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 and Bear

之前答应要写的巴基变成玩具熊梗的冬寡,写了一节之后寡妇 08的预览出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01 Bear


很久之前,史蒂夫曾经说过,在战场上,当你被击中的时候,得要做好迎接一切可能性的准备。

巴基觉得,史蒂夫能这么说,主要是因为哪怕史蒂夫曾经被数不胜数的子弹、激光、魔法光波招呼过,却从来没有被击中后变成过青蛙。

或者:

一只会动的玩具熊。

此时此刻,巴基呆然地站在一小面水洼前,望着自己的倒影。水洼里倒映的是一头圆滚滚的玩具熊,个头只到成年人的半截小腿那么高,有点儿类似于美国政府在二战期间宣传用的那种Bucky Bear(曾经有段时间,巴基对它深恶痛绝,这就像是朝他头上钉死了”美国队长年仅十二岁的勇敢机灵小搭档“标签一样),只不过这头熊是冬兵打扮。如今他的身体里塞满了棉花,外表面料则是丝绒,防弹衣和多米诺眼罩完美还原装备,手感柔软,制作精良,绝对不含PVC材料,还有必不可少的一条银光闪闪的钢铁胳膊,作为一个毛绒玩具,可动性简直好得让人感动。这全副武装的模样对于玩具来说其实有点儿凶暴,但巴基知道如今这形象大概会被很多人认为有种别样的可爱,更不用说他现在有个圆不隆冬的屁股,后面还多出一团毛茸茸的尾巴。要不是变成这头玩具熊的是他自己,他多半还会有点儿欣赏这个造型。

这也是巴基不知道多少次后悔接过尼克弗瑞的任务了,当弗瑞告诉他跟着蛛丝马迹去追查AIM的新式武器的时候,独眼老混蛋可没告诉他这武器的功效是把人变成玩具熊。

当然了,巴基承认,他自己也有过错。他低估了敌手,在不该走神的时候走神了,暴露了行踪。自己跟踪的对象毫不犹豫就冲他开了一枪,而巴基最后的记忆就是眼前的闪光,还有从屋顶跌落漫长而痛苦的过程,那一瞬间他还试图伸出机械臂来抓住墙壁保住平衡,却看着眼前自己的手臂越来短越来越短越来越短……

不管怎么说,变成玩具熊唯一的好处就是从二十层楼掉下来还能毫发无伤,尽管巴基沮丧地意识到他追踪的对象此刻已经逃之夭夭,一并消失的还有他复原(假如能够复原的话!)的方法。他的装备和武器此时散落一地,但其中唯独少了联络卡,大概是被丢在了楼顶。

巴基考虑了两种可供选择的方案:第一,爬上二十层的楼去找联络卡;第二,设法穿过市区到自己的一个安全屋去,与弗瑞取得联系,然后告诉他,就算明天红骷髅穿着哥特婚纱在时代广场走秀,他也再不会从他那儿接受任务了。

正在他继续用棉花脑袋思考哪个方案可以更快地把一句“去见鬼吧”送给弗瑞的时候,他突然听见小巷里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

巴基的身体立刻就僵住了。

他很熟悉这脚步,不仅仅是因为他曾经和这脚步的主人朝夕相处,更是因为这种放轻脚步和控制呼吸的方法,都是他一手训练出来的。

冬兵熊几乎连滚带爬地从水洼旁躲开,闪进了旁边垃圾桶和垃圾桶之间的缝隙中。

脚步声越来越接近,然后停了下来。

巴基轻轻支出了半个脑袋朝外偷看。

他看到了浑身被黑色皮革包裹着的女人,还有女人那头红色秀发。

黑寡妇气定神闲地站在这狭小的死巷尽头,朝着四周打量。

巴基胸口那颗用棉花做的小心脏漏跳了半拍。


上一次他见到娜塔莎的时候,他和她在过去的时光里做了告别。

上一次在”真实“的世界里见到娜塔莎的时候,他隔着医疗室的玻璃,清楚地知道他失去了她。


为什么娜塔莎会在这里?


02 Lady


娜塔莎在死巷尽头看到了散落一地的装备。

这真是个非常可疑的景象。

她抬头看向死巷上方矗立的那座高楼,她在这个城市追踪AIM有一段时间了,今天本来预定这里会有A.I.M的一次地下会面的,可能是某种新式武器的交割。这原本无关紧要,但是她有内部线报说另外也有人在追踪A.I.M,咬得很紧,这让她的好奇心也随之上升了。

她可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看到这副场景。两把手枪,战术突击刀,防弹衣,作战靴,七零八落地掉在垃圾桶旁的地上,这些不是A.I.M的东西,可能是那个神秘的追踪者的。就娜塔莎自己的口味来说,她觉得这些装备的主人相当有品位,但目前的情况似乎是该名人士突然决定拥抱自然以颂扬爱与和平,于是在此处脱掉了全身衣服开始裸奔。

“这是怎么回事?”她轻声嘀咕了一句,不过依然站在原地,A.I.M可能还在附近,这也可能是他们的陷阱。

但就在这时,她似乎听到了一丝细微的动静。

黑寡妇猛地把手腕上的寡妇之刺指向垃圾桶背后。

这时她才发现垃圾桶后似乎还有一个物体,体积不大,还毛茸茸的。

猫?她慢慢地走了过去,这才发现两个垃圾桶之间还坐着一个圆滚滚的、崭新的玩具熊。

娜塔莎愕然瞪视了那个玩具熊片刻。这是什么新型炸弹?她想,刚刚我居然以为它在动?

下午的阳光此时照进了陋巷里,娜塔莎把那头玩具熊看得更清楚了些。

一头全副武装的玩具熊。这还是次要的。它戴着眼罩,还有个小小的钢铁胳膊。那副打扮挺像美国队长从前的那位搭档的。

呃,他叫什么来着?

她收起了刺,走过去拿起了玩具熊。手感正好。她摇晃了它两下,它的脑袋随着她的动作晃动,身上那些精巧的部件也跟着晃来晃去的。老天,它竟然也有一把小手枪和一把小直刀。

她把耳朵贴到它软绵绵的胸口,想听听看里面是不是会有炸弹的滴答作响。有一瞬间她觉得自己似乎听到一声小小的心跳,但随即她就知道,那是因为她太敏感了。

她把它拿开了些,阳光照在它的褐色的玻璃眼珠上,它看着她,她也看着它。娜塔莎忍不住笑起来。这好像是她这一辈子头一次抱着一只玩具熊。

“你出现的地方太可疑了,宝贝,”她说,“抱歉,我得要带走你。”






评论(2)
热度(121)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