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vel同人】啪的一响【有声版】

收听点我点我点我

制作by Glock(围脖上的 @Arthur_瑾先生


文本:


啪地一响



我家在纽约。太惨了!我跟你说。平均每九个月曼哈顿就要毁灭一回,每十三个月皇后区就要毁灭一回,每十五个月布鲁克林区毁灭一回。我觉得不用解释这是为什么。因为,你知道的,超级英雄嘛。神盾的母舰每年会三次落在哈德逊河口,还有一次落在小意大利,如果电视台还没被砸烂,每年我们都看直播。这差不多就像是提醒我们复活节快要到了、独立日快要到了、感恩节快要到了、圣诞节快要到了。复仇者的大宅和大厦每次都是Ground Zero,还有巴克斯特大厦和X-men的学院。每次都死伤惨重,跟战区似的。拜他们所赐,我们每年都能见识一堆花样翻新的坏蛋。奥创,征服者Kang,Skurll外星人,Kree帝国的大星舰,某个暴走的X-men,二战都打完60年了还开着万字旗涂装的机器人跑来跑去的九头蛇,阿斯加德没管住的大妖怪和邪神,等等,都对纽约平均每年一次的大破坏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偶尔那些超级英雄内斗互殴也很有贡献。
但是纽约人见多识广,纽约人啥都见过,纽约人都不在乎。住在纽约,你就不会为蜘蛛侠从你头顶荡过去、外星飞船拖着青烟朝中央公园一路掉下去、你爱吃芥末牛排的上司早起时变成了一个长着苍蝇脑袋的怪物、一个浑身冒着紫气或者绿光吼叫着“我要统治全世界”的怪东西从地铁窜出来这种小事哪怕动一根眉毛。不上档次的坏蛋和紧身衣英雄出租车还会因为第五大道太堵为理由拒载。有什么稀奇的,就连随便哪个买热狗的都曾经从闪击美国成功逃生,有应付过毒气弹、冰河期和宇宙光波大爆炸的经验,并且围兜上还有万磁王和希阿皇帝的亲笔签名。
纽约人平均每人至少会买五千万美元的保险。车和房子那是必须要保的,我至今就没听说过有谁能稳稳当当把车开到两年以上。通常都是你到街边,把车停下来,到银行取一下工资,出门就看见钢铁侠拿着你心爱的宝贝车当盾牌正在抵御一群A.I.M的小黄人的袭击。
你要说都砸成这样的,干嘛还不搬家,你倒是去问问,为啥住在龙卷风走廊上的人也不搬家?要搬家也不该是我们这些守法纳税公民搬家,该是那些紧身衣怪胎、陨石和神秘组织搬,不是吗?而且说实在的,纽约被砸得快,重建回来也快,毕竟这里超级科学家也多,人力资源乃是社会经济增长的不二动力嘛。像Reed Richards和Tony Stark这样的家伙都发明了一大堆奇怪的机器人,纳米技术什么的,迅速填补建筑上的大洞,修补管道,如果街道被打得七拱八翘,Hulk会在上面滚一滚碾平它。如果钢梁软了倒了,那就找钢力士顶一顶呗。每年打烂一次,每年也重建一次,纽约总是日新月异,要不怎么叫New York呢。更不用说每年还有好多人乘车、坐火车、坐飞机和轮船远渡重洋来纽约观赏超级英雄和坏蛋们斗殴,这可比罗马时代的角斗士还要惊险刺激好多,有些人光是能看到鹰眼一瘸一拐去捡自己的箭或者Thor一边喝着拿铁一边拿着披风从干洗店里走出来就能激动得晕过去了,我觉得,尽管这种事对于纽约人来说就像早上在大街上吃面包渣的鸽子一样平庸无奇。市政厅开发了专门的路线和指示牌,还有观光大巴,套票只要49美元还赠彩票,搞不好光靠旅游收入纽约就能实现财政自负盈亏了。
有些时候我还觉得其实美国大概已经放弃纽约了。这地方无可救药,而且还能自己管好自己。据说偶尔他们也会去砸砸华盛顿、洛杉矶和休斯敦什么的。但总体来说那地方的人们生活和纽约人一比普遍平静得像退休会计们住的那种敬老院。据说政治学家、物理学家、经济学家都在研究,为什么99%以上的超级英雄和超级坏蛋们都要往纽约挤(就像是那首歌唱的,“千万里~我追寻着(zhuo)你~”等等。),毁灭世界也好拯救世界也好都要从纽约开始,改变世界面貌的事总是要在纽约发生,这是概率学、混沌理论、地缘政治和制度经济学的热门话题。纽约人因此而自豪,我已经说了,他们什么都见识过,什么都不在乎,纽约好像成了一个超大号的灾难磁铁,这没什么,只要中央公园的小贩还能向阿拉巴马来的游客贩卖《纽约紧急事态逃生指南》和《超级英雄导览图》,这就没啥。
但是要说纽约人真没期盼过点别的,这也不现实,毕竟没哪个巴格达和喀布尔市民会热泪盈眶表示我爱人体炸弹,我过得很幸福的。有个统计表明,800万纽约人中有95.32%的人都曾经做梦梦见自己生活在一个平静的纽约,——好吧,也不算太平静,抢劫枪击杀人啥的还是有的,但至少没有超级英雄、外星人、异教神或者其他超级人类的存在。我也经常做这个梦。人们每天乘坐地铁时不会和蜘蛛侠抢座位,下班时不会瞅见铁拳或者夜魔侠在和帮派份子打架,更不会有浑身着火的穿紧身衣的家伙砸进你的办公室或者公寓,人生中出现的最大意外危机就是车祸和丈母娘突然脑溢血。这是纽约人共同的美梦。
