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者同人翻译】Meet You Halfway There【锤铁】

原作者 Elenothar

原作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501997

CP:锤铁

分级:T

情节简介:假如当初在新墨西哥,从天而降的Thor一头撞上的不是Jane,而是Tony的车……?

授权:



Meet You Halfway There

叫Tony Stark难以置信的是,在所有的地点里,他竟然会被困在新墨西哥州这地方。他恨这个见鬼的州。实际上,打从他把第一只脚踏上这个鬼地方的时候他就开始恨它了(那只不过是几天前的事情,不过这根本无关紧要)。只要想一想,此时此刻他本可待在Malibu的家中,天气温暖,而非此处炙人的炎热;房外就是浩瀚大洋,而非是如今三百里方圆里找不到半滴水;到处是可爱的小沙滩,而非当下操蛋的沙漠。如果这一辈子他从未见过沙漠如今大概他还会开心些,说不定还狂喜呢。但是一个带沙漠的州怎么敢成为美国的一部分?他们应该把这地方直接交给墨西哥,让他们去处理它,说实在的,这个州本来就已经叫做新“墨西哥”州了(虽然这样做的话,美国大概得要把得克萨斯州也一并交出去,但是这世界上可没有谁想要整天被一帮子带着步枪的神经病招惹,所以这笔生意显然是搞不成的)

哦对了,他有没有提过新墨西哥简直闷出鸟来?没有?好吧,这个州就是闷出鸟来。

他穿着装甲飞行经过它的时候它就已经闷出鸟来了,而如今,当他坐在这鸟不拉屎地方中心的超级神盾秘密基地的时候,它依然闷出鸟来。说真的,Coulson当初非拉着他来调查的那个天文学研究一开始还算有趣,整整两天,他都埋头去消化神盾在这个项目上取得的进展,理解相关概念。他被称为天才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尽管他的研究重点从来都不是跨空间旅行理论,他依然有十足的理由确信他是能够从技术层面帮助Foster博士建造一座跨越空间的“桥”的。

非常不幸的是,他被安排要得到明天才能与Foster博士会面,这就是为什么如今他窝在自己房间里百无聊赖。因为他业已黑进了该基地的服务器,所以Coulson没收了他的平板电脑和他的手机(这个暴君!)。Tony依然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特工会为此对他如此恼火,就好象会有谁把Tony Stark塞进一个秘密基地然后不指望他会干出些什么找乐子的行为似的。

他正盘算着离开,然后闹它个天翻地覆啥的,去你的什么乖乖呆在房间里的“礼貌请求”;然后这当儿Coulson走进来了,看起来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说真的,这人一定有什么秘技,每次出现都恰到时候。

“Stark先生,Potts小姐打电话过来告知你,自从你离开之后,Stark工业的股票一路看涨,因为你应当在物理可行的时间范围内尽量不添乱。”他如此通知Tony,以他那一贯的温和态度。

Tony夸张地叹了口气。“其他人看起来总是对我缺乏信心,这真挺伤人的,说真的。说到Pepper,你是怎么说服她让你把我绑架到新墨西哥的?这一周我本来应当要开一连串的无聊会议的。”

Coulson没有露出笑脸来,但是Tony依然在他的话语中听出了笑意。“你不会想要知道的。这么说吧,Potts小姐和我有一项相互谅解协议。”

考虑到这两人都如此地能干,某种意义上这完全不让人吃惊。自打他和Potts在天台顶上分享了亲吻之后,他们都觉得那感觉真是太古怪了,所以他们最好还是依然作为朋友共同工作(这既是一种欣慰,也是一种失望),然后从那之后,Pepper就带着比以往更加坚定的决心统治了他的生活。抱怨是可以的,但是能够抱怨的基础就是抱怨不会产生任何效果。

Tony靠回到他的椅背上。“为啥我会在这呢,Coulson?这个项目算不上是什么世纪工程,人们试着想要这样做都几十年功夫了,从来没成功过。我也许算是神盾的顾问,但是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不能毫无理由地被浪费在这块不毛之地上。”

“放心好了,Stark先生,有的是充足的理由。如果我们还有其他的选择的话,神盾绝对不会让你参与进来。”Coulson轻描淡写地回应道,“一直有些奇怪的现象,最近已经成了一种困扰。Fury局长给予了这个项目相当高的优先权。”

Tony哼了一声。没错。“胡扯。Fury才不会因为一些小小的困扰而这样做。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我需要靠自己去弄清楚?”

