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三个请求

曾经有三次,人类向Thor提出过一个相同的请求。每一次,他都给予了不同的回应。

第一个故事发生的时候,人类还在蒙昧的黑暗时代,而Thor还是个站在孩童边缘的少年。每天诸神在天上狂欢饮宴,每日凡人在城市的泥泞中痛苦哀嚎,因为战争和饥饿打滚。Thor看不惯众神对凡人痛苦的漠视,更不懂为什么智慧深沉的父亲对那些撕心裂肺的祈祷和吁求视若无睹*。一怒之下,他瞒着父亲带着神的威力和食物从天而降,去按着他的想法帮助痛苦的凡人。他带给他们胜利,带给他们丰沛的食物。凡人赞颂他,把他送上高位,少年Thor飘飘然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痛苦的母亲把死去的孩子带到他面前,求他将孩子复活。Thor愕然了。他已经学会如何勇武地作战,已经能够使用神锤,已经学会操纵雷霆,可是让人死而复生却远远超出了他的能力。
“不,我办不到。”他这样说。
母亲脸上的痛苦转眼成了浓重的怨恨。你承诺要解除我们的痛苦,一个神的许诺就如此变幻无常吗?母亲的痛苦难道不是所有痛苦中最深重的吗?她把唾沫唾向他。
第二天,欢呼着Thor名字的人类把那女人备受折磨的尸体放到Thor面前,希望安抚他的怒气。
Thor充满震惊和恐惧地看着女人的尸体。他不敢相信,仅仅为了取悦他,人类就会杀害一个敢于发表不同意见的同类。
“你们怎能如此残酷野蛮!”
“你指责我们?我们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在愤怒、迷惘和悲伤中,Thor逃走了,他从人间逃开,让人类对他的诅咒和唾骂回响在他耳边。这个勇敢的孩子躲到父亲的怀抱里泪流满面,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善意和慷慨最后会变成这样收场。而奥丁对他说,凡人如同孩童,你如果试图控制他们生活的全部,他们只会反过来怨恨你,把落到他们身上的所有不幸都归罪于你的身上。你应当放手,让他们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和成长,正如父亲对待孩子那样。


(*实际上,当时地球诸神不干涉人类,是因为和天神(Celestials)定下的协约。)

千年过去了。奥丁死去,Thor继承了仙宫王位。他一度曾以超级英雄的形象出现,保护人类免遭超级恶棍的伤害;而如今,他还想要更近一步,保护人类免遭自己伤害。因为,突然之间,他觉得人类弱小,人类愚蠢,如果不加以看管,人类就会伤害自己,他必须做出更多事情来防止人类毁灭自身。
仙宫的力量从未如此深入凡间;他向贫瘠的地区施舍粮食,派出仙宫的医生,把伐木公司从亚马逊雨林赶走,并且颠覆了所有的独#裁政权。为了方便同时履行仙宫之王和人类守护者的角色,Thor甚至把阿斯加尔德搬到了纽约城上空。
他自认他的举动完全出自善意,可是人类不这么想。对于突然君临自己头上的这个Big Brother,有的人寻找到了新的上帝,而更多人感到的是不安和不满。人们的反抗和质疑反而坚定了Thor加强干涉的决心,因为在他看来,所有的事情都似乎在向他证明人类管理好自己的能力是多么匮乏。宗教纷争在Thor的拥护者和其他信仰的教徒们之间爆发,很快酿成了一起又一起流血冲突和全球动荡。在这样的纷争中,有一位母亲失去了她的孩子。于是,她把女儿冰冷的身体抱到Thor面前,求他将她复活。



