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者同人】│【锤铁】捕捉雷电之人

【世界观】MCU

【分级】G,清水。

【Summary】人和神都会忍不住干蠢事。


1.本杰明富兰克林

Tony Stark罹患了季节性过敏鼻炎,24小时喷嚏打个不停,又不肯去就医,非要自己给自己开处方,结果症状毫无好转,鼻水长流,看上去可怜兮兮。看在他病重的份上,Thor答应陪他去做实验。

但是在实验之前,他们还有事要做。Stark要求Thor和他先一起去费城,去博物馆看一幅画。

“这很重要吗?”雷神迷惑不解地问。

“非常重要。”Tony一本正经地说。并且他坚持要穿上装甲和Thor一同飞过去。“只有不到160公里,转眼就到。”

Thor担心地看着Stark发红的鼻头,这当儿铁人还嘟嘟囔囔地去扯一张面巾纸。“但你身体欠安,我的朋友。既然距离如此之近,我可以带你一同过去。”

“什么?不。”Tony顽固地说,“若不是我自己过去,这一切就没有意义。”

夜幕降临时,他们两人一同朝宾夕法尼亚州飞去,越过灯光闪烁、星罗棋布的城镇和宁静的田野。人类兴建的高速公路像条光带为他们指引了方向。Thor一直听见装甲里的Tony不停呻吟,喷嚏连连,吸鼻子,擤鼻子。他不知道Stark是如何做到这点的,也许铁人那奇特面甲也附带了擦鼻水的功能。

他们降落在费城博物馆,引来一堆手持手机大声尖叫的路人围观;不过Tony在门口出示了贵宾凭证,把好奇的群众拦在了外面。

他们走进博物馆,此刻四周安静无声,人类曾创作过的伟大艺术品默默注视着人和神走过黑暗的走廊。只有一幅作品前亮着灯光,那正是Tony坚持要Thor观看的画。它描绘了一个体态肥胖的秃顶老年人类,一本正经端坐着,眼睛望着斜上方的天空,他身后有些同样肥胖丑陋的矮人之流,其中一个扯着一根长线,长线上挂着一把钥匙,而那老男人则伸出一只手接近那钥匙,两者之间有类似电流的东西通过。

Thor迷惑不解盯着那画一阵。“这是何人?”他问。

“本杰明富兰克林,”Tony回答说,然后打了个喷嚏。“你在美元上见过他。”

Thor努力回想了一阵,这名字他有些印象,队长一定和他提过。然后他想起来了。“建立你们这个国家的人之一。”他说。

“没错。”Tony说。

“那么他想必是位高尚的长者。”

“这人贪婪,小气,爱撒谎,全然不知羞耻,“Tony说,“他是个伟人。”

“我不明白。”

“你会了解的。”

“他和我们要做的实验有什么关系?”

Tony咧嘴一笑,“我要重复他做的事情。“他指着那画面说。

2.电,我们的朋友

他们离开了城市,离开公路,前往Tony Stark找好的试验场,那是费城远郊的一片无人荒地。他们并肩行走,人烟逐渐稀少,城市的吵杂、汽车的声音和灯光都已经没入沉沉夜色。这是个惬意的温暖夜晚,Thor听到风吹过路旁矮小而浓密的铁杉林,在他身旁,铁人的装甲发出细微的电流嗡嗡声。除此之外,万籁俱寂。

半路上,Tony Stark突然开口。

“这可能有些唐突,“他说,”若是你觉得有所冒犯,那当我没说。你小时候是否干过什么蠢事,蠢到你想回到过去嘲笑当时的自己一顿的?“

Thor哑然失笑。“这样的蠢事我干过太多。“他承认说,”直到不久之前我还在干。“

“那就说说最蠢的。“

“好吧。“Thor想了一阵后说,”我小时候和Loki溜到诺恩海姆去游玩,在那里找到一头受伤的野狐。我们把那野狐带回王宫里,治好了它的伤,饲养它,替它起名Alfr,整日和它一起嬉戏。我真的相当喜爱它,Loki也是。可是有一天,Alfr突然倒在地上不动了,显得万分痛苦。我以为它生病了,抱着它急急忙忙去找父亲,希望他能替它诊治。我已经做好准备,若是要治好它的病需要我砍下Hela的头颅,我这就会出发前往地府。“

“嗯。然后呢?“

“我父亲查看了Alfr,然后他告诉我,它并不是病了,而是老了。“Thor说,”它陪伴了我和Loki十年时间。那对我们来说不过眨眼一瞬,但对它来说却已经是它的一生。我却对此根本没有意识。“