 “我害怕你的安全级别尚未达到能获知任何信息的地步,Stark先生。”

特工转身打算离开。“你是否能够不要在基地里制造任何混乱了?我建议你继续熟悉神盾提供给你的那些信息。”

“已经看过了,已经搞定了。”Tony拖长声调说,“我来这儿已经超过一天了,记得吗?此外,我还是个天才。”

“我很确信你是个天才,”Coulson说,说真的,如果举办一个扑克脸大赛,这人绝对能够秒杀所有对手夺冠。“那就休息一阵子吧,Stark先生。你的会议在明天举行。”

Tony叹了口气。休息。这是个多么过时的概念,根本不适用于Tony Stark。他拿出了他的手机。“贾维斯,要不你给我下载一版最新的植物大战僵尸吧。”

***

Darcy这一天过得特别糟糕。首先,他们的咖啡机神秘地停止了工作——她怀疑这是由于Jane加班到深夜玩命滥饮咖啡导致的——然后,Jane和Erik就开始一整早地一直谈论科学(全部用加黑字体),把她撇在一旁无聊得要死,然后现在,她心爱的IPod又不见了。她已经翻找过了整辆货车和试验室两次却依然一无所获,而任何询问其他两个科学怪人的企图得到的不过是一声恼人的“哦”。Darcy非常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真的把她的问题给听进去(就算听进去了,他们大概也不会意识到这问题将会导致的大灾难)

在别人手机上玩俄罗斯方块顶多也就能让你撑那么一会而已。这就是为什么,当Tony Stark以一副回自己家的神气踱进门来的时候,她是唯一一个注意到了的人。

他穿着紧身牛仔裤和黑T恤,Darcy禁不住在心里发出一声狼嚎。那个翘臀可真是值得欣赏。

“科学团队在后面呢,”她说,但是Stark却朝着她走来了。

“你好啊,甜心。”他拉长声调说,朝她露齿微笑,“如你这般的佳人为何要在这个地方枯坐,而不是令世界其他角落蓬荜生辉?”

哦,没错,这就是标志性的魅力展示。她还以一笑。“技术上来说,我是这里的雇员。这可能算是逃家的一种坏形式,你觉得呢?”

如今,他的黑眼睛里闪出了好奇的花火,他以评估的眼神开始打量她。“你看起来不怎么像是一个天文学家,小姐贵姓……?”

“Lewis,”她立即回答,“但是你可以叫我Darcy。而我不是天文学家。我实际上是政治科学专业的。我在这儿的主要原因是因为Jane用甜甜圈收买了我,而我在这里的主要作用是当他们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的时候,把明显的事实给他们指出来。”

 “甜甜圈?好主意。这是个让人干活的好理由。”他微笑,“叫我Tony。”

她耸耸肩,“确实如此。哦对了,偶尔我会泡泡咖啡,但是那机器现在坏掉了,所以你也没咖啡可喝了。”

“你说坏掉了?”他问,完美的一侧黑眉抬了起来,“机器在哪儿?”

她指了指开着门的厨房,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立即开始把咖啡机拆解开来。他的动作迅捷又自信,她没预料到他这样的人会有这样的举止。

“呃,你不是个亿万富翁吗?”她问。

他向后看了她一眼,嘴角一挑,露出一丝愉悦之意。“当然了。但是我首先是个工程师。只要给我一点时间和一点工具,任何机械玩意儿我都能修好。”他转过身去面对那堆业已被他拆成零件的咖啡机。“你有螺丝起子吗?”

“有的,就在啥地方来着……”Darcy回答说,起身去寻找它。

丝毫不令人意外地,她在这建筑的“科学”部分找到了一个起子,然后顺带也告知了Jane和Erik他们未来的工作伙伴业已抵达。这显然足以引起他们的注意(此外,Darcy可没为这点觉得恼火,毕竟谁能与见鬼的Tony Stark相比呢?)

 “他现在在哪儿?”Jane坐在这几个月来他们一直在试图建起来的那个鬼玩意儿(但是一直在遭遇不同程度的失败)的迷你模型后困惑地问道。

“哦,他在修咖啡机呢,”Darcy开开心心地回答,挥舞着螺丝起子作为佐证。

Jane和Erik瞪着她。

“咖啡机坏了吗?”