有一年,有一次,这美梦差点就实现了。Onslaught你知道吧?就是那个和X-men沾亲带故的Onslaught。那一次他要毁灭世界(要我说,这些人的目标如此统一一致,未免让人感到无趣,为什么从未有哪个坏蛋的目的是毁灭全世界的脱口秀?),然后当时所有有点名气的英雄都前仆后继去阻止他了。他当然没能成功毁灭世界,不过超级英雄似乎也都死光了(那是当时。后来我们才知道他们被传送到什么地方去了,一个平行宇宙,他们说。)
仿佛是自打创世以来,纽约头一次成了一个没有超级英雄的城市,连带着坏蛋们也跟着无精打采起来,顶多也就是小打小闹,连毁灭个时代广场的劲头都没了。纽约人享受了一阵子平淡无奇的生活。
后来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还是那个庸庸碌碌平凡无奇的纽约。天气晴朗,人们赶着去上班,街道熙熙攘攘。然后突然之间,有两架飞机一前一后撞上了世贸双子塔。
我心里想着唉哟卧槽,这下子就连梦里也不得安生了,现在做梦都得要面对每周四神盾飞船掉一次的世界了,可我很快就发现不对劲。
纽约人。纽约人都吓傻了你知道吗。完全不是我们这种正常的、有见识的,什么都不在乎的纽约人(毕竟自由女神像和洛克菲勒大厦每四个月就会被砸烂重修)的表现。人们全都不知所措,又哭又喊,魂飞魄散,没头苍蝇似的。
我在想这是怎么回事啊?避险意识和救生意识为什么都这么差劲?没人知道该怎么办,怎么去面对这发生在家门口的战争,全是一脸世界末日要来了的惨样。
可这只是倒了几座楼啊,这种事情在我们纽约这儿每个月都会发生的,为什么人们看起来会毫无准备,惊慌失措,变成了一群备受冲击的可怜虫?
军队呢?警察呢?神盾的人呢?我也没看到一个超级英雄出现。
然后我就明白过来,这还是我梦中,纽约人梦中那个没有任何奇迹和超级英雄的世界。
那个世界的人对这样的冲击毫无准备。
那个世界的人从未见识过真正的世界末日。
等我醒过来时,我觉得难以释怀。这个梦足足困扰了我三个月之久,然后超级英雄们又从平行宇宙回来了,于是我们再度过上了每年重建一次纽约的幸福生活,而梦中的纽约也再没有发生过飞机撞大厦那种事。
很多人大概就这么忘了,但我偶尔心里还会想起它来。我会想起超级英雄和平行宇宙,还有纽约人做梦梦见的那个平淡无奇的纽约。
我想搞不好那个纽约其实并不只是纽约人内心对过上安生日子的渴望的体现。
也许它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你去过热带,我猜你知道灭蝇灯那玩意儿。本质上来说它就是一只能发出紫光的荧光灯,荧光灯外围是一圈高压电网。灭蝇灯工作时,其他地方的苍蝇会被紫光吸引,朝着灯飞来,接触高压电网被电击死。它总是会发出啪地一响,那就是苍蝇被电击的声音。
有时候我想,或许存在着许多个平行世界,也或许就存在着两个,平淡无奇、没有超级英雄的那个,和我们居住的这个。
在所有世界里灾难和意外事故的数目是平均分布的。但是可能存在某种机理,会让它们被吸引到某一个特定的平行世界中去,其他世界的灾祸也就随之减少,变得多少平安一些。
也许我们的纽约就是个大号的荧光灯。紧身衣怪胎们和超人类是那圈电网,吸引着所有平行宇宙里各种各样的灾难朝着纽约来。这个纽约整天被外星人和古神攻打,那个纽约就能安然无恙。假如某一次,这机制失效了,比方说全部超级英雄都消失了,那么在另外一个纽约,就会有飞机撞上大楼。
老实说,我不晓得这理论如果是真的,我的感受会是怎样。那些超人类是否知道这个,如果知道,他们的感受又会是怎样。
一个人会很乐意生活在龙卷风走廊的,假如那是他自己的选择。但是如果告诉他,他住在那儿是为了确保其他一亿人的安危,我觉得他可能就不会太乐意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就在这当儿,纽约突然整个被绿光笼罩了。人们纷纷停下脚步来观赏这个场景,片刻的惊吓后大家发现身边有好多人还变成了大茧子,于是特别礼貌地开始疏散,让警察和神盾局什么的搬走了这些大茧子。听说是Inhuman又出了什么幺蛾子。绿光发出来时我听见天上发出一声巨响,一座空中城堡分崩离析,朝着哈德逊河砸落下去。
天知道,你晓得,在它轰地一声爆炸的时候,我听到的是灭蝇灯发出的那“啪”地一响。

Fin

A/N:熟悉的筒子应该能看出我沿用了M家的真实世界Earth-1218设定,修改了Earth-616的部分设定。在616中,911是实际发生过的事件,而且对美队这样的人物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和影响。

评论(5)
热度(114)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