Tony沉默了片刻,Thor能想象到此刻他准是在装甲里做了个鬼脸。“再然后呢?“

“不久之后Alfr 就死了。我抱着它大哭一场。“

“好吧。这听起来并不怎么可笑。”Tony说,“为什么这是你的蠢事?“

Thor想回答,不过这时候他们似乎已经到了目的地。四周夜幕下被木帚子和紫杉包围的的田园线条和缓,温暖的夜风吹过树林。Tony打开面罩,朝天空看了一眼。“万里无云,“他欢呼到,无数星辰正朝他们眨着眼。他脱掉了装甲。

“你还没告诉我是怎样的实验,“Thor说。

Tony深吸一口气。

“你在那画中看到那个男人,在距今两百年的时候,干了一件奇特的事情。“他说,因为鼻子还在堵塞,他说起话来依然瓮声瓮气。”在那一年的七月,在暴风雨即将到来之前,富兰克林准备了一大块丝帕扎成的风筝,独自跑到田野上去,把那风筝放飞起来,接近雷云。当闪电击中风筝的时候,他把他的指关节伸向钥匙,感觉到了十分明显的电火花。这就是你在油画上看到的那景象的来由。“

Thor吃惊不已地看着Tony。“可这不可能是真的。”他说,“他只是凡俗之躯。若是他这样接近雷电,霹雳会穿过他的身体,击中他的心脏,他会立即毙命。”他熟知自己的武器对敌人是如何起作用的。

“你说到重点了,大块头。”Tony说,“这当然不是真的。他可能做了这实验,但至少他肯定没有去摸那钥匙。在他之后有个俄罗斯科学家做了同样的实验,结果和你说的一样,劈成焦炭,当场死亡。富兰克林在吹牛。记得我说的吗?他爱说大话,这不过是他众多谎言中的一个。我六岁的时候就知道这是胡说八道。所以,我自己设计了一套绝缘装置,带着一个磁力摇表,在雷雨天拿着风筝跑了出去,想要证明照着同样的做法,通过人体的电流能劈烂一百个富兰克林。当然了,我没成功。我还没跑出我家庭院,父亲就在实验室里看到了我。他把我捉了回去。他骂我是个蠢材。”

“他担心你的安危。”

Tony耸了耸肩。“他说,‘你考虑过跨步电压吗?’因此,这就是我小时候干过的最蠢的事情。不过,这依然全怪本杰明富兰克林。“

"可那位富兰克林,"Thor说,“他当初为什么要这样干?”

Tony没回答,从兜里掏出一个记号笔大小的银锥,点住顶端后,藏在内部的细长金属骨架就像伞一样自动展开来,变得和半个桌面一般大小,上面绷紧了灰色的薄膜。Tony从银锥又拉出了一条长线。

“我重新做了风筝,我叫它富兰克林一号。”Tony说,显得得意洋洋。“它其实是个电场变化测量仪,精度超过目前所有设备。可以采集到你的闪电瞬态电场信号和测量雷电电磁脉冲的强度。“

这下Thor明白这两天犯着严重鼻炎的Tony窝在实验室里是在干啥。“你想让我降下雷电劈中你的风筝,像富兰克林做过那样。“他说。“这又是为何?”

“我自有道理,你照做就是。”Tony说,又打了一个喷嚏。Thor冲他皱起了眉头。

Tony朝雷神扬扬嘴角。“不必担心我会有生命危险,“他说,Thor注意到他穿的是件纯黑的贴身衣物,勾勒出这人类并不强壮的体魄。“我改进了那时的装备。现在这件衣物里有许多新的技术,我花了一些功夫。都是基本物理,没什么出奇的,但可以让我避免遭受直击雷,把伤害的可能性降低到近乎为零。“

“近乎为零,但并不等于零。“

“谁教你这么说的?Banner吗?“Tony说,”若是没有风险,就称不上是实验了。尤其不能算是我的实验。“

“我不能这样做。“Thor情不自禁地说,他的雷电毕竟是用来杀人的。想到那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便让他毛骨悚然。”而且我不知道这一切的意义何在。“

Tony放下风筝,严肃地看着他。

“富兰克林可能从来没做过这个实验,因此我现在确实是在做蠢事。“他说,”但人们有时候就是要不断地重复做蠢事。信不信由你,人类的所有成功都来自对蠢事的不断重复。我猜神祗不明白这点,你们大概不会做同一件蠢事。但是这就是意义所在:不让我做蠢事,我就会死。这比被你电死更让我痛苦。“