*

Darcy把螺丝起子找给Tony之后,他没花上几分钟找到了出毛病的电线,更换了它,然后把完美工作的咖啡机还给了他们。

Darcy花了接下来整整一个小时用于惊叹Tony是如何用他无法抵挡的魅力和足以与Jane匹敌的科学知识把Jane从她那个“坏脾气科学家”的壳里给拽出来。这毫无疑问是场值得一看的精彩好戏,因为Jane无论如何都不是那种好相处的人。也许这整个主意并不算太坏,要知道一开始Jane还认为让Tony Stark作为整个项目的顾问会酿成一场大灾难呢。

***

在与其他项目上的科学家会面之后,Tony回神盾基地的一路上都心情不错。他依然还沉浸在公式与实现项目的可能方式的思考当中,这就是为什么他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前方翻滚起来的、漏出奇异的绿色与金色光芒的巨大龙卷风,直到他开着神盾的卡车笔直冲进去了为止。当然必须为他说一句,外面是一片漆黑,而且神盾显然需要改进一下他们车辆上的头灯技术了——他很确信Stark工业准能干得更好。

他猛地刹车,停在了街道中央,前方不远处就是个猛烈的暴风涡流,他发誓一分钟之前那玩意儿还根本不存在。而因为他大概并不是那种适应能力超强的人,而且关注点通常都是歪的,他并没有立马冲出车去找庇护所,而是拿出了自己的原型手机,开始拍摄这等异常奇观。好吧,这可是为了科学,而且这现象看起来非常明显与Jane正在研究的现象息息相关,这么说吧,要是这龙卷风是个自然现象,那他最爱的颜色一定是茄子色了。

他完全没料到此刻有个人会一头撞到他挡风玻璃上来。

换作是其他人大概会在震惊中吓呆,但是去你妈的,如今的Tony早就习惯了这种高压力状态了。一秒后他就打开了车门,外面的旋风突然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如同出现时一样突然。Tony没花多长时间就发现了那个抛射炮弹一样砸在自己车上的人,这家伙块头可真大。他比Tony高至少一个头,金发,肌肉强壮得近乎色情,Tony可没试图压制内心的赞赏之情——可不是每一天能遇上这么个杰出的人类标本的,更不用说还直接撞上。就算这个人类标本如今现在躺在地上而且失去了知觉。

或者,至少Tony希望这家伙是失去了知觉,“在挡风玻璃上遭遇意外事故挂点”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麻烦问题。

当Tony矮下身去检查那人的脉搏的时候,一双纯蓝的眼睛突然睁开,直直地盯着他。他的眼神中带着震惊,但还有一些更加深邃的东西,类似悲痛,甚至是绝望。Tony对这两者都不能再熟悉了,因此,一种非理性的亲近感突然不由自主地在他身体内部升了起来。

那双眼睛又合上了。

Tony考虑了一阵子。他可以像计划般继续前往神盾基地,但是把这个陌生人一并带过去让他感到并不合适,尤其是这家伙出现得是这么神秘。神盾会毫无掩饰地探究任何、所有哪怕只要有一点点不同寻常之处的事物,而一个从怪异的风暴中笔直掉下来的男人可绝对是不同寻常的。Tony也可以把他带回Jane的住处去——因为她肯定会对这个事件很感兴趣。主意已定,他低头看了一眼那男人,又看了一眼卡车车厢,然后再看了一眼那人。他叹了口气。

“为毛你就不能直接掉在车厢上,非要掉在挡风玻璃上呢?”