这一幕是如此熟悉,而Thor似乎没有想起父亲当年给予他的教导;毕竟,奥丁自己也没有能身体力行对儿子“放手”,他总是在批评儿子的所作所为,以至于Thor以为自己永远也无法达到父亲的标准,以至于Thor在登上王位后便急不可耐地去寻找迥异奥丁的统治之道,好证明自己的能力。
Thor把手放在了死去女孩的胸口。一次不行,他便再试一次。毕竟,他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他高大,惊人地强壮,胡须金黄,嗓音低沉,因为拥有奥丁之力,他看起来饱经沧桑,令人敬畏。他相信自己能创造奇迹。
女孩果然睁开了眼睛。但这并不是她母亲真正想要的结果。无论Thor的神力有多么强大,他不能违逆宇宙终极的规律。他只能复活女孩的躯体,但她的灵魂却是他唤不回来的。她成了一具可以呼吸、可以行走,却全无心灵的行尸走肉。
这件事前所未有地激起了人类的剧烈反应。他们在Thor的威力前颤抖,但却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出离愤怒。反对Thor干涉人类世界的声浪一潮高过一潮,世界各地爆发了更多的混乱,Thor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们陷入战争。
一个年老的神父以人类代表的身份,约Thor在一个大西洋的小岛上见面。“你做得太过分了。你触犯了神的领域。”他带着那个女孩儿,对Thor这样说。
“可我的一切作为都只是出自善意。我只想要解除那母亲的痛苦,这样的孩子不该死去。”
“为何你对生命的禁区全无尊重?你吓坏我们了,Thor,你吓坏我们了。你已经把人类推向了全球战争的边缘。你已经成了巨大的危险。”
Thor不屑一顾。“我成为危险?怎么可能?”
对此,神父只是苦笑以对。他抱着没有灵魂的小女孩的肩头,轻声地说:“Thor,你会离开吗?我求你,离开人类的世界。”
理所当然,Thor拒绝了。人类弱小,人类愚蠢,若没有他,人类一定会自取灭亡。他怎么能就此放手呢?
神父垂头叹息了一声。
“你让我和人类别无选择。”
他按下了手中的按钮。核爆炸平了那个小岛。就在那一天,人类也向高悬在自己头顶的阿斯加尔德发起了最后的进军。


这一切的结果是悲剧性的。核爆伤害不了Thor,可他被人类的攻击刺激到近乎狂怒。他决定不再对人类心慈手软了。他抛弃了所有的一切:身为人类时学到的人性和谦卑,对人类的信心和信任。他消灭了所有的政权、国家和宗教,从人类手中夺走了自由,成为了君临全球的神王,以幸福的名义,用铁腕统治全人类。
托尔的统治持续了两百年。他镇压所有反对他的人,所有反对他的旧友。Iron Man死于Loki的牢狱,美国队长被他亲手所杀,金刚狼在被他杀死前永久夺走了他的一只眼睛。于是他也成了独眼了。多么奇怪,他现在看起来惊人地像奥丁,他曾无比激烈地反对过的父亲。


他以为他的统治是正确的。他以为他的作为是正义的。他看不到在他治下人类已经丧失了自我革新和前进的动力,他们如同猪狗一样被他豢养着,衣食无忧,蒙昧退化。他看不到曾经爱过他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开他,最终他众叛亲离,就连他深爱的儿子Magni最终都开始反抗他。
当Thor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时,世界已经走到毁灭边缘。他只能剩下一个选择,那就是扭转时间,抹消这条世界线来挽救一切。而代价是他永远、永远失去了在世上最爱的人,那个和他年青时代一样英武高尚的儿子;除了在他的灵魂中,在他的心灵上,这个他深爱的孩子在任何一个宇宙里都不复存在了。