Thor瞪着他。

“算我拜托你。“Tony说,然后他想了想,”而且我保证我不会死。还记得我们在森林里第一次会面的时候吗?那时候你没有电死我,现在也不会。“

Thor仰头看着天空,夜空晴朗漂亮,星辰闪闪烁烁。

“好。”最后他说,“既然你如此说的话,Stark。但有一件事。“

“什么?“

“你说神不会重复干一件蠢事。那是错误的。“

Thor把Tony留下去琢磨这句话的意思,转身飞上天空。

3.In a heartbeat

在半空中,雷神乘着夜风,闭上双眼,高举妙尔尼尔,在中庭的大气中召唤着他的臣民:尘埃、冰晶和水滴,他令它们汇聚一处;他呼唤风,他号令带着水汽的气流向他朝拜,它们如同河流般朝他奔涌而来,彼此摩擦,电离子欢叫着相互碰撞。云层很快就在他头顶形成,迅速变换为星云般的壮观漩涡。翻滚的浓云遮住了星空,因为饱含水份和电荷而沉重不堪,森蓝的电光在云体内部闪烁,照亮了变得昏暗的大地。树林在狂风中摇曳,震慑并屈身于雷神的威严之前。

此时Thor低头望去,他看到Tony依然站在地面上,手里握着风筝,朝他仰望。他看起来十分兴奋,跃跃欲试,全无半分惧意。

Thor知道,今天,Tony Stark并不会死去。但是,就如同Loki曾经对他说过的那样,今天,明天,一百年后,又有什么区别。

对Thor来说只是一个心跳之间。

4.Play with the lightning

Alfr死后,Thor还曾经亲近过其他来自九界的各个角落的不同生物,但和阿斯加德人相比,这世间几乎没有生物不短寿。Loki是聪明人,他从不打必败的战争,他受过一次教训,在Alfr墓上曾经大声哭泣过,就再也不会去驯养另外一头狐狸。但Thor会。他的山羊,磨齿和咬齿,总是不断地老死,但他总是会驯养新的山羊,以至于后来人们开始传说仙宫王子的山羊能够隔日复生。待到年岁稍长些,在去九界冒险时,他开始和精灵、矮人与凡人交上朋友;进入青春期后,他又开始不停爱上他们中的某一人,但这些恋情最终都以对方的早早死亡告终。

他喜爱过的每一只生灵、每一位朋友和每一个情人死去的时候,Thor都极难过,小时候他哭,长大了他哀悼。他对此毫无办法,因为他的爱产生得极快,只是一个心跳之间;消逝起来却很缓慢,这让他的性情变得急躁而缺乏耐性。

Loki嘲笑他这行为,说他永远学不到教训。既然已知晓这些生命短暂易逝,那就再不该去接近和喜爱这些短命蝼蚁。这之所以是他最大的蠢事,是因为这蠢事Thor重复干了无数次。他无法克制自己,即便明知这会让他痛苦,他也一次次重蹈覆辙。“这是为什么?“Loki曾如此问他,而他也曾问过自己这是为什么。当他还是个少年时,他找不到答案。

Tony Stark的喊叫将他从回忆中拉回现实。“是时候了,“Stark站在地面上,在狂风中朝着他大声叫喊,朝他手舞足蹈。”把你的本事都朝我使出来吧!“

雷神低头看去,有一瞬间,雷云边缘的电光照亮了Stark的脸;这渺小人类,看起来如此薄弱而不堪一击,生命微不足道。

他咆哮了一声,挥锤指向地面。雷电携带着万钧之力,以他的身躯为导引,朝着Tony Stark和他手中那富兰克林风筝直奔而去。

电流击中风筝,明亮的电火花沿着湿漉漉的风筝线一路朝下,在Tony Stark的指尖爆裂开来。有个短暂的片刻,Tony Stark的身形像是在电流中凝固住了,这让Thor几乎停止了呼吸;但是在下一个瞬间,Tony Stark放声大笑起来,他手握着风筝线,整个人都在电荷中闪烁发光,仿佛奇迹。他看起来宛如是在和雷电嬉戏玩耍,因此那也是一个六岁男孩的笑声,轰鸣不已的雷霆和呼啸着的狂野风声也盖不住这笑声。