*

公正地说一句,Tony真的不可能知道那家伙一醒来之后会变得像是要杀人那么怒不可遏,冲他们撒火。好吧,这句话可能有点夸张了,他并没有真的袭击任何人,只是又吼又砸,但是Tony也不能理解为什么Erik会把这事看得如此严重。Darcy因为此事变得无比兴奋(为什么会有人蠢到允许这女孩带着电枪,简直和Fury坏掉的那只眼睛一样是个不解之谜)

无论如何,这个称呼自己为Thor的人(Tony忽略了这点,这要不就是因为Cosplay玩过火了,要不是因为此人父母脑子有病,或者更可能的是,这个名字不过是个掩饰身份的代号)在下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显得冷静多了,因此他们决定去街道另一头的咖啡馆吃些早点。

Thor依然显示出有些怪异。他说话的方式大概挺适合出现在某些维多利亚时代的小说中的,而他的行为礼仪……好吧,Tony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怪人,但是和这家伙一比简直就不算什么了。此外,这人竟然声称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Tony Stark这名字,这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出了天大的差错。

他满怀恶意的兴趣注视着Thor在几分钟之内砸烂了一个杯子(都砸出左外野了,而且这算什么社会风俗?),随即又表达了诚挚的悔悟和歉意,这对于他来说实在太过于可爱了。对于Tony来说也是如此。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他会立即同意开车带着Thor去那个所谓的卫星坠落的地点,全然不顾其他人警告性的眼神和他自己的理性判断(他确实是有理性判断这种东西的,只是很少听从而已)好吧,Tony Stark从来都是坏主意之王。

随即他就发现神盾再一次对他隐瞒了真相。他是如此之光火,以至于Thor把他留在了小山丘顶上,独自去把基地的一半特工都揍出屎来时,他就这么袖手旁观,而没有去拿他的装甲去帮助神盾阻止Thor。他很好奇为啥Thor会这么急切地想要去那个“卫星坠落”的地点,因此他便拿出了他的定制Stark手机。

 “贾维斯,请黑进基地的系统去。”

这花了了整整十分钟的时间(他们的安全系统还是挺让人印象深刻的)在此期间Thor差不多已经要达到了自己的目标。然而,那发自肺腑、让人听得心揪的吼叫此时响起,回荡在空气之中,这意味着他并没有获得成功。当Tony重放安全录像的时候,他看到那个掉落下来的物体其实是一把锤子——好吧,Tony一贯都很聪明,一个自称为Thor Odinson的男人出现在和爱因斯坦-罗森桥惊人相似的地方,与此同时还有一把没有任何人能举起来的锤子掉落,这看起来可实在是太惊人的巧合。而Tony是不怎么相信巧合的,就算另外一种可能简直太过离奇,让人无法置信。

一个主意此时开始成形。Tony关掉了录像,打电话给Coulson。

*

在Coulson离开后五分钟,Tony走进那白色的审讯室,正巧听见Thor说了一句“别了。”他的嗓音很轻,显得支离破碎。

“别了?我这才刚刚到这里打算把你给挖出去呢。”Tony说,尽量想要让自己不去同情Thor,因为后者此时看起来是如此迷茫。之前他曾经是个高傲的、挺胸抬头的人,如今剩下的却只有一个垂头丧气、一蹶不振的人。

Thor抬起头来看着他,他眼里的感激的火花在Tony把他带出门的时候迅速再次消失在了悲痛之中。有一个瞬间,Tony为自己没有得到热情的致意而感到无比受伤,但是这大概只是因为他很自私。这个如今他已经很确信是真正的挪威神祗Thor的人,天晓得他都经历了些什么,会被困在地球上手无缚鸡之力——或者,这至少是Tony认为的事情真相,因为Thor除了把一大堆神盾特工打翻在地之外还没有显露出任何超自然的能力来。

所以,他就把注意力全都放在此刻身边这个人的身上,甚至没有回应Coulson那关于“在出去的路上顺道喝一杯”的刻薄评论(这可能是运气,因为为了把Thor给弄出来,他已经答应了Coulson太多的东西了),并且在他们到达了镇上唯一一家酒吧的时候才放开了他一直无意识地抓住了Thor那强壮胳膊的手。Tony以他那典型的Stark逻辑思考后认为,因为Thor看起来像个完全被感情摧毁了的人,因此唯一合乎逻辑的解决方法就是去喝它个酩酊大醉。

“谢谢你,Anthony,为你所做的一切。”Thor在忧虑重重地盯着他的酒杯好长时间后最终开口这样说。如今他看起来稍微内敛了些,就算他的眼角依然溢满了悲伤。

 “别客气,你看起来很需要帮助,伙计。”Tony回应道,啜饮了一口啤酒,随即就开始大为后悔为毛自己要为了让Thor感觉自在些而选了这啤酒而不是威士忌。在他的饮品目录里,啤酒完全不是能接受的饮料。

