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O脑洞两则存档

2018.8.29

做了一个FGO和SCP混合的梦。永恒之亚历山大城作为一个小型特异点被发现了(http://t.cn/RFLvSXM) 简单地说,“SCP-4001内有迄今全部人类的完整档案,且处在持续自动更新中。每个曾经存在过的人类都在此档案库内有一本对应书籍,详细记载其生命中的所有重大事件,每本书的内容均为完全准确”)于是咕哒子和从者们前去调查。大帝觉得这是在他的“芦苇地上建起的城市”所隐藏的秘密,自然兴致大发,带着咕哒子骑马在图书馆里狂奔了将近800公里距离去找自己的那份记录。大帝纵马在巨大的书架之间光线昏暗的走廊上狂奔,猩红披风高高扬起,咕哒子因为速度太快脸被吹到变形😂
最后他们终于找到了,费了点力气是因为大帝的真实出生日期和历史记载有出入。他仔仔细细阅读着自己那份记录,咕哒子看着他的表情变化,有时严肃,有时带了怒气,有时得意,有时也微笑。她犹豫着自己是否也有机会能读一下他的故事,没想到大帝看完后豪爽地啪地一下合起书来递给她说你随便看看吧,我还没想到自己的人生以旁人视角读起来那么有趣呢。
有杀戮亦有慈悲,大胜之下也有数不清的细小惨败。征服者伊斯坎达尔的残忍在于他是一个不知限界的人,但人自身是必然有限界的。
回去的路上,咕哒子去找了自己那份记录。让她心惊肉跳的是,她的那本书上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行字在不断变化着书写着她现在正在做的事,“藤丸立香正在阅读她的记录。出现心跳加快血压升高的迹象。”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记录里既没过去也没未来,但很快她就明白过来了,这是给予自己历史修正者身份的褒奖,但也是惩罚。除非她在死亡前能除去所有特异点,消除所有异闻带,为泛人类史定下锚点,否则她的人生将永无定论,她的功过都不会被记载,唯一成立的只有不断变化的“现在”。
大帝凑过来看到了咕哒子的记录。他对脸色发白的咕哒子说,这不是很好吗?我的人生已经成了一本书。不管身为英灵的我再做什么,这书上的内容是不会再改变了。我的人生有很多憾恨,但现在我已经没有遗憾了,虽然我的东方远征军已经不能征服过去,但依然可以随你征服未来。未来就是尚未决定方向的现在。我们就是你的过去,你就是已不能书写新篇章的我们的延伸。所以,年轻的御主啊,你就是人类本身。你的现在和未来当然要时刻变化、全无定论才有趣,因为这才配得上你身后1200亿先人这绵延千里森罗万象的记录啊。

“藤丸立香露出了笑容,停止阅读她的记录,并将记录返回书架。”

2018.4.1

迅速地脑补了一个梗。

某天,迦勒底的一群人因为某个原因被关在一间密室里,出门的钥匙是猜出他们之间的共同点。
大家互相猜了年龄,性别,爱好,性癖,乃至自己的死因,都对不上,后来再一合计,发现被关起来的人生前都曾为人父母。他们以为这一点肯定对了,可是还是出不去。
莫扎特说,我虽曾为人父,但我没来得及见到我孩子长大,我还有四个孩子都没能活到一岁。不过那个时代,哪怕王公贵族家里孩子夭折也不奇怪。
玛丽低声说是这样的。
库丘林说好吧,我儿子也是在我怀里咽气的。顿了顿,他又补充一句,我出手重创他时并不知道他是我儿子。
赫拉克勒斯突然吼了一声,大家吓了一跳,赶紧离他远了些。
过了一会迦尔纳说,也许这里的人共同点就是生前都曾亲眼见过自己孩子的死吧。
阿周那口气平平地说那确实有可能,你也见过,我也见过。俩人微妙地无语了。
大卫叹了口气说真恶质啊,但也许这就是正确答案。押沙龙也因叛逆我而死在我之前。
呆毛沉默了一阵,说莫德雷德卿也是由我用圣枪亲手终结。
美狄亚一直没有开口。
拉二突然哈哈大笑,说我的子嗣不知有多少,死在我面前的有多少我已忘却,凡人寿算本就如此,何必纠结这种无聊之事。但这样说的时候,他想起来的是摩西离开埃及前他和妮菲塔莉诞下的那个头生子。
就在此时,门开了。所有人都赶忙离开了那密室。

隔了一阵子之后,他们中有人回想这事,觉得有点不太对。虽然他的儿子确实是死在他之前,但他并没有亲眼目睹那一幕,他只是听人说背叛他的爱儿已死,便哀泣得如同失去他唯一子嗣,尽管那时他另一个儿子就沉默地站在他身边。
后来,在魔神柱佛纽司消灭之时,在远眺时间神殿的崩落之后,他才意识到那个答案并没有错。英灵座上无所谓过去未来,无所谓前生后世,只有书本般摊开的事件索引。作为父亲,他确实要看到儿子在他眼前消逝。

诀别之时已至, 其为放手世界之物。

评论(4)
热度(62)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