不知为何,Thor发现自己也在放声大笑。

5.天上的电和人间的电

在回去的路上,Tony并没有怎么说话,他告诉Thor他在忙着测算今天得到的数据。他说了一堆名词,光隔离,瞬态电场,逆变换,Thor并不明白,但这无关紧要。“你对此感到满意吗?“降落在复仇者大厦平台上时,天色已经破晓。Thor问卸下装甲的Tony,后者今晚兴奋过了头,现在看起来已经疲累不堪。

“什么?是的。“Tony说,”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数据。“

“但这一切并不只是为了数据。“Thor说。

“当然不是。“Tony说,顿了顿,突然像是发现什么惊喜一样嚷嚷起来。”嘿,我没有再打喷嚏,也没有流鼻水了。你注意到了吗?我的鼻炎好了。我的药是有效的。“

Thor耐心地等他嚷嚷完。Tony留意到了这一点。他转过来看着雷神。

“你瞧,“他说,”人类曾经罹患不治之症,名为恐惧。我们恐惧一切未知之物,恐惧让我们无能为力之事。因此,我们恐惧让人喷嚏打个不停的鼻炎,当然了,也恐惧雷电,因为人类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对它造成的后果束手无策。两百年前,人类已经了解电荷,但还把雷叫做上帝之火,对它满心畏惧。而富兰克林,如你所说,只是凡俗之躯,而且他还是个满口大话的老骗子,但他做了了不起的事情。他做了电学实验,竖起了铁竿把雷电引入人的屋子里,他发现电荷与雷电其实是同一事物,让人类不再乞求神祗的垂怜,他驯服了闪电,因此他是伟人。“

“那么,你也要驯服我吗,Tony Stark?”Thor笑着说。

Tony摇了摇头。

“不,”他说,“你看,我得要承认,关于你身上发生的大多数事情,我还不能找到合乎逻辑的解释。可是当你用你的神奇锤子在天空飞行时,我用我造出来的装甲也能在你身旁飞行,和你并驾齐驱。我依靠药物而不是祈祷治好我的鼻炎。靠着我自己,我能测算你的电场,还能测出你能造出的电磁脉冲的力量。你很强大,老兄,人们说你是神,或许你真的是。我不过是一个人类,在你们眼里大概不值一提。但是我不畏惧你。”他朝前迈了一步,抬头注视着Thor的双眼,仿佛真要迎头挺胸对抗眼前这高大的异域神祗,“我不畏惧你,Thor。“

他伸出手,指着Thor胸口,“因为天上的电和人间的电乃是同样的。”

他的身体里一定还残留着雷电的威力。因为就在那一瞬间,Thor觉得有一丝残存的电弧,自Tony指尖钻入他的身躯,逆流回雷神的心底,令他的心停跳了半拍。

Thor注视着Tony明亮的褐色眼睛,这满口大话,傲慢,自大,愚蠢而勇敢的凡人。他身为人类无法折断的骄傲和他的寿命一样,必将转瞬即逝。就如同Loki曾经嘲弄过他的那样:今天,明天,一百年后,并没有什么区别。对Thor来说只是一个心跳之间。

但他无法制止自己,而且已经在爱。

6.转瞬即逝之王

若是Loki还活着——啊,他总是对的——他一定会再度嘲笑Thor重蹈覆辙在干蠢事。可今时今日,Thor已经知道这是命中注定。

人类易变,这是他们魅力所在,而神灵则并不如此,神的本质决定了他会做什么。而他,他是雷电之王;雷电会在天空中转瞬即逝,所以他也是转瞬即逝之王。因此,他天然地会爱上一切转瞬即逝的事物,即便将来一定会为之心如刀割,但就像他无法克制自己感到饥渴和悲伤一样,他也无法克制自己去爱。这是他无法违逆的天性。

而他对此唯一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7.愚者

Tony此刻已经走到了门口,转过头看为什么Thor会止步不前,他疑惑不解地看着雷神嘴边出现一丝微笑。“你对我的论述有反对意见吗?”这当代的本杰明富兰克林皱眉问道。

“不,”Thor愉快地说,天上的电和人间的电乃是同样的,他对此表示同意。

但天上的爱和人间的爱也是同样的。他迟早会让钢铁之人知晓这一点。

他如此想着,大步朝他有朝一日注定的心碎走去。


fin


A/N:受这幅同人作品启发而写。想写为自己是个人类而骄傲的Tony和总是无可救药会爱上凡人的Thor:)

评论(26)
热度(543)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