“我把一切都毁了。我把一切都搞砸了。”

老天,这谈话就要朝着“那种”谈话去了。Tony从来都不擅长这个。而且,让事情变得更加复杂的是,他实际上挺希望自己能给出个好回应来的。说总比做容易,而且他其实根本连Thor到底陷入了怎样的状况的都不清楚。

 “好吧,”他说,仔细斟酌着言辞,并且模糊地意识到接下来从他嘴里冒出来的话一定是最伪善没有之一的,“你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答案也不是什么坏事,对不对?因为至少你开始问正确的问题了。”

Thor看起来思考了这话一阵子,然后缓慢地、几乎是痛苦地说:“在我人生中,头一次,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好。”

“好吧,我们大多数人都经历过这一段,”Tony评论说,尽可能让自己听上去显得很有把握,同时他还安慰地拍了拍Thor的胳膊。也许他只是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可以去碰碰另外那人,不过这起到了某种作用。

“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的父亲死了,罪过全都在我身上。我永远地被放逐到这个世界了。”

Tony瞪着他。毫无疑问,这人闯下了弥天大祸,这足以让人丢魂落魄了。转念之间,他伸手轻敲自己的反应堆,发出清脆的叮叮一响,即便过去了那么长时间,这声音依然让人不安。

“这玩意儿。这玩意儿在阻止碎片进入我的心脏杀死我。从前,我是个武器制造商,你知道的,我根本不关心我的发明创造离开了公司之后会发生什么。这差点让我死掉。美国的士兵就在我眼前死去,被我所创造出来的武器杀死,就为了让我睁开双眼,让我看清我的错误。”他的声音依然为回忆的痛苦缠绕,他耸了耸肩膀。“我改变了。这足够吗?我不知道,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了,但是这不会让我停下不断的尝试。”

Thor似乎本能地察觉了让Tony说出这番话来是多么不易,因为他将一只温暖的手放在了Tony肩头,他的温柔缓和了他的力量;他说:“你是个好人,Anthony。无论你的过去是怎样的,它或许塑造了你,但今时今日,你不应当再为它所束缚。”

Tony微笑,靠向一侧。“你也是一样的,大家伙。”

Thor微微一颔首,同意了他的观点(Tony尽力不去注意伴随着这个动作落在他脸上的柔软的黄金发丝)“我会把你的建议记在心中的。但是……如今依然对我太艰难了。”

Tony点点头,闷头喝了一口酒。在他的父母、伊森和不计其数的被他的武器杀死的无名者们之后,他已经不再能确信他是否还能够走出“太过艰难”这个阶段。

 “我的父母死了。”他突然唐突地说,刻意避开了Thor的视线,唯恐在那儿发现同情之意。“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我从来和他们的关系都不太好,所以大概和你不太一样。”

当他最终抬起头来的时候,Thor的蓝眼睛肃穆地向他闪烁着。“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我的朋友。让我们为了纪念他们而痛饮吧。”

Tony立马就举手赞成这个主意。“比赛我们谁先干完这一杯?”

“要在饮酒比赛里挑战Thor Odinson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Thor回应道,随后再没说啥就开始举杯灌下啤酒。

Tony从来都不会轻易落后,他立即举杯跟上。

接下来的两个小时在酒精的晕眩和叫人吃惊的愉快共度中一晃而过,Tony醉得很慢,但最后还是醉倒了。他们谈论了……好吧,很多很多的事情,就算Tony想要记得它们全部有点困难,但肯定还是说了有关科学和魔法和九大王国之类事情。所有这些事情都无比迷人,但Tony的认知机能开始逐渐受到严重损害。

Tony只是模糊地记得Thor把他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回家,但那种叫人舒适的接触中的温暖和安全却让人记忆犹新。他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如此之快地对Thor倾注感情,因为平日里他总是能很有效地避免自己落入陷阱。

当Thor把他放在了某种柔软的表面上,他温暖的手掌落在他肩膀上时,Tony已经没办法让自己感到后悔,就算与此同时,所有的事情可能在一瞬之间就在他眼前分崩离析。

*

要不是Thor对着那四个站在玻璃门外看起来是从奇幻电影里跑出来的家伙立即兴高采烈地致意,Tony或许会把他们当成是自己宿醉之后的幻觉。

好吧,至少他没把自己的咖啡杯给扔了——而这还是因为他有种根深蒂固的“不要放开咖啡”的本能,而不是因为震惊的程度不够。

他几乎没有怎么听那个小团队和Thor解释关于他父亲的事——Thor的爹很显然并没有真死。他的所有心智都集中用于理解当前的现实。说到底,认为Thor可能是一个北欧神,和被确凿的证据(证据以穿着武装到牙齿的装甲的人的形式出现)结结实实砸在脸上是两码事。

完全可以想见,他冲出口的第一句话是:“哈,那么武士妞是真实存在的喽?”

