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肉之躯与不朽之身——解读Thor:勇气、慈悲、死亡与不可避免的失去

解读Thor:勇气、慈悲、死亡与不可避免的失去


原作:Daveym
原文:http://www.comicboards.com/php/show.php?msg=thor-2014020218444882&layout=thread
说明:这其实是Uncanny Avengers 16的评论,但重心很大一部分都放在剖析Thor这个人物身上,故择出译之。鉴于本人翻译得着实不怎样,希望大家还是能看原文TwT





Thor是这样一个角色:乍眼看上去,他是野蛮人会对其五体投地的那种人物,是维京人宗教的具现。因为他魁梧强壮,一头长发,在战场上凶猛如火,所以他很容易被写得落入胸大无脑男的窠臼。事实上,在Thor漫长的出版史上,这样的事情确实曾经发生过。然而,这种描写不仅称不上约定俗成,正如(Uncanny Avengers 016)这一期那饱满情感的一页中展示出来的一样,也完全不能精准地体现他真正的性格。

Thor一直都在奥丁的王庭中格格不入,而他永远都是奥丁发泄不满和失望的对象。Thor成长的环境有着热爱战斗的文化传统,并且由于其相对较弱种族的优势而惟我独尊。而Thor尽管出生矜贵,灵魂深处却饱含慈悲与热心的慷慨,对于想要在他身上寻找他父亲的个性的旁观者看来,这简直是必然被孤立起来的品质。奥丁也确实曾经那样干过,但他更多地是以其态度和脾气来管辖和阻碍他儿子更自由的倾向。

因而,Thor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一个非典型的神祗。他本身是自异界降临的神灵,那儿生活舒适,却一成不变;而他却赋予自己保护更加脆弱的诸世界的职责,变幻成为一个当代之神——一个超级英雄。

然而,这所有的冒险,不时的恭维,全都只是幻像,一个逃避的接口。Thor只是在极为表面的水平上与超级英雄的原型相仿。他做一切超级英雄应做之事,有一切超级英雄应有的神奇能力,他装作自己是他们的一员……但他不是。他能够与这些志趣相投的同盟和朋友共同冒险,但他从来未曾完完全全地与美国队长和钢铁侠这样的伙伴共享他的生命或世界,只因为一个简简单单的事实:他注定会比他们中任何一人都活得长久。

他自然是知晓这一点的,他只是选择忽略它,活在当下。这是幻像,抑或是对现实的逃避?或者,这其实乃是在表达某种比一个神祗的自我或其超凡脱俗都更为宏大的情感?

Rick Remender的Uncanny Avengers剧本并没有涉及到这问题上Thor双重性的真实面目,但在过去,有的作者(特别是Kurt Busiek)曾经讨论过这一点*,这曾经让Thor下决心远离凡人的世界,并且重归于阿斯加德和王者的责任。这是对Thor自我否认、拒绝面对身为复仇者和地球保护者身份的态度的一次探索。然而,Rick Remender却用一种更加含蓄和微妙的方式来处理这个议题。至少对于我来说,其处理方式的简单明晰和高效利落足以使其成为Thor性格中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一刻。

*作者所说的事情发生在复仇者V3,当时Thor误以为队长已被杀死,悲愤交加之中几乎丧失自我控制。事后他才惊觉自己已经对中庭和凡人伙伴用情太深,以至于他对Firebird(她可能也是永生者)说:“我见过许多人死去,许多人……我知道百年之后,我也许仍然是一位复仇者,可是他们当中许多人都将不再。……如果你是永生的,与凡人之间结下深厚羁绊时千万要当心,因为那终将会带来强烈的痛苦。我曾经想要要让自己保持距离,想过要让自己疏远些,可是我却没能做到。”

那正是在拯救宇宙和击败天启双子乌列尔的火热战斗之中,突然出现了这样一页全然静默的场景:Thor发现了猩红女巫已无生息的身体。尽管是Remender告之了画师Steve McNiven所有的细节,但这一页必须完全归功于Steve McNiven那将情感与涵义赋予人物动作的含蓄技巧。七个分镜,没有一句对话,却能让读者深刻体会到Thor在发现尸体那一刻的所思所感,由此而体现出了这一人物的意义——作为一个英雄,道德准绳,他提醒我们人道与悲悯的意义何在,他提醒我们如Thor般,本质生而为人的意义何在。

这也同样是真实显山露水,冷酷无情地戳破Thor栖身地球委身其中的幻觉的时刻。美丽的、一度如此勇敢的旺达马克西莫夫的尸首,瞪着他,以她无神的双眼,提醒着他,与他共同冒险的人们其实全都注定生如蜉蝣。美国队长死而复生,但并非其他人也可如此幸运。迟早偶一天,这些朋友将会失去,逐渐衰迈,而Thor将不得不面对现实,做出最终的抉择。毕竟,这里并非是他的家乡,这些人并非是他的同族,他再也不能在他们之中继续生活下去。在当代臃肿的漫画市场上,死亡已经成为了某种毫无意义的娱乐,一种叫人见惯不惊的意外事故,几乎不会在相关人物上产生什么可信的后果。而在这一期UA中,Remender和McNiven所达到的成就,乃是精心打造了一系列场景,并无赘言,却依然能表现出无声而沉重的、感人肺腑的时刻,表现出一条生命的消逝对那些尚在世的人具有何等重大的意味。漫画中的死亡并不应当成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很遗憾,实际上时常如此。

尽管Thor较之他人更加热衷于战斗和寻求正义,但(在发现旺达已死后)Thor和乌列尔的冲突并非是出自复仇之意或因为失去了旺达而产生的愤怒。他的行为其实是出自这样的认知:旺达的死不能没有意义。谁杀了她,她是在战斗中倒下或是被卑劣地谋杀,并不是问题所在。他将会以她的死亡来助燃他的战力,确保再不会有生命沦丧,这是他自己承担的、作为中庭保护者的角色所具备的责任。

当他怀着这样的认知和决心碾压乌列尔时,他对这个丧心病狂的天启双子进行审判时简直心如铁石,但这十分必要。他打开了一个几乎可以肯定是通往某个恒星内部的传送门,处决了乌列尔,这并非是出自个人的复仇心,而是为了所有人的利益。

在Remender和McNiven笔下,Thor不仅仅只是一个充场面的队中不二战力或是后援,他也同样是这个队伍里的良心——他是一个明智的局外人,在Rogue火上浇油的变种人与人类的冲突中充当调解者,充当他的好友美国队长的左膀右臂和战斗中的先锋。他究竟是偶然驻足的异乡人,是装作自己可以混迹于我们之中的局外人,还是一个悲哀的、无可奈何的旁观者,终将面对我们命中注定的消逝……?


评论
热度(66)

© 爱此清凉窟 | Powered by LOFTER