第三次请求来自于一个恐怖份子。这发生在第一次请求和第二次请求很久很久之后。Thor经历了最后的诸神黄昏,沉睡过,后来又再度归来。他不在地球上的时候发生了许多事情,内战,Skrull人入侵,Hulk对抗全世界,队长死了,队长复活;Tony倒下了,Tony回来了。如今是英雄时代:在我们熟知的世界里。大都市,雨水,匆忙的人群,复仇者们忙忙碌碌,维持这世界的平安。Thor行走在这世界上 ,依然是个走在人类中的神,依然是个威力强大的超级英雄,只是他从未显得那么庄重和沉默寡言。白银时代那个勇武但莽撞的、说话夸张的金发年青雷神的影子早已潮水般从他身上褪去。
那恐怖份子身缚炸弹,劫持了一群人质,要求Thor和他见面。
于是,Thor来了。
在席卷城市的雷雨中,雷神应着凡人的请求来了。
他行过善事,他犯过大错。这个Thor经历过诸神黄昏,成为Rune King,他见诸过世间万物,见诸过循环的崩坏,见诸过众神、英雄和他自己的死亡,也见诸过他们的复活。他如同古典悲剧里的帝王般,一举一动都好似青铜雕像般凝重。他外表还年青,灵魂里却怀抱着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两百年的记忆。
他走到那个召唤他的犯罪者面前,问他有什么要求。
那个人的面孔扭歪了。“我不在乎你是什么,或者你是谁。我不在乎你是恶魔还是神。炸弹的按钮在我手里,是否按下去只取决于你对一个问题的回答。那个问题就是:你是否会让我的儿子复活?”
在成为罪犯之前,这个男人是一个企业家。他有一个年幼的儿子,一个和同龄人一样崇拜和相信英雄们的儿子。因为崇拜和相信,小男孩穿着蜘蛛侠的衣服,手里握着一根细线从一个仓库顶上跳了下去。
Thor看着这个失去了儿子的男人。他对他说:“我不能。”
男人大发雷霆。“你每天都在做着‘不可能’的事。你能做你想要做的所有事。因为你的拒绝,这些无辜的人质都会死,他们死在你的手里。”
Thor恳求他住手,从前他从未恳求过什么人,哪怕是他的父亲。他告诉男人,这样做造成的伤害远大于益处。为了说服男人,他带着他去看了未来。人类的未来,最好的未来和最坏的未来,人类找到革新途径的未来和冥顽不灵自招毁灭的未来。


Thor告诉男人:“这一切都是出于人类自己的选择。”
“人类的未来不关我事,我只想要我的儿子回来。”
“可是世上万物总是息息相关。”Thor说,“你要求的不仅仅是让我复活你的孩子。你要求的是阿斯加尔德对人类生活的全面介入和干预。而我不能这么做。如果我去纠正你们的每一个错误,挽救你们的每一次失败,你们会失去对于你们来说最重要的东西:自由的意志。而这一点,我办不到。我不能把你们当成是没有自己意志的傀儡。”
这个恐怖份子瞪着Thor,瞪着这个灵魂比他古老上千万倍的神祗。他在Thor眼里看到了幻象:人类如同木偶悬吊空中,线头由诸神掌握。这个高大的神祗沉默无言地站在他面前,男人知道,他永远不会答应拯救他的儿子。


男人咆哮出声,赶走了所有的人质。
——既然你如此看重人类的自由意志,你就不该来阻止我杀死自己——
——这不一样,你没有必要死去——
——我问你,我的儿子在哪里?——
——在你的灵魂中,在你的心灵上……
——他会原谅我吗?
——会的,只要……
——但我无法原谅我自己。
男人当着Thor的面按下了自爆的按钮。
爆炸摧毁了大楼,火光点亮了天际,警笛鸣响,人们惊慌失措,但当然伤不了雷神。
千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他行过善事,他犯过大错。这个Thor经历过诸神黄昏,成为Rune King,他见诸过世间万物,见诸过循环的崩坏,见诸过众神、英雄和他自己的死亡,也见诸过他们的复活。他失去过一个儿子,他知道了错误的道路,他的手臂是那样强壮,可今时今日,面对人类的痛苦,他依旧无能为力。
他只是站在爆风中,和当初那个少年一样,为着他所有做得到的事和做不到的事泪流满面。




注:以上三个故事分别来自于Thor V2 #50、Thor V2 #65~#79、Thor:Heaven and Earth #3


评论
热度(164)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