他的生存本能一如既往地欠奉,五双眼睛都转到了他身上,瞪着他。尽管他只把注意力放在了Thor的注视上,后者的眼神中的独占欲比怒火更强。如果其他几位所谓的阿斯加德没有在心中把他放在火上串烤,Tony可真是要对他们心怀赞赏了。他决定把下一个“她们是不是还骑着小白马”之类的问题暂时留给自己。

他的手机响起来了,恰到好处地打破了这险恶的沉默。

很意外地,这信息还是Coulson给发过来的。“这是你的吗,Stark?”附上的照片简直让人毛骨悚然。他很快地回复了一句“不是”,然后转身对着那群不速之客。

 “各位,麻烦找上门来了。好吧,除非你们告诉我那个巨大的、能从脸上射出热线的、目前正在摧毁好些神盾车辆的金属玩意儿,是你们的?”

“毁灭者,”Thor和那个武士妞儿同时开口说,交换了忧虑的眼神(如果这些永生不死的神都开始担忧了,事情真的会让人感到很不安)

当每个人都开始立即行动起来试图及时疏散镇子的时候,Tony一路狂奔去他的神盾吉普上拿他的装甲。用装甲来对抗一个魔力的金属怪物可能占不到什么便宜,但那至少会多多少少让他感觉安全些。

他升上天空的时候,就开始四处寻找Thor,让他欣慰的是,Thor正和Jane、Darcy和Erik一同撤退。战斗的任务被交给了那四个怪客来处理,他现在把注意力转向了他们——哇噢,情况看起来不怎么妙的样子。

那个被他暗自叫做金雳的大胡子被狠狠砸进车里的时候,Tony倒抽了一口冷气,随即便俯冲了下去。五秒钟之后,他在若干方面都获得了一些认知:第一,斥力炮尽管能造成不少破坏,但最终来说都没啥用,因为那个毁灭者(或者随便他们怎么叫他)显然能够自我修复。第二,不止是他的斥力炮,那个武士妞儿的可怕的战矛也无法了结毁灭者。第三,阿斯加德人,或者至少是那个大胡子,简直重得要命。他的装甲几乎没办法把他给撑起来,拖着那个大胡子离开毁灭者下一道毁灭光波的范围。但是从积极的一面来看,他确实设法把那个金雳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也避免了那个武士妞和邻近的建筑墙壁来一次过于痛苦的亲密接触。

不幸的是,他的得意没能持续太久,因为接下来的射线正中他胸口,把他击得陷进了另外一面墙上,他完全没法再去留意其他人了。那本来会成为他的问题,要不是他突然注意到自己装甲被击中的地方在融化的话。

他胸口的反应堆开始断断续续地发光。

恐慌爬进他心中,他大吼起来。“贾维斯,分解装甲!”

各个地方的暗扣瞬间打开,将装甲分解成围绕他的一堆部件,还留了余地让他挣脱剩下的部分。

他深呼吸了几次,以便冷静下来,对他能把反应堆设计得在科学可容许的范围内坚持了这么久感到欣喜。他抬起头来,但随即就因为眼前的景象完全惊呆了。按照这个速率,这一趟小小的旅行注定会让他噩梦做个不停。Thor现在正在干的事情已经正式列入了Tony的“我这辈子必须亲眼看着发生的糟烂事”那个长名单内:他走到了那个操蛋的毁灭者面前。

Tony看着他们谈话,看着毁灭者那巨大的胳膊抡回来,砸进Thor身体里,看着Thor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扇飞出去。突然之间,Tony动起来了,一连串的不,不要连他也,不要是Thor在他脑子里无休无止地重复着,他甚至可能叫喊出了声。

