻走去。


由于醉酒,她眼睛打转,语不成句,

额出细汗,无缘无故地傻笑起来。

而至尊主(注十二)长久地饮她的美丽

不是以唇,而是以眼。


随后,湿婆抱起这美臀沉重的女郎,

她的黄金腰带随之垂落。

他们进入适于享乐的水晶洞室,

那是由他的神力所一手造就。


在那儿,他与帕尔瓦蒂同床共枕,

那卧榻覆盖着白如天鹅羽毛的床单,

宛如恒河沙滩般令人愉悦,

躺下的湿婆宛如卢醯尼之主(注十三)卧于秋日云中。


在他们的欢爱中,头发被肆意拉散,

香粉从肢体散落,指痕留在羞于告人之处,

帕尔瓦蒂的宝带轻易朝他敞开,

但他依然没有在她身上获得满足。


他将她紧抱胸口,不愿放松,

仅是出于对她的怜悯,

在晨光初露星辰斜落之际,

他方才愿意闭眼小睡片刻。


习惯被圣贤在清晨之时赞颂的湿婆,

被吹奏长笛的紧那罗们

悠扬动听的旋律所唤醒,

在遍地的金莲花包围中起身。


这对爱人此时方才松开怀抱,

安享片刻香醉山森林吹来的微风,

这微风吹皱了玛那莎湖的水面,

带来湖上莲花业已开放的讯息。


这微风拂开了帕尔瓦蒂的衣裳,

让湿婆看到了欢爱时留下的指痕,

向她大腿根一路漫延。

他止住了她束起她滑落裙袍的手。


他注视着他爱妻的面孔,她的眼睛因彻夜不眠而发红,

下嘴唇因为亲吻而红肿,头发散乱,吉祥痣被胡乱抹散。

满怀激情的诃罗,

禁不住再度与他的新娘交欢。


即便夜色已逝,白昼到来,

他也未曾从床上起身。

床单早已发皱,沾染她足底鲜红,

她的腰带珠线断裂,落作一堆。


满怀爱欲,日日夜夜,

为饱尝他爱人的亲吻滋味,

他拒不见客,

只让毗迦耶(注十四)通报他们的到来。


无日无夜,湿婆纵情欢爱之中,

一百个季节宛如一个夜晚,

而他对爱欲的渴求未曾满足,

如同海底的火焰从未被海水熄灭(注十五)。


注一:湿婆所持之弓称为比那迦。

注二:Hara,湿婆最常见别称之一,多带毁灭之意。

注三:Shankara,湿婆最常见别称之一,意即宁静者或慈惠者。

注四:无形者(Ananga)指爱神。

注五:闍奴(Jahnu)的女儿指恒河。闍奴是一位仙人,恒河下凡时冲毁他道院,他一怒下饮干河水,众神苦求之,他才将恒河水从耳中释出,恒河从此被称作闍奴的女儿。

注六:Ambika,帕尔瓦蒂的别称之一。

注七:因湿婆不生不灭,自我创生,故有此名。

注八:Padmanabha,毗湿奴别称之一,因其脐生莲花而得名。

注九:Malaya山,印度神话中七座主要山脉之一,摩诃婆罗多中称其为云起之山。

注九:Nandana,天帝的林苑,如意树被种植在此。

注十:Pārijāta,又名珊瑚茉莉,因为花朵在夜晚开放,黎明前即凋谢,在印度被视作爱情象征。

注十一:Gandhamādana,位于弥卢山周边,是湿婆与妻子常年居住的地方之一。

注十二:Isvara,湿婆别称之一。

注十三:指月亮。Rohini即为月神唯一钟爱之妻,星宿的象征。

注十四:Vijaya是帕尔瓦蒂的女友和使女之一。

注十五:印度神话中海底长存不会熄灭的火焰,会在末世时喷卷而出毁灭世界。


评论(2)
热度(23)
  1. 鱼水乐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
  2. 发条猫snowcandy爱此清凉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关爱印度三界八卦协会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