他跪倒在那个倒下的神祗身旁,全然不顾膝盖火辣辣的疼痛和身下的沙砾,只是注视着Thor的面庞,不顾任何的常识,渴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他不在乎他只是刚刚认识了Thor一天。他不在乎Tony Stark通常不能很好处理感情问题这个事实。他唯一在乎的就是这个如今在他面前奄奄一息的人。这让他想要放声尖叫,大声咆哮,把一切都撕个粉碎。

“结束了,”Thor低声喃喃说道,不管怎样,一个微弱的笑容出现在他嘴角,“你安全了。”

 “嘿,Thor,你要和我在一起,”他轻声如此说道,尽管他知道这徒劳无益,“不要在我面前死去,拜托。”

Thor也知道这一点,因为他眼中流露出了哀伤。“我很抱歉,Anthony,钢铁之人。不要太强烈地为我哀悼。”

Tony还没有来得及哽咽着说出自己的拒绝,Thor就停止了呼吸。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以来,Tony Stark头一次痛哭失声。

在悲痛之中,他没有留意到乌云在聚集。他甚至没有听到Jane在大声叫他,因为他耳朵里轰鸣不休,越来越剧烈,知道她贴在他耳畔叫出他的名字,强迫地把他从Thor一动不动的身体旁拉开。要是其他时间,他大概会为了她那纤细身躯内蕴藏的力量而留下深刻印象的。

妙尔尼尔擦过他的脑袋,只差毫厘,但是他完全不在乎,要不是那锤子笔直地冲进了Thor生机勃勃的、伸长的手中。

在那之后,毁灭者便完全没有一丝丝机会了,而Thor则证明了完全无愧他的声名——但这并不是说Tony参与了大部分的战斗,因为战斗结束得飞快,而Tony则在忙着把他的时间一半用在被死者竟然原地复活这件事惊吓上,一半用在感受涌入他身体的那份压倒性的欣慰上,为它的浓烈摇摇欲坠。

“操蛋的老天爷啊!”

鉴于他的大脑还没有完全上线,当他看见Thor朝着他们走出来时嘴巴里冒出来的第一句话完全能够被原谅。“所以,你平日里就是这副打扮?”

而且他还穿着披风咧。要命的披风呢。哪有人还真穿这玩意儿啊?更不用说,从前Thor就已经魁伟英俊,此刻他看起来完全是行走的性感象征,满怀自信,昂首阔步。好吧,他可是个神。

“大概就是这样,”Thor回答,带着叫人吃惊的谦逊,但是他眼里的笑意出卖了他。

Tony抬头上上下下地打量他,挑逗地眨着眼睫。“好吧,我很赞许。百分之一百斯塔克地赞许这个装束。你该为它申请专利。”

Thor扬起头来哈哈大笑,那笑声是如此有感染力,Tony忍不住加入了进去。

 

***

要说这是Darcy一辈子里遇上的最最奇怪的一天,那是可能还是种保守的说法。

遇见Tony Stark还不够,那还有个神,跟着还来了一群他的武士同伴,一个金属机器人,想要毁掉城镇,杀光他们全部。哦对了,还别忘了那个死人复活的小细节,过程还牵扯了老多的闪电和魔法锤子之类东西。

而现在,她站在沙地里一个如尼文字圈的边缘,等待着世界之间的桥梁开启。单单说“奇怪”已经不足以形容这等经历了。

另外一方面,她对观赏在一道光瀑前公开亲热的Tony Stark和Thor毫无意见。她甚至还拍了一张照片,以防自己忘掉两个男人亲吻的超凡华丽感觉。

 “他的吻技说不定相当不错呢,”她充满渴望地叹了口气,Thor最终消失在了光芒之中。

“确实如此,”Tony站回她身边,看起来多少有点恼火,“嘿!Jane!让我们开始搞科学吧?你觉得要花多长时间让空间桥建起来?”

突然之间,一切都回归正常了。好吧,基本正常。这也就是说Darcy的IPod依然下落不明。

***

Tony正在和一个杀手、一个超级士兵和一个被铐起来的神坐在一架神盾的飞机里穿过大气层,他试着以钢铁般的意志抓住他的最后一缕耐心,而就在此时,他听到雷声在他们四面八方轰响起来。

他微笑起来。

来的正是时候。



评论(7)
